恩格斯的三大贡献

恩格斯的三大贡献

恩格斯是马克思毕生的革命伙伴与忠实战友,他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马克思主义的创立事业,献给了全人类的解放事业。2015年是恩格斯逝世120周年,我们努力依据MEGA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等新文献、新成果,来梳理这位科学共产主义共同创立者的伟大贡献,以此作为对他的致敬和纪念。

与马克思共同创立新唯物主义世界观

自从1844年8月在巴黎会面之后,马克思和恩格斯便踏上了共同合作、共同奋斗40年的革命征程。1845年初,他们的第一部合著作品《神圣家族》问世。在这部论战性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把批判的锋芒对准了“批判的批判”,即以布鲁诺·鲍威尔为代表的青年黑格尔派。在揭露青年黑格尔派的思辨唯心主义——以精神性的自我意识作为绝对的支配力量从而否定现实的人的历史作用——的同时,马克思恩格斯不仅对黑格尔辩证法作了正反两方面的具体分析与评价,而且对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原理,包括生产方式在社会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等都作了基本的阐发。另外,继《〈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后,《神圣家族》再次详细论述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可以说,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的第一个结晶——《神圣家族》已距离唯物史观的创立只有一步之遥。

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的第二部著作便是标志唯物史观创立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尤其对这部著作作了详细的说明:“当1845年春他(恩格斯)也住在布鲁塞尔时,我们决定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见解的对立,实际上是把我们从前的哲学信仰清算一下。这个心愿是以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的形式来实现的。两厚册八开本的原稿早已送到威斯特伐利亚的出版所,后来我们才接到通知说,由于情况改变,不能付印。既然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的主要目的——自己弄清问题,我们就情愿让原稿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了。”尽管由于历史的原因,《德意志意识形态》未能在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时出版,但它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却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首次完整地、详细地阐发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论述了自然存在的先在性、现实的人的前提性、社会存在对社会意识的决定作用、生产力与交往关系(生产关系)的相互作用等等。可以说,唯物史观是马克思恩格斯共同的理论成果。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的第三部著作《共产党宣言》出版。这篇震撼世界的宣言书是关于科学共产主义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它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新世界观的公开问世。在这部重要文献中,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阐述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强调自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解体以来,人类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由此,马克思恩格斯深入论证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提出只有通过共产主义革命,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一切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才能使自己从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进而建立一个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为“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联合体。可以说,《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唯物史观为基础对共产主义作出的科学阐发,为无产阶级建立政党、夺取政权、实现专政的革命道路点亮了明灯。

全力支持马克思写作《资本论》

众所周知,马克思从19世纪50年代起就开始进行政治经济学研究。此后,撰写《资本论》成为他的主要工作,直至1883年去世。在此过程中,恩格斯给予了马克思巨大的物质与精神支持。一方面,恩格斯向物质生活窘困的马克思一家提供了长期的经济支持与援助,使马克思能够全身心投入到《资本论》的创作中。另一方面,对于马克思在研究过程中遇到的现实经济问题,恩格斯也会及时予以帮助和解答。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主动承担起编辑未竟的《资本论》第二、三卷的重任,这项任务最终成为恩格斯晚年工作的主要内容。因此,正如苏联哲学家阿多拉茨基在1935年为纪念恩格斯逝世40周年而出版的MEGA1版恩格斯专卷中谈到的:“尽管在政治经济学领域,马克思无疑占据首席地位,但是如果没有恩格斯,马克思根本就不可能写作《资本论》。”

近年来,随着MEGA2的出版,特别是MEGA2第II部分即关于“《资本论》及其准备材料”部分在2012年全部出齐,恩格斯在编辑《资本论》第二、三卷方面的历史功绩亦通过MEGA2的文本直观地显现了出来。

