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整风运动的历史创造与时代价值

延安整风运动的历史创造与时代价值

【中图分类号】D23 【文献标识码】A

延安整风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整风运动,不仅使全党接受了一场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教育,还在党内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从1941年提出问题,到1942年思想动员,再到1945年总结经验,整风运动历时四年,不仅消除了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的影响,而且从根本上清算了建党以来的历次错误,特别是王明的“左”、右倾主观主义错误,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使全党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实现了高度的团结和统一。

同时,延安整风在百年党史上也是第一次在党内全面而彻底地开展自我检视、自我批判和自我矫正的思想教育运动,它实质上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次深刻的自我革命实践。通过延安整风,中国共产党不仅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从而实现了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和行动自觉,形成了自我革命的政治特质,而且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探索了无产阶级政党开展自我革命的实践新路,开创了新的自我革命实践形态,进而丰富了党的革命精神谱系,形塑了党的自我革命精神。

延安整风实现了党的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与行动自觉,形成了党的自我革命特质

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开展全党整风运动,既有解决在抗日战争初期因党组织不断扩大、党员人数激增,特别是一部分新党员受到非无产阶级思想影响的因素,也有应对抗战复杂形势,特别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内复杂斗争需要的原因,但从根本上说,还是为清除党内长期存在而尚未清除的“左”、右倾错误思想,特别是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问题。尽管此前的遵义会议解决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来的军事路线和组织路线问题,但并未从思想路线的高度对其进行系统反思和检讨,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这就使当时党内在反思和检讨历史上“左”、右倾错误时,常常停留于具体政策层面,很难上升至自我革命高度,更难以实现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和行动自觉。

1941年,毛泽东同志发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标志着延安整风运动开始。此后,毛泽东同志的报告《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在全党进行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从整顿主观主义的学风、宗派主义的党风和党八股的文风三个方面推动整风运动的开展。这场整风始终着眼于对党的历史的深刻总结和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教育,随着全党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的提高和正确党内斗争方式的确立,党内逐渐形成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并以此为指导,对历史上的多次错误,特别是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和抗日战争初期的右倾错误进行深刻反思和总结,认识到主观主义思想路线是党的历史上一切错误的根源,从而将对历史错误的认识和纠正提高到思想路线即认识路线的高度。

勇于自我革命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基因。马克思指出,“经常自己批判自己”是无产阶级革命与任何其他革命的区别。恩格斯也认为,“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的错误中学习来得快”①,并进而指出:“这种无情的自我批评引起了敌人极大的惊愕,并使他们产生这样一种感觉:一个能够这样做的党该具有多么大的内在力量啊!”②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对待无产阶级政党的历史特别是历史上的错误,包括联共(布)在内,都曾进行过反思和检讨。列宁就曾指出:“我们一分钟也没有忘记,我们工作中的失利和错误,无论过去或现在,确实是很多的……我们将百折不回地来为纠正我们的失利和错误而奋斗,力求改善我们实际运用苏维埃原则这方面还远未完善的方法。”③可以说,勇于自我革命,是无产阶级政党先进性的重要体现,是无产阶级政党保持生机与活力的动力。但是,能否客观、公正地看待党的历史特别是历史上的错误,能否超越对具体政策和人事的评价,而是从更深层次特别是从认识根源上分析错误、找到原因,则是检验无产阶级政党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的关键。1945年4月,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按照实事求是原则对党的历史进行科学客观的评价,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也成为贯穿其中的精髓,随后召开的党的七大,则从根本上确立了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

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确立,体现了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高度自觉,这意味着党的自我革命,不仅仅是应对党所面临的现实难题所作出的反应,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要求。勇于开展自我革命成为中国共产党成熟的重要标志,它不仅体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已不只是停留在具体政策和行为层面,更体现在认识和思想根源层面;不仅体现在党的自我革命与党的理论发展的相互促进,而且体现在党在自我革命的实践自觉中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自觉。

一百年来,在亟需进行自我革命的重大历史关头,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都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延安整风后,中国共产党在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引下,先后进行了数次整党整风运动,使整党整风成为党推动自我革命的重要形式。尤其是改革开放初期,党秉承实事求是原则,以彻底进行自我革命的勇气,经过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使党和国家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后,迅速回到正确轨道上来。究其原因,则在于党在延安整风后实现了自我革命的高度自觉,因此能在对待历史问题上,避免苏共犯过的错误,不断推进党和国家事业沿着正确道路前进。从1983年全面整党,到“三讲”教育,再到“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以及关于“四大危险”和“四大挑战”在内的自我革命命题的提出,中国共产党在不断推进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始终保持着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和实践自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④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高度的政治使命感和政治责任感,把党的自我革命不断推向深入,先后进行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两学一做”专题教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党史学习教育等教育实践活动,并始终将实事求是思想路线贯穿其中,形成了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新时代特质。

延安整风探索了无产阶级政党自我革命的新路,开创了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新的实践形态

