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

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

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1871年9月17—23日[291]

关于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活动[292]

1871年9月18日在代表会议一个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记录

马克思:从日内瓦成立了由巴枯宁和其他人创建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时起,争论就开始了。马克思宣读了总委员会在1868年和1869年3月给同盟的两个通知[293];在第二个通知中,提出解散同盟、提供关于同盟成员及其支部数目的材料作为接受他们加入国际的条件。这些条件始终未得到履行;事实上同盟始终未解散,而是一直保留着特殊的组织。日内瓦支部的机关报“平等报”在1869年12月11日指责总委员会,说总委员会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未答复报上的文章。总委员会表示不同意这一指责,它认为,参与报上的论战不在它的职责范围之内,但是它准备答复罗曼语区联合会委员会的要求和申诉。这个通告曾下达各个支部[294];它们全都赞同总委员会的做法。瑞士委员会谴责了“平等报”,同该报编辑部决裂了。编辑部的成员有所更换,从那时候起,“进步报”,后来是“团结报”[295]成了同盟的信徒们的机关报。以后,在洛克尔举行了代表大会,会上双方即罗曼语区联合会和汝拉联合会(同盟)公开分裂了[296]。总委员会静待情况的发展;它只是不允许新的委员会作为罗曼语区委员会与已有的罗曼语区委员会同时出现。违背我们的章程、鼓吹放弃任何政治行动的吉约姆,在战争一爆发时就发表了一项呼吁书[297],盗用国际名义要求建立一支军队去援助法国,从而同我们的章程更加抵触了。

弗·恩格斯记录

第一次用俄文发表于“第一国际伦敦代表会议”1936年版

原文是法文

俄文是按手稿译的

注释:

[291]标志着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成立无产阶级政党而斗争的重要阶段的国际伦敦代表会议,是在1871年9月17—23日举行的。按照巴塞尔代表大会(1869年)的决定,国际工人协会的应届代表大会应该在巴黎举行。

但是在法国,波拿巴政府对国际各支部进行的警察迫害,使总委员会不得不把应届代表大会的开会地点改为德国的美因兹(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486页)。普法战争的爆发使得这次代表大会不可能召开;在法国内战时期国际会员受到残酷迫害,特别是在巴黎公社被镇压以后,这种迫害更是变本加厉,在这种条件下召开代表大会也是做不到的。根据这样的情况,大多数国家的联合会都主张把代表大会推迟,并授权总委员会考虑确定召开代表大会的日期。同时,由于必须采取便于促进国际思想上的团结和组织上的巩固的共同决定,由于同巴枯宁派和其他加紧进行分裂活动的宗派主义分子的斗争势在必行,另外还有些其他的紧迫任务,因此就需要所有各国的国际代表举行一次代表会议。还在战争时期,从1870年8月2日起,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在总委员会里提出了代表会议的问题。但是直到1871年夏天才有了召开这种代表会议的现实可能性。大多数联合会都同意总委员会提出的关于应该召开国际工人协会秘密代表会议的主张。1871年7月25日总委员会会议根据恩格斯的建议,决定于9月份第三个星期日在伦敦召开国际工人协会秘密代