以《资本论》第二卷为例。通过对MEGA2收录的马克思手稿(第II/4.1、II/4.3、II/11卷)和恩格斯编辑稿(第II/12卷)的比较研究,我们发现,恩格斯编辑第二卷的贡献主要包括两个层面。首先,从宏观上讲,恩格斯确立了第二卷的总体内容与结构。一方面,在“把最后的文稿作为根据,并参照了以前的文稿”的编辑原则下,恩格斯对马克思遗留下来的8份手稿、4份片断和2份准备材料进行了筛选,最终确立了第VII稿、第VI稿、第V稿、片断IV、第IV稿、第II稿和第VIII稿的基本编排顺序,从而使第二卷的总体内容得以确定。另一方面,恩格斯确立了第二卷的总体章节划分和标题设置。其中,就第一、二篇来说,由于马克思的原始手稿比较完备,因此恩格斯没有作太多的章节划分和标题补充,而在第三篇中,由于手稿非常不完备,所以,几乎所有的标题(除了第二十章和二十一章的章标题)都是由恩格斯补充完整的。其次,从微观上讲,恩格斯对第二卷的文本内容进行了细致的修订与完善,包括字词的润色、译介(从英文译为德文)和修改等,使之成为一部成熟的著作。因此,MEGA2编者谈到的恩格斯在第二卷编辑稿中所作的5000处改动并不是让人浮想联翩的篡改或歪曲,而恰恰属于这种完善范畴。同样,就《资本论》第三卷来说,MEGA2的相关编者雷吉娜·罗特认为,恩格斯一方面尽可能地保持了马克思手稿的原貌,另一方面又在很大程度上完善了马克思的手稿。

恩格斯晚年的理论创新

自从1870年退出商界、移居伦敦以来,恩格斯便全面投入到科学研究中。他在理论领域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和创新。

首先,在李卜克内西的建议下,在马克思的帮助下,恩格斯在1878年出版了《反杜林论》一书。这部论战性的著作从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三个方面对所谓“社会主义的行家”杜林作了根本的批判,全面阐发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从而肃清了杜林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思想在党内的影响,确保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因而被誉为“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

其次,恩格斯晚年一直在从事自然科学研究,其最终成果是《自然辩证法》。如果说马克思的《资本论》是阐述历史领域的辩证法的典范,那么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则是阐述自然界的辩证法的经典。正如恩格斯所强调的,他不是“把辩证法的规律从外部注入自然界”,而是“从自然界中找出这些规律并从自然界里加以阐发”。可以说,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丰富了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内容,是恩格斯晚年的重大创新。

再次,1884年恩格斯出版了运用唯物史观来研究人类史前史的杰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极大拓展了唯物史观的论述范围。

最后,1888年恩格斯出版了小册子《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该书对马克思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过程,特别是德国古典哲学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影响作了历史的、深刻的论述,对于我们理解马克思主义诞生过程、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同黑格尔哲学、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这可谓是恩格斯晚年的自我澄清与自我总结。

值得一提的是,恩格斯逝世前写的一篇文章,即《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成为后世学界关注的焦点。在这篇文章中,恩格斯指出,1848年的斗争方法,即旧式的起义、筑垒巷战已经大大过时了;有效地利用普选权成为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恩格斯对1848年革命方式所作的这一科学合理修正,后来被伯恩施坦扭曲为所谓“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一些西方学者甚至把恩格斯当作修正主义的源头。对此,我们一定要进行严肃批驳。首先,强调利用普选权夺取政权,既是晚年恩格斯在新的斗争形势下所作的新的斗争策略总结,亦是他对过去革命斗争方式的反思。这本身体现了恩格斯晚年思想所实现的自我提升、自我超越。另一方面,强调斗争策略的变化并不意味着恩格斯放弃了革命的立场和态度,更不是修正主义。正如恩格斯在1889年底致格尔松·特里尔的书信草稿中所写的,“无产阶级不通过暴力革命就不可能夺取自己的政治统治,即通往新社会的唯一大门”。但恩格斯同时指出,这并不意味着,一个政党不能暂时利用其他政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能暂时支持其他政党去实施或是直接有利于无产阶级的、或是朝着经济发展或政治自由方向前进一步的措施。当然,这种利用和支持是有原则和底线的,即“所有这一切又必须以党的无产阶级性质不致因此发生问题为前提”。显然,对于恩格斯来说,斗争的策略、手段是多样的、可变的,但是斗争的目的、革命的立场、无产阶级的性质却是根本不能动摇的。恩格斯的这种观点同所谓的修正主义有着本质区别。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