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讲堂| 不一样的退休生活

初心讲堂| 不一样的退休生活

作者:鲁庭新 原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   

我是鲁庭新,原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北京燕山情艺术团团长,现为北京市文艺院团服务中心党委委员。

老同志退休之后一般都会卸下担子,带带小孙子、钓钓鱼、跳跳舞、唱唱歌、旅旅游,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但是我退休后,反而比上班更忙了。在北京院团服务中心党委书记的支持下,我 把老党员艺术家演出团的工作扛起来了,我既做主持又兼编导,组织小品、诗朗诵、戏曲等剧节目的演出排练。其中让我感悟最深的就是下基层到延庆、大兴、石景山等养老院的演出活动。

开演前,我发现有的老人目光呆滞、有的若有所思、有的莫名其妙地左顾右盼,特别是不能自理的老人那深深企盼与人交流的目光,让我心灵阵阵发颤。难道我以后也是这样吗?

一般在演出前我们都会放些音乐暖暖场,可是在这儿,我能做点什么让他们高兴一些呢?哈哈!有了,我能编舞,那就现场编一套健手、健脑操。得嘞!招呼吧!

1234啪啪手、2234啪啪脑、3234揉耳朵、4234啪啪腿啊跺跺脚……,看着老年朋友们像忘记年龄般的孩子们一样转转手臂、捏捏鼻子、揪揪耳朵;他们和我在舞台上下那份交流的情感特别亲切。尤其是不能自理的老人就斜靠在轮椅上,肢体动不了就一遍一遍使劲眨眼睛配合你,老人动着动着嘴角终于有了笑容,眼窝流出高兴的泪花,霎时间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就这么一点点关爱互动,她们笑得那么天真,她们渴望的是我带着她们一起玩玩儿、活动活动筋骨啊!因为马上就要开演了,我即将结束互动,但是大爷大妈们却哀求我说:“再,再带我们练一会吧!”面对那种渴望殷切的目光……,我忍住泪水向老人们鞠躬致意走下台去。我下决心,这事我一定得坚持做下去。现在这一项已经成为我们慰问孤老演出的常态化的内容。

艺术中心的工作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在社会上担任的各种舞蹈编导、评委工作要有奉献精神和爱心,出国表演和比赛要有强烈的爱国心。我每天日程满满,忙得不可开交。有时一天不着家,小孙子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僵尸爷爷”。因为一到家累得跟谁也没话,倒头就睡,不能陪小孙子玩游戏了,故此就留下这么个爷爷的称呼。可是工作电话一响,我又满血复活,充满活力,接受新的任务。

为了能顺利参加国际四方舞plus级别演出,以及外事活动交涉,我每晚坚持一个半小时英语学习。家里看我还啃书本,也颇有微词:“也不想想都什么岁数了,还熬夜写材料、背单词,哪天‘蹦登仓’怎么办?”是啊,有时想想,这么忙这么累有点吃不消了,我也问自己,这是我的退休生活吗?

我想起一次在农村演出的经历,一位患“玻璃骨”的11岁小女孩也想和我们一起为乡亲们演出,她要弹一首电子琴曲子,村书记和家长找我商量。我当时考虑到我们是专业院团演出,随便加的节目质量能有保证吗?她的妈妈悄悄对我说:“‘玻璃骨’这病没治,而且随时有风险,咳嗽重了就能骨折,万一是肋骨断了划破心肺,命就保不住了。求求您给小孩子一次机会吧?”啊?我的心立马软了下来,脑子里飞快转动的是“同意”。老妈妈小心翼翼地抱着脆弱的小生命坐稳、调好琴架,小女孩端庄坐好,顺利地弹奏了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乡亲们用热烈掌声回报。演出结束后,小女孩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团长,我特别谢谢您,我是玻璃骨病人,不能笑不能鞠躬,如果明年春节您还来我们村演出,如果我活着……,就再为大家弹琴啊!”看着她微微翘起幸福的嘴角,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想抱抱她,但是我不能……我不能……,她需要特别规范的动作帮助她行动坐卧。

每当我想起做过的有价值的事儿,扪心自问就有了答案:与人快乐,自己快乐;与人幸福,自己幸福。

这,就是我近10年来的退休生活,我愿意保持这份初心,继续发光发热,过好我同大家一样又不一样的退休生活。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