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藏羚羊的牧人”

“放着藏羚羊的牧人”

新华社拉萨2月18日电 题:“放着藏羚羊的牧人”

新华社记者翟永冠、田金文、格桑朗杰

今年的藏历新年和春节是同一天。大年初一,当其他人正沉浸在新春佳节的氛围中时,羌塘草原上的野生动物保护员次成塔青吃过早饭,亲了亲女儿石美扎西,跨上摩托车,进入西藏自治区色林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开始了藏历铁牛年的第一次巡逻。

“这几天过年,放鞭炮的人多,得注意草原防火。另外,还要关注藏羚羊冬季生存状况,所以过年期间就在巡逻中度过了。”次成塔青说。

羌塘草原上的2只藏羚羊(2021年1月15摄)。 新华社记者 翟永冠 摄

色林错自然保护区位于羌塘草原腹地,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这里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但却成了野生动物的乐园。

草原上风很大,冬季气温经常在零下20摄氏度以下。野保员在巡护前要穿数件保暖内衣和毛衣,还要套上厚厚的羊皮袄等外衣,才能抵御寒冷。

次成塔青拿着望远镜观察远方(2021年2月摄)。 新华社记者 田金文 摄

在巡逻过程中,次成塔青发现了一小群藏羚羊,他特意隔开一段距离,左手掏出望远镜小心地观察,右手拿笔在观察记录本上记下发现藏羚羊群的地点、时间,种群的数量及性别等情况。

“入冬的时候是藏羚羊的交配期,公羊为争夺交配权而打斗的情况经常发生,我们发现有公羊受伤后就对它包扎救助,如果伤得重还得带到救助站,等康复了再放生。”次成塔青说。

“现在每天巡护多长时间?”记者问次成塔青。

“也没有固定的时间,一般我们一天走200公里左右,需要7、8个小时,如果遇到野生动物需要救助,就不回家了,睡帐篷或者到救助站过夜。”次成塔青说,有时接到重大巡护任务时,一天得走400多公里路。

次成塔青和黑颈鹤合影(2020年6月摄)。(受访者供图)

现年33岁的次成塔青,已经当了12年野保员,微信名字就叫“放着藏羚羊的牧人”。他说,自己天生就和野生动物亲近,可以非常容易地辨别几十种鸟类,也可以在数公里外敏锐地发现野生动物的行迹。在他的手背上,记者看到有一处贯穿伤。次成塔青回忆说,这是几年前被一只雪豹咬的,他在救助一只小雪豹时不小心被咬伤。“雪豹太爱我了,这是它的吻。”

野保员们合影(2020年12月摄)。(受访者供图)

在西藏自治区那曲市申扎县,像次成塔青这样的野保员共有42名。为了更好保护野生动物,2015年西藏自治区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管理体制机制改革试点,实行“局、分局、站、点”四级管理体制,推行网格化保护,建立了2个管理分局、73个管理站,目前已有780名牧民成为专业管护员。

将全区约50%的国土面积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后,西藏自治区内一些高原特有珍稀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得到明显恢复。截至目前,西藏野牦牛数量达4万多头,比2003年增加了约2.5万头;藏羚羊数量由5万只增加到超过20万只,藏野驴由5万头增加到约9万头,棕熊、狼、沙狐等野生动物数量也有明显增加。

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藏野驴(2021年2月3日摄) 新华社记者 田金文 摄

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野牦牛(2021年1月16日摄) 新华社记者 格桑朗杰 摄

如今,当游客从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缘经过时,不时会和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高原精灵”亲密邂逅。

“现在保护力度很大,野生动物数量增长很快,人和野生动物在草原上和谐共存。”次成塔青说,“我女儿现在年龄还小,但已经认识很多种类的野生动物了。我们这一代人好好保护,等女儿长大了还可以继续跟野生动物做朋友。”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