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底线思维的政治经济学思考

关于底线思维的政治经济学思考

[中图分类号] F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20)11-0036-04

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本来应该是经济科学的永恒主题,但经济学家却偏重经济增长和财富分配,而对生存问题关注不够。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类的正常生活秩序,经济运行停摆。不但各国采取的抗疫措施和经济政策不同寻常,传统的经济学也难以提供有力的学理支持。面对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政治经济学不得不承认:生存是发展的底线,人类离开生存,一切发展都将毫无意义。党中央面对疫情再次强调要有底线思维,并以底线思维作出“六稳”“六保”的重大决策。我们只有对政治经济学的底线思维提出自己的学理分析,才能深刻认识“六稳”“六保”的重大意义和历史价值。

生存始终是发展的底线

人类生存的底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生存斗争一直伴随着人类发展进程。但不同的阶级立场却有不同的理论主张。经济学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产生而产生的,因此,经济学从一开始关注的就是财富、价值和利润。正如恩格斯在谈到德国经济学的出现时指出的:“政治经济学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理论分析,因此它以发达的资产阶级关系为前提。”虽然“一个成熟的允许欺诈的体系、一门完整的发财致富的科学代替了简单不科学的生意经”,但资本的政治经济学一直以利润最大化为己任。资本逻辑的唯一底线是不能亏损。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新的世界观来审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客观历史,特别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历史性进行了深刻分析。在揭示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关系的发展规律时,始终没有离开对人类生存斗争的关注。正是在对人类“生存斗争”的考察中,从社会关系和经济制度上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规律。因此,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关注人类生存的底线思维,并以生存作为发展的出发点。

生存与发展在人类社会始终相伴而行。生存是发展的前提和动力,发展是生存的存续和保障。虽然两者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有不同的侧重和表现,或凸显、或隐藏,但始终并行不悖。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特别是进入以和平和发展为主题的时代,生存似乎不再是问题了,人们只专注于发展。而2020年以新冠肺炎疫情为主的生存危机,突然出现在世界各国面前。新冠病毒,没有国界,不分种族,无论贵贱,通过人与人的传染,袭击整个人类。世界经济最发达、医疗条件最完备的国家,却成为疫情最为严重的“震中”,社会瘟疫与病毒瘟疫交叉重叠,更加重了人们对底线的感触。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以残酷的事实,告诉人们一个真理:在人类的经济活动中,生存是发展的前提,生存是一切发展的基础。

人类生存的底线范畴

底线思维离不开底线范畴,政治经济学必须首先明确人类生存的底线范畴。

对于经济学的范畴来说,恩格斯指出:“大体来说,经济范畴出现的顺序同它们在逻辑发展中的顺序也是一样的。”西方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经济学,以资本和利润为基本范畴,并赋予其永恒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商品为起始范畴,揭示了其中包含的人与人的经济关系的历史演变过程,指出了资本主义的历史性。

马克思主义广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了人类历史发展规律,其中建立了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基本经济范畴。新冠肺炎疫情使我们切身感受到了马克思主义在揭示人与自然物质变换过程中的底线范畴。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党中央提出要以底线思维指导工作。政治经济学的底线思维,就是生存的思维,发展固然重要,属于上位范畴,但必须建立在生存之上。底线思维要有底线范畴,这是经济学必须重新建立的基础性认知。人类生存的底线范畴主要有生命、生活、生计三个原生范畴,再加上生物、生态两个延伸范畴。这五个范畴之所以成为人类生存的底线范畴,是因为人类在任何时期、任何地域、任何情况下都须臾不可逾越的,可以在其基础上不断丰富、扩大、发展,但绝不可以丢失和偏离。

其一,是生命。生命,在哲学、宗教学、医学等学科处于核心位置,充满着神奇的色彩。生命虽然不是经济学的范畴,但却是经济学研究对象的前提。马克思主义认为“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经济活动的学科,离开人就失去了研究对象。尽管生命是人的基本属性,但经济学似乎对生命本身并没有过多的兴趣。新冠肺炎疫情告诉我们,生命是经济学首要的底线范畴。人的一切经济活动都是以生命为前提的。生命范畴派生出人类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等生存需要及其逐步升级的发展需要、享受需要。面对疫情,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这一次疫病流行的时候,我们毅然地,为了防控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按下了暂停键,不惜付出很高的代价,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必须把它保住,我们办事情一切都从这个原则出发。”在生命面前,放弃经济利益是人应有的美德;也是判断当权者是为谁服务的金指标。在生命和金钱之间的选择上,不同的政权有着不同的选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次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我们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前所未有调集全国资源开展大规模救治,不遗漏一个感染者,不放弃每一位病患,从出生不久的婴儿到10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弃,确保患者不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这种认识和决断,深刻揭示了共产党人对生命与经济关系的基本态度。同时,也使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生命是人类生存的底线范畴,生命是经济发展的至上原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其二,是生活。生活是人类生命的体现。政治经济学广义的生活包括人类的全部活动。但狭义的生活专指消费,与生产相对应。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是,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消费意义上的生活,是人类维持生命对必需的物质条件的使用和消耗。如呼吸、食品、水等。生活需要有不同层次,按马斯洛的划分,维持生命的生理需要是最基本的生活需要,是人类生存的底线。人类对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一定是建立在基本生活需求满足和保障的基础之上。

