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图书订货会正在举行,茅奖作家现场与读者畅聊—— 文学创作背后的那些事儿

北京图书订货会正在举行,茅奖作家现场与读者畅聊—— 文学创作背后的那些事儿

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正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馆)举行,订货会开展两天来,茅奖作家纷纷来到现场与读者见面,梁晓声、周大新与读者聊现实与文学的互动,李洱则与读者谈作家与散文的神秘关系。

周大新

对婚姻爱情的思考出版长篇

“我希望人们读我这部小说,对婚姻、对爱情能有一个新的感悟,我也想把我对婚姻和爱情的认识传达给读者。”作家周大新坦言,他跟年轻人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们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能保证人幸福,“这当然也有他们的道理,但是我怀疑他们认识的正确性。”

周大新与读者见面,源于今年出版的长篇新作《洛城花落》,周大新将长篇小说封笔之作深入到人类生活的最深处,这是一部讲述当代青年爱情婚姻的小说,是探讨爱情婚姻形式的小说。

“2020年国内离婚率排行榜出来了,我们河南省是第一,有27万对夫妻离婚,这是非常让人惊讶的。”但周大新特别真诚地对现场读者说,人需要婚姻,过了40岁以后,如果没有一个伴侣,当冬天的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会觉得非常孤独。“你看大街上那么多窗户都亮着灯光,只有你一个人,你心里是非常难过的。人最害怕孤独,所以为了抵抗孤独,人应该结婚。”

评论家潘凯雄与周大新相识40年,他认为,在中国文坛,周大新是很认真的、很用心的、不断在发展自己、创造自己的重要作家。谈及《洛城花落》时,潘凯雄认为,周大新关注离婚现象、不婚现象等,他以文学来剖析社会现实,该作因此具有独特的社会价值。

李洱

作家对散文有更隐秘的爱

“这些作品记录了我30年来生活的点滴,它们就像一个链条,文化传统的链条、个人生活的链条,是个人情感、生活的记录。”作家李洱与读者分享的《熟悉的陌生人》,是他获得茅盾文学奖后的第一本新书,也是他真正意义上的首部散文集。

全书分为五辑,“读与评”“讲与说”“问与答”“序与跋”“人与物”,精选了近年来作者在一些重要论坛的精彩演讲,与批评家、记者的深刻对话,自言自语的序跋,对他影响至深的一些人与事。“在这本书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个作家外强中干、软弱、敏感、失败的那一面。”李洱说。

读者见面会现场,李洱谦逊地说自己首要的工作是阅读。读者可以看到,在他开阔的阅读基础上,无论是对外国文学经典作品的谈论,还是对汉语创作的评价,他的文学分析总是闪烁着个人光芒的观点或遐想,令人耳目一新。如在《它来到我们中间寻找骑手》中,李洱谈到了马尔克斯、博尔赫斯、昆德拉、卡夫卡等作家,既讲述了自己阅读这些作家作品的经历和感受,又细致地指出了这些作家的特性和彼此之间的差异。

谈及小说与散文的关系,李洱话语形象,“小说家写小说,像结婚。但在结婚之前,因为冲动,因为情感过于激烈而生下的孩子,就是散文。”他认为,作家因此会对散文有更多的歉疚、挂念、隐秘的爱。而散文的真实就在这里。

梁晓声

一封读者来信触动写新作

“写《我和我的命》这部书的动念有十年之久。”作家梁晓声说,他想写关于80后青年,写他们在刚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后的人生,给所有的80后鼓鼓劲。

在新作《我和我的命》中,梁晓声以他擅长的现实主义笔法,通过两个80后年轻人的奋斗故事,讲述人与命的深度纠葛,呈现不幸和幸福的多维辩证,思考人何以为家,何以为人。梁晓声说,写这部作品与他接到的一封读者来信有关。这是一封小女孩的来信,她在信中说,她的小姨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80后,是家族中第一个走出来的,受的教育只是高中,只身一人到深圳打工。她一出来,同村的姐妹都跟着她出来。“有的时候,她租住的小房间里面,地上躺着四五个老家的孩子,她没有怨言,她本能地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梁晓声说,这封信给他带来触动,他要写这样的女性。

“他在这部小说里,探讨了人和世界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探讨人性的本质,探讨社会的本源,这些特别吸引我。”文学评论家刘琼认为,梁晓声是一位时刻把自己放在时代旋涡中的作家,他关注现实,并借助写作来参与现实,这是他多年来不变的东西。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