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国家公共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推进国家公共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国家公共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全面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在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又进一步提出统筹发展与安全,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统筹发展与安全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是实现人民高品质生活的内在需要,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需要,同时,也是顺利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内在需要。

对于公共安全的研究,理论界提出了一个三角形模型,即通过研究突发事件发生发展的机理和规律,对它所发生的灾害作用的强度,及其随空间和时间的变化做出预测、预警。

国家公共安全的保障,最初强调的是技术和管理双轮驱动,现在大家进一步认识到,民众的安全素质在公共安全保障当中也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所以现在我们认为公共安全的支撑要素是科技、管理和文化三足鼎立。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科学安全和精准安全问题。“精准安全”就是要统筹考虑安全、文明、效率和代价,要研究精准安全的空间着力范围、时间着力范围以及它着力的方式和强度。要想做到“精准安全”,需要依靠科学安全的理论、方法、模型、技术、标准和装备,所以说是科学安全支撑精准安全,科技创新引领精准安全。

另外一个思考,就是如何构建智慧精准的多层公共安全防护体系,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考虑到四大方面的灾害性作用,以及灾害要素的表现形式,我们需要构建多层防护体系。

最外层是各级政府,是提升应对急难险重突发事件的保障能力。第二层是基层,以社区、企业、学校为代表的基层保障能力。第三层和每个人的关系更加密切,比如家庭的安全和个体的防护,如果这一层还没防护住,就要发展紧急医学救援能力。这样就构造了一个安全韧性的社会、安全韧性的城市、安全韧性的社区,使民众有更坚实的安全感。

城市面临着各种风险,包括地下空间、地上空间,所以我们提出了建设安全韧性城市这样一个基本概念。这个“韧性”是指自身能够主动有效应对城市风险和对城市运行的冲击,能够基本维持城市功能和系统,并具有迅速恢复的能力。目前北京、上海等城市的长远建设规划当中,也明确提出要把建设安全韧性城市作为一个目标。

未来公共卫生也需要融入城市安全整体体系。我们未来的设想就是建立大安全大应急框架,拓展城市疫情防控与公共卫生应急系统,打造国家新一代公共卫生管理体系和城市安全体系的样本,把二者融合起来,更好地保障公共安全。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