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之歌

村官之歌

“知识青年下乡来,党的阳光照胸怀。广阔天地炼红心,风里雨里长成才……”

我叫曹海云,来自平谷区平谷镇。20世纪五六十年代,伴着这首《知识青年下乡来》,一大批知识青年响应党的号召,来到广阔农村,朝气蓬勃,开始了青春奋斗之路。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精神指引下,很多新时代的大学生,来到了新农村,脚踏实地,磨炼成才。

平谷区是大学生村官的发源地。2006年大学毕业后,我怀着对家乡的眷恋,回到了农村老家,当上了一名大学生村官。在农村这个广阔的舞台上,我唱响了属于自己的“村官之歌”。

“小曹——”我刚忙完别的事回到办公室,门外就传来了张叔的喊声。他急匆匆地走进屋:“你再给张叔查查那秸秆气化炉的型号,我今天准备去买,你上次写的那张纸让我给弄丢了。”我立刻打开电脑:“张叔,是农家乐/jn-3型号,385元。”说着,把这几个字写在纸上,张叔拿着纸条,高兴地说:“谢谢了!”

在城里人电脑早就普及的今天,不少农村地区的网络发展还没跟上趟儿。可大伙都知道知识有用呀,于是经常一路小跑地赶到村委会,求我上网帮他们查这儿查那儿。我就把查到的结果写在纸上,他们拿着纸条,如同拿着宝贝,一个劲地谢我。我一边为帮助他人而高兴,一边又替大伙着急。信息的闭塞得让农民多跑多少路,失去多少发展的机会呀?我大胆地向村委会、党支部说出自己的想法——成立信息服务工作室,让村民们尽早搭上信息高速路的快车。经村委会和党支部讨论决定,工作室成立了,由我全权负责,宗旨是“免费查询,送信息上门”。3年中,我为村民们提供高考录取、单位招工、大桃销售、农业养殖等信息3000余条。大伙都说:“这姑娘简直就是咱村民的千里眼,顺风耳呀!”这么一来,我还真被另眼相看了,走在大街上,“一个小毛丫头能干什么呀?”这种质疑声再也听不到了。听到的都是“这孩子还真行,你想问啥,没有她查不到的”。

别看我们大学生村官官儿小,可我们管的事还真不少。一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东西,赶巧碰到妇联主任和村民于大妈聊天。于大妈一脸的愁容,掰着手指头抱怨:“您说这家里本来就没啥钱,刚借了3000块,好不容易把房子给装修完了,可人家闺女又提新要求了,婚礼上得有司仪,得有录像。我儿子去婚庆公司问了,说全套下来,得2000多块钱呢!他问我咋办?我说能咋办,接着借钱呗。哎呀,一想起来,我就头疼。您说,这结婚本是大喜的事,我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妇联主任忙安慰她:“别着急,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看着于大妈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灵机一动,那司仪不跟在学校主持联欢会差不多嘛,再说,我长得又不难看,要不我试试吧。于是,我试探着对于大妈说:“大妈,要不我给您儿子主持婚礼吧?”于大妈没反应过来,眨巴眨巴眼问:“你是不是比婚庆公司便宜呀,小曹,你要多少钱呀?”我忙说:“哎呀,大妈,我是免费的。我是村官,来这儿就是为您服务的,哪儿能朝您要钱呀?”这下可把于大妈乐坏了,她一拍大腿说:“老天爷,天上掉下个主持人!小曹,我可预定你了,你可不能跑呀!”我忙说:“大妈,您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上网查司仪的资料,跟同事请教婚礼的细节,夜深人静了,就守在电脑前写婚礼主持词,还抽空去北京城里买了一套礼服,又跟亲戚借了一个摄像机,找我的好朋友帮忙录像。

于大妈儿子婚礼那天,我自信满满地拿起了话筒,喜庆圆满地完成了司仪任务,得到了婆家人、娘家人和村民的一致夸赞。这下,可把于大妈美坏了,她握着我的手说:“小曹呀,太谢谢你了!党和政府太好了!大学生村官的政策太好了!把你们这些大学生送到村里来,不仅为老百姓办实事,还把这好事做到我们家里来了。你给大妈省了2000多块钱呀,大妈可怎么谢你呀?”于大妈说着,眼泪掉下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掉泪。我说:“大妈,您客气了,能够被村民认可,能够为大伙服务,这可是我最大的幸福呀!我还得感谢您给我这个锻炼的机会呢,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于大妈一路推着我,把我请到了主宾的位置上。

看着于大妈家热热闹闹的场景,看着新人们满脸的幸福,看着一村子人的喜笑颜开,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自豪和欣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包裹着我的全身。在心头,我大声地对那些曾经替我惋惜的人说:在广阔农村,我成功了!在这里,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人生理想构成了《村官之歌》的主旋律,不懈努力串成《村官之歌》跳动的音符,默默付出汇成了《村官之歌》收获的五线谱。现在的我已经是镇里的一名公务人员了,我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唱过的那首歌——“我们是新时代的大学生,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造福一方老百姓,千难万难志不移。”我愿意把这首《村官之歌》永远唱下去!

本文关键词: 错误 求职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