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视察的报告

外出视察的报告


  我这次路经湖北到广西、广东(海南、湛江、广州)、云南、四川、陕西等地走了一趟。沿途看到农业生产搞得都不错,除广西因去年旱灾严重,粮食未增产外,其他各省粮食都有相当大的增产。农业合作化成绩很大,百分之七十五到九十的社员增加了收入。地方工业、手工业都有发展。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也收到了显著的效果。这几个省去年的工作是有发展、有成绩的,但同时也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除以前分别向中央电告过的以外,现再就以下问题说一点个人的意见。
  关于对外贸易问题
  几年来,两广、滇、川等省的对外贸易是有发展的,局面已经打开,出口物资的品种和金额逐年增长。一九五六年四省共完成出口任务十亿二千二百万元,今年出口任务还可增加一些。两广、滇、川等省气候温暖,物产丰富,交通也便利,应当作为对外贸易的重要基地。
  当前对外贸易最根本的问题是货源困难。这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生产虽有增长,但国内市场的需要也在增长,因而发生矛盾,如粮食、油料、肉类等;另一种是由于组织货源的工作没有做好,在价格、税收等政策上有毛病,经营环节过多,对发展山区经济重视不够,使许多有用物资运不出来,并不是货源真正缺乏,如土特产、药材、皮毛、杂品等。
  粮食、油料、肉类等出口物资,在今后几年内还是紧张的。但因为紧张就尽量压缩出口也不是唯一的办法,这会造成对外贸易工作的被动和困难。解决的办法,只有从发展生产、适当节约消费、寻找代用品等方面着手,以便尽量挤出东西来出口。粮食方面如果今年农业大丰收,就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油料方面可以寻找代用品,如木本油料作物单广西就有九十种,其他各省也不会少,可以大大发展。猪肉的问题,经过今年养猪业的发展,紧张情况将会逐步缓和。因此,在这几方面尽量挤些东西出口还是可能的。为了补偿因粮食、油料、肉类等出口减少所造成的外汇损失,今后应注意发展矿产品,如煤炭、食盐、稀有金属和石棉等物资的出口。这方面的工作如果做得好,前途是可观的。例如煤炭和食盐可出口日本等国,应有计划地大量发展各地小煤窑,以节约开滦煤和抚顺煤供出口。海南岛的莺歌海可以搞机械化的大盐场,投资不多,获利很大。稀有金属和石棉各地也不少,出口的利润很大。这些,都应预先作好计划和组织工作,以便从速扭转出口物资不足的局面,并且逐步做到使工农业产品出口比重各占百分之五十。
  对于药材、皮毛、杂品及其他土特产等出口物资,主要是把组织货源的工作进一步做好。要减少经营管理环节,允许产地基层单位直接同外贸系统挂钩;纠正收购工作中的多收少不收、干收湿不收的不合理现象;有计划有领导地组织行商走贩收购山区物资;恢复过去的山货行栈和重点建立加工整理部门;适当地调整价格和税收政策;通过地方和内外贸易系统投资以及发动群众来修筑道路,改善交通运输状况,从各方面想尽一切办法来扶助和发展山区的生产。这样,,山区的物资就可以源源运出来,并且还可以不断增加。这不但使对外贸易的货源有了着落,解决了国内某些工业生产原料的缺乏,同时更重要的是搞活了山区经济,改善了山区人民的生活。目前山区人民的生活是很苦的,山区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单靠农业贷款和民政部门救济还不能解决问题。应该看到,通过外贸系统从价格政策和各个方面来使山区经济获得发展是当前解决出区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这方面的工作做好了是可以收到双重利益的。
  我国是一个大国,气候温暖,物产丰富,人口众多,劳动力便宜,手工业产品的价廉物美闻名于全世界,加之我国在国际事务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大,无论是为了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或是为了加强国际交往,我国的进出口贸易必须大大地加强和发展。要扩大出口,必须手头上有一大批东西。如果发展了煤炭、食盐、稀有金属、石棉等物资的生产,发展了山区经济,再加上全国农业生产的发展,出口物资就有了保证,从而就能摆脱目前对外贸易工作中只搞农产品出口的被动和困难的局面。我这次出去转了一趟,对出口物资摸了摸底,觉得并不悲观,只要采取有效的措施,把各方面的工作做好,物资出口就不会有多大的困难。今年出口五十八亿元的指标,仍应想办法超过。从第二个五年计划起,出口物资逐年应有相当大的增长,到一九六二年,最低应达到一百亿元。这样,我们就能换回大批的进口物资,我国的建设速度就能加快,政治和外交影响也会更加扩大。