2019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从延安整风运动以来,我们党开展了历次集中性教育活动。延安整风作为百年党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在党的自我革命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它首创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政党自我革命新路,为党在此后开展自我革命提供了现实样板和有效的实践形态。

延安整风开辟了以整风推动自我革命的新路径。无产阶级政党的自我革命是检视问题、纠正失误、加强建设的法宝,作风建设仅是其中的重要方面。延安整风运动将整顿主观主义的学风、宗派主义的党风和党八股的文风作为主要内容,开创了通过整风来推动解决党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实现全党高度团结统一的新路径,在世界无产阶级政党建设史上,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党的建设道路。在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同志探索出将学风、党风、文风整顿作为党的自我革命的着力点,以及从根本上加强党的自我革命和自身建设的有力支点,即通过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建设,将对中国实际的研究纳入党的自我革命框架,将贯彻群众路线作为自我革命的重要路径,将调查研究作为自我革命的重要手段,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和运用作为自我革命的根本基础,将理论联系实际作为自我革命的根本方法;通过整顿宗派主义的党风,从党风建设层面保障了党的高度团结和统一,避免了因党内斗争而造成的不团结甚至分裂问题;通过整顿八股文风,使党的理论政策和文学艺术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要使革命精神获得发展,必须抛弃党八股,采取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风”⑤,为党实现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的统一创造了条件。党在延安时期创造的通过整风来推动自我革命的新路径,在此后的历史进程中得到了继承和发展,在历次整党整风和学习教育活动中,都没有脱离对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学风、党风和文风的整顿,形成了中国共产党宝贵的自我革命经验。

延安整风探索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自我革命新方针。无产阶级政党的自我革命,是对党内自身存在问题的检视和纠正,至于自我革命的实践,则必然要面对历史上的问题和错误,要弄清思想、辨别是非,也必然要触及具体的人和事,这就不可避免会产生认识上的分歧和斗争,这在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建设中都有所体现。延安整风前,中国共产党党内也曾出现过以“无情打击、残酷斗争”方式解决党内问题的现象,使党内团结受到严重影响,而延安整风的可贵之处,则在于提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和“团结——批评——团结”的具体方法,使整风运动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弄清思想、辨别是非、提高认识的基础上,达到了挽救同志、团结党员的目的。批评的目的不是彻底打倒,而是为了更好地团结同志,这就实质上探索了一条有别于其他无产阶级政党和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时期处理自我革命与团结统一关系的新路,也在事实上开创了无产阶级政党如何在实践层面进行纠错式自我革命的实践形态。

延安整风形成了以思想理论教育推动自我革命的新模式。延安整风是一场思想理论教育运动,也是中国共产党一次伟大的自我革命实践。以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教育为中心内容,经过整风,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得到空前提高,党员不仅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认知水平整体提升,而且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认识和理解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自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同志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至1945年整风运动结束,全党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要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也要研究和解决中国实际问题。全党理论水平的提高,将党的自我革命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由此,1945年党的七大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从党的自我革命角度看,延安整风开辟了一条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与党的自我革命结合起来,从而实现全党自我革命的理论自觉和能力提升,将党的自身建设与从严管党治党有机统一的新路径。与此同时,对于无产阶级政党而言,思想理论建设则是开展自我革命、重新确立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前提,自我革命需要在思想理论建设基础上实现升华,正是将理论学习与自我革命相结合,才能在理论创新中管党治党,在管党治党中持续推进理论创新和理论发展。

延安整风开创了党员自我批评与政治生态净化相统一的新局面。批评与自我批评包含着党员自我提升与全党政治生态净化的双重任务,是中国共产党创造地开展党风建设的重要手段。同时,党内政治生态由党员营造并推动形成,而党员又受到党内政治生态的影响和形塑,因此,延安整风不仅针对党员个体,同时也针对党内政治生态。延安整风时期,在党员中普遍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不仅使全党在思想理论水平上得以提升,也形成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良好风气和氛围,在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中实现了党内政治生态的净化。从党的自我革命角度看,它在实质上形成了联结宏观领域党的建设与微观领域党员党性修养提升的自我革命新路,创造了党在开展自我革命实践中更具操作性的形式与方法。不仅如此,这一自我革命方式因其带有浓厚的中国风格,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慎独”“自省”等思想的创造性展现,使其在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中因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而具有了新的更具生命力的内容,使党的自我革命与党的建设和党员日常学习修养有机结合起来。

延安整风实现了党的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的有机统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践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也能够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⑥延安整风不仅是一场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运动,也在争取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的胜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毛泽东同志在《整顿党的作风》中指出:“我们要完成打败敌人的任务,必须完成这个整顿党内作风的任务。”⑦从延安整风的目的、主要内容、针对问题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同步推进可以看出,延安整风运动将党的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实现了有机统一。一方面,以党的自我革命塑造坚强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增强自身领导社会革命的本领,增强改造社会的能力。另一方面,以社会革命的历史任务和现实问题为导向,为党的自我革命指明方向,调动群众力量,激发革命动力,推进党的自我革命升华。在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关系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执政党进行社会革命不容易,进行自我革命更不容易,而不进行自我革命就必然被历史所淘汰”。⑧可见,与社会革命相比,自我革命的难度更大,也更为关键,中国共产党要完成民主革命时期领导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就必须把自身建设好,而延安整风恰恰是这样一场自我革命实践,也由此锻造了能够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两大历史任务的坚强领导核心。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对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相继开展了一系列学习教育活动,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就是对这一路径的生动实践和创新发展。