其三,是生计。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而且,这是人们从几千年前直到今天单是为了维持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从事的历史活动,是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在市场经济中,人们要生活,就必须有收入,而收入是由就业来保证的。

另外两个范畴,生物和生态是在人类发展过程中延伸生成的,虽然出现和认知的比较晚一些,但也同样构成了人类生死存亡的因素。

底线思维是人类经济行为的边界航标

所谓底线,就是不可逾越之线,是确保安全的红线。越过底线,事物的性质就会发生根本改变,就有质变的危险。因此,底线是安全的临界线。人类的生存是任何时候都不能突破的底线,这个底线赋予人类生存以安全保障。

国家安全有多序列、多层次,形成一个系统。以经济安全为例,包括结构安全、产业安全、产业链安全以及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生产安全、消费安全等多方面序列,这些方面的安全底线,一旦逾越,都会带来危机。不管从哪个视角看,最基本的是人的生存安全,这是各方面安全的底线,其他安全都是由此派生的。任何安全风险最终都会危及人的生计安全、生活安全和生命安全。因此,不管是不可预见的天灾,还是可以防范的人祸,一切威胁人类生命安全的因素都应该纳入经济学的视野之中。

底线思维不仅仅是危机时才显露的底线和红线,而且应该成为日常一切经济行为的边界和航标,具有长期的指导和指南的功能。从底线思维出发反思我们的经济理念,不难发现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已经严重侵蚀了人们的经济理念,出现了经济生活中大量背离底线思维的异化,原本生活、生计的源动力,却沿着生财的异化轨迹,越滑越远。如,我们常常盲目地追求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规模,以GDP的排名论英雄,就在于我们缺乏底线思维;如果我们的每一项经济政策、每一个经济行为都能问一问:对人民的生命安全、生活安全、生计安全和生物安全、生态安全有什么意义?会不会带来不利的影响?尊重和遵从底线思维的原则,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就会实现真正的转变。

“六稳”“六保”中的底线范畴

底线思维是深刻理解党中央“六稳”“六保”政策的学理基础。

面对外部环境发生的明显变化,党中央旗帜鲜明提出“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六稳”发力,我国经济经受住了外部环境变化的冲击,保持了平稳健康发展;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严重冲击我国经济、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党中央及时、果断提出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的方针。从“六稳”到“六保”,正是出于底线思维。“六稳”与“六保”强调兜住民生底线、守好经济基本盘。仔细分析“六稳”与“六保”的每一条,都和经济安全直接相关,而最终都体现了生命、生活、生计等底线范畴的基本要求。

“六稳”“六保”虽然是面对困境和危难时提出的方针和任务,但其凸显的底线范畴,绝不仅仅是面对生存危机的应急之策,而是深刻反映出社会主义国民经济的内在要求。即使危机解除,“六稳”“六保”也是我们经济发展必须长期坚持的底线,只有守住这道底线,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步子才能行稳致远。

底线连着天线:政治经济学的新功能

现代经济学已经演化出一个高深的理论体系,但再高深的理论,也不能没有对人类经济活动的底线认知。没有底线思维的经济学家,正如恩格斯当年批评过的:“经济学家离我们的时代越近,离诚实就越远。时代每前进一步,为把经济学保持在时代的水平上,诡辩术就必然提高一步。” 经济学家必须知道在为什么服务,应该看到,人们所钟爱的西方经济学“只不过构成人类普遍进步的链条中的一环”,“只不过替我们这个世纪面临的大转变,即人类与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开辟道路”。而“两个和解”的方向,正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底线思维出发的伟大预言。

底线思维是朴实的,能够揭示每个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的常识。而我们今天的经济学家缺少的恰恰是常识。

底线连着天线,离开底线的幻想只能是空中楼阁;从底线出发确立的目标才是真正的理想。共产主义美好理想,无一不是从底线思维出发的最高追求。政治经济学的新功能就是要首先说明,人的生命价值何在?人类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是什么?人类为什么进行经济活动?什么是更加美好的生活?如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在生命安全、生活安全、生计安全和生物安全、生态安全底线范畴的基础上,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冠肺炎疫情为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提供了新的佐证,人类面对共同的敌人,必须走向大同,实现“两个和解”,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4]习近平.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J].求是,2020,(16).

(作者简介:文魁,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原校长)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