  关于工业问题
  这次看到的最突出的问题,是兵工生产如何同民用生产相结合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在重庆、成都、云南、广州等地存在着,而且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一般说来,兵工厂的特点是投资大、厂房好、职工多、设备新、技术水平高、生产能力大。这些厂去年就吃不饱,今年情况较去年将更加严重。现在有些厂就到处揽活自寻门路,有些厂还没有想到办法,只得让一部分设备和人员闲着。长此下去,损失很大。看来兵工生产在和平时期兼产一些民用物品或同民用生产相结合的问题,迟早非解决不可。我认为这个问题要及早解决,否则损失更大。当然,这个问题牵涉的方面很广,比较复杂,需要作通盘的考虑和筹划。但是时间不允许我们再拖下去,拖延并不能解决问题。,需要先从原则上确定下来,比如是否可以先考虑以下两个方案:一个是把二机部同一机部、电机部合并,设备和人员统一调度,平时可以多生产些民用品,战时主要生产军用品。今后一机部应尽量少建新厂,外贸系统也应尽量少进口机电设备,由二机部所属厂的多余力量担负新厂和机电设备的生产,使它们现有的设备力量尽量利用起来。一个是把二机部的范围划小,把剩余的生产能力分出来转向民用生产,二机部今后专搞原子武器等特种兵工生产。这两个方案不一定可行,顶好请计委、经委、建委同有关部门从速共同研究一个合理而又可行的方案,报中央讨论确定。总之,要想办法做到能够把二机部所属各厂的设备充分利用起来,使其在国家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更有效地利用矿产资源的问题。据两广、云南、四川了解到的材料看,这几个省的矿产资源是比较丰富的,有金、银、铜、铁、锡和其他稀有金属,问题是国家对这些资源统得太死,地方和群众都没有活动的余地。对于藏量大、宜于利用现代化设备进行开采的矿山和特种稀有金属等,由国家统一计划开采是必要的和正确的,是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但是对于藏量不大的、分散的、国家又无力开采的矿产资源,我认为应当允许地方有领导有计划地开采,但必须保证国家矿山资源不被破坏和浪费。或者由地方政府组织手工业、农业和供销合作社的多余劳动力和资金来开采,由企业部门或地方向它们订合同收购成品或半成品,有些东西如煤炭等还可以酌情开放一点自由市场,以满足各方面的需要。这样做,资源就能够更有效地得到利用,煤炭、稀有金属、石棉等出口物资也可得到一定的保证,同时又合理地利用了劳动力,养活了一部分手工业者和农民,国家也可以减少一部分投资,好处很多。如四川全省原有小煤窑一千二百个,由县、专经营的煤窑每吨煤炭成本三元(群众经营的更低),由省经营的七元,由煤建公司统销的十二三元,地方上为了照顾国家的利益,不得不停掉一千个小煤窑,现在全省煤炭十分紧张,只好又重新开放。又如会理一带(西昌以南),原是产金子的地方,据说解放前后,群众每年要挖二万两金子进贡给当地土司。现在这一带经过民主改革,不再需要向土司进贡金子了,但是金子也就不挖了。如果仍然让群众挖,并加强组织领导,每年挖上几十万两金子,就是一笔很大的财富。由此可见,合理地利用分散的矿产资源,让地方政府和群众去开采,这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好处的。
  第三个问题是中央对地方的机械工业不宜统得太死,不要把稍微像样的机械厂都收归中央管理。现在广西、云南、四川的地方工业,没有一个稍微像样的机械制造厂,因此不能满足地方工业、手工业和农业生产的需要,有时要进行必要的机器修理也发生困难。我认为应给每个省下放个把像样的机械制造厂,以便为本省生产工业、手工业、农业所需要的产品,并做一些机器修理工作;或者把某些中央管理的机械制造厂划出一部分任务交地方支配,根据地方工农业生产的需要进行协作,这样才能解决地方工业发展中的困难。
  根据《朱德选集》刊印
 * 这是朱德视察广西、广东、云南、四川、陕西等地后给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报告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