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风不能少兄弟

廉风不能少兄弟

说清朝顺治、康熙年间的侯抒愫是清官,却不太有名。有谓他名气不彰,乃因官阶不高。侯抒愫曾为山东潍县知县,七品芝麻官,素有清廉之声。一些人用世俗的眼光看来,古时官司是最来钱的,他是怎么做的呢?

侯抒愫任职潍县,“大贾郭某陷于讼”,具体什么案子,史上没说。按一般经验,古代打官司大都是打关系。有的大贾人品什么的都差,就是不差钱。这些大贾打官司,真是打关系、打银子,“荐绅为之请者以十数”。

这位大贾官司打到侯公这里,来给大贾塞纸条、请托书的、设饭局酒局的,有十多位。这些人都是县里的头面人物,不是佐贰便是典史,不是教谕便是乡贤。

那么多人来给大贾说情,侯公如何却之?他自有一些妙招来应付。来家里的,侯公见之来,把门紧闭。这些大佬弄了个大没趣,便提着东西回家。有的见家里进不去,便去办公室,进去后,就把门掩上。侯公便命人来做记录,说道:这位老先生,今天有话要对本县讲,要来教育本县,你记下来吧。“苟有可以报朝廷、爱百姓者教之,敢不惟命。”当然,这厮报什么朝廷?报大贾;爱什么百姓?爱白金。见到这阵势,来者只好撇了主题,扯些闲谈,讪讪走人。

侯公如此清廉清正清白,还有一大因,是其背后有个好兄长,其兄长叫侯抒晖。他不是甚大官,不是甚名士,只是个老百姓,却在侯公的职业生涯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老弟侯抒愫走马上任潍县,先回家跟大哥叙别,大哥侯抒晖,没有太多话,只说了一句:“吾家世清白,若以一钱归,吾不复弟视若矣。”意思是,你当官,如果贪污一分钱回家,那咱俩断绝兄弟关系,别怪我不把你当弟弟了。

封建时代,常常是一人得道鸡犬能升天,一人当官全家可致富。按说,有兄弟当官了,那哥哥高兴死了。侯大哥却不指望老弟当官给家作多大贡献,他指望的是能给家传清白名声。

大哥这话,印在了小弟心里。老弟行起政来,审起官司来,便能守正持廉。家庭人员对为官亲属的贪与廉,其用也是大矣哉。

实际上,家庭成员是都能影响为官亲属的。影响自然有大有小,但指定大小有影响,廉风建设,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角色。自个是第一角,是贪是廉,官员自己是第一责任人,同时,“秧好一半谷,妻好一半福”,配偶作用也不可小觑;居廉风第二环的,是兄弟姐妹。亲情关是大关,把兄弟推入火坑还是推向福地,手足也是推手。侯抒愫当清官,不当贪官,其兄侯抒晖,是出了大力的。

这大力是好的作用力,非破坏力,当赞。树廉风,兄弟有力量。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