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一米线”防控莫松懈

牢记“一米线”防控莫松懈

去年疫情防控期间,预防人员聚集的“一米线”发挥了很大作用,北京市还将“一米线”写入《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眼下,个别地区突发聚集性疫情,本市疫情输入风险陡增,公共场所设置“一米线”的防疫措施落实情况如何?记者进行了探访。

现象 “一米线”常被遗忘

鼓楼东大街的一家馒头店一直颇受市民追捧。去年2月,本报记者探访时发现,门外顾客虽多,大家却都按照“一米线”排队购买,还有店员在门口对排队进行指导。

时隔将近一年,“一米线”的落实情况到底怎样?昨天,记者再次来到这家馒头店看到,原有的“一米线”由于磨损已经难以辨认清楚,商家又贴出了新的“一米线”。不过排队等候的顾客却忽视了脚下的这道“一米线”,每道线后站立了一位或两位顾客。队伍明显比去年初要密集了许多。

脚下的“一米线”还在,排队需要保持距离的健康意识却松懈了下来。现如今,许多需要排队的地方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在朝阳区民航总医院一楼,咨询台、药房和挂号窗口前的地上贴着一个个小脚丫代表着“一米线”,不过,排队的过程中,许多患者仍然挨得近了一些。见到这样的情况,记者上前提醒了一位患者。“大家都着急,忘了这回事儿了,应该往后退一退。”这位患者尴尬地说。

按照北京市现行防疫要求,商务楼宇、商超、餐馆、各类门店等公共场所到访人员进出需扫码登记信息,实现防疫追溯。不过,就在扫码的过程中,“一米线”的距离却又一次被忽视。

在朝阳大悦城地下一层地铁入口,两名安保人员负责站岗,通道内一块告示牌上贴出了一张二维码供顾客扫描。记者注意到,这一入口处只有两道“一米线”。由于正值下班高峰期,为了能够扫上二维码,十多人全都扎堆儿在了一起,因此造成了聚集。

北京南站是京沪高铁和京津城际的始发站,连接着京津冀多座城市。1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车站二层候车大厅看到,在目前提倡“非必要不出京”的疫情防控要求下,车站内的旅客数量已经大大减少。车站多处悬挂了“请您按照地面标线间隔1米排队通过”的标幅,检票口外一道道“一米线”也十分明显。

在11B检票口外,开往上海虹桥方向的G153次列车还没有开始检票,许多乘客就早早地守在检票口,此时排队还能遵守“一米线”的距离,可当“列车现在开始检票”的广播一响起来,站在后面的旅客一直往前凑,队形立刻变得紧凑了起来。检票开始后,队伍几乎已经人贴人。由于检票闸机采用人脸识别,检票过程中旅客需要摘下口罩面视镜头。检票过程中,虽然有站务人员提醒旅客:“后边的旅客站在黄线外稍等一下,等前边旅客检票完再往前走。”不过,即便有了提醒,面对大量站到了黄线以内的旅客,站务人员也难有余力对旅客的行为一一进行纠正。一名旅客很无奈地抱怨:“大家凑这么近,还要摘下口罩,尽管就几秒钟,却让人提心吊胆。”

建议 还需强化引导

“一米线”并不是疫情防控的一时之举。去年6月开始实施的《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五十二条中写明,公共场所经营管理单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设置“一米线”等文明引导标识,保持环境整洁卫生,维护良好秩序,开展文明宣传,加强巡查管理,引导、规范文明行为。

常年关注社会文明问题的北京市人大代表杨华认为,在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之后,许多单位增加了“一米线”,“一米线”得到了普及。目前在银行、政府办事机构等人员较少的地方,“一米线”已得到较好执行,而在商场出入口、交通设施等人员流动密集的场所,客观上仍会存在着忽视“一米线”的情况。有些地方本身空间狭小,容纳人流的能力相对有限,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至少也要保证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之间要有“一米线”。

杨华认为,“一米线”不仅对于疫情防控安全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一米线”也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人与人之间保持适当距离,也是对他人的尊重。要强化属地责任,例如商场、餐饮店等场所,要加大力量配备人员,现场指导落实“一米线”工作;而从长远的角度看,还要加大宣传教育的力度,尤其是学校教育要加强文明教育宣传,让“一米线”的意识从学校课堂传入每个家庭中。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