延安整风形成了党自我革命的精神品质,丰富了党的革命精神谱系

伟大的实践孕育伟大的精神,伟大的精神引领伟大的实践。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历史征程中,形成了以伟大建党精神为源头的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谱系。延安时期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壮大并走向成熟和胜利的关键时期,延安整风则是这一时期党开展自我革命的伟大历史实践,为发展伟大建党精神和党的革命精神提供了实践基础和强大动力,同时也塑造了党的自我革命精神特质,丰富了党的革命精神谱系。作为延安精神和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一部分,自我革命精神丰富发展了伟大建党精神,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的重要光谱,并且塑造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文化和当代中国的社会文化。

延安整风发展了坚守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国共产党人精神信念。“践行初心、担当使命”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精神的实践主题,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始终坚守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即使在大革命失败和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革命低潮中也未曾动摇,并以此为精神支柱走出困境、转危为安。抗日战争时期,面对复杂的国内外斗争形势,中国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从自我革命维度充实发展了伟大建党精神的科学内涵,形成了党通过自我革命实现自我反思、自我警醒、自我纠正和自我成长,坚守初心、牢记使命的精神信念。自延安整风后,这一信念在党领导的革命、建设与改革等各个历史时期,都成为党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的内在精神要素,成为党永葆青春、永不僵化、永不懈怠的精神法宝,也成为每一个中国共产党人的党性原则。

延安整风孕育了追求真理、实事求是的中国共产党人精神特质。延安整风运动既是一场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也是一次深刻总结中国革命规律、中国共产党局部执政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论研究实践,最终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面对党的历史上多次“左”和右的错误,全党同志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追求真理、明辨是非、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品格,进行了全面深刻的历史总结和评价,并将之融入对中国革命规律的研究之中,这种秉持科学客观、不带主观偏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追求真理为目的、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特质,发展了“践行初心、担当使命”的伟大建党精神,成为延安整风运动对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的特有贡献。在百年党史中,这一精神特质已深深烙印在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中,既是中国共产党组织的精神特质,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特质,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历经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探索中的曲折之后,更成为扭转时局、拨乱反正的精神支撑,在诸如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南方谈话、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甚至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对比中,都表明这一精神特质已经不仅仅是全党的,而且是党领导下的全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延安整风孕育了光明磊落、一心为公的中国共产党人精神品格。整风是思想教育运动,其对象既是人也是事,既是人的思想也是人的行为。面对党的历史上犯过错误的同志,究竟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是检验马克思主义政党和党员党性原则和修养的标尺。整风期间,党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经过批评教育,实现团结同志的目的,既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高度政治自觉、理论自觉和行动自觉,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光明磊落、一心为公、坦诚相待、无我忘我的精神境界。整风过程中,党对历史上的历次错误及其负责人都给予了客观评价,同时,个别同志在作深刻自我批评的基础上,依然以共产党人的坦荡胸襟投入革命工作,展现了共产党人光明磊落、一心为公的特有精神品格,并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拨乱反正,特别是第二个“历史决议”的起草过程中,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公正客观、着眼全局的高度,科学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再次展现了中国共产党人这一崇高的精神品质。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更以“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崇高品格,谋篇布局、总揽全局,推动了党和国家事业的全面发展。

延安整风孕育了敢于斗争、勇往直前的中国共产党人精神意志。“不怕牺牲、英勇斗争”是伟大建党精神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意志品格。延安整风运动开展于党领导民族民主革命的历史时期,面对艰苦卓绝的全民族抗战,党肩负起伟大的社会革命任务,整风运动的开展,将党推进社会革命的斗志与开展自我革命的勇气统一起来,实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勇于面对困难和勇于自我批评的高度统一,形成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精神意志,明确了既要敢于开展社会革命,更要勇于进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内,苦练内功。面对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神圣使命和光明前景,延安整风运动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人高度自信和勇毅的精神面貌,它所孕育的敢于斗争、勇往直前的精神意志,更成为我们党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勇迎风险挑战、勇担历史重任的精神财富。

(作者为陕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导,陕西省延安精神与中国共产党精神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本文系2019年陕西省社科基金项目“延安时期党的政治建设及其当代启示研究”(项目编号:2019B001)以及2020年陕西省社科基金陕西省重大现实问题研究项目“延安精神对全面从严治党的价值与启示研究”(项目编号:2020ZD10)的研究成果】

【注释】

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79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614页。

③《列宁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566页。

④《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年,第20页。

⑤《毛泽东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840页。

⑥《十九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9年,第86—87页。

⑦《毛泽东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812页。

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第3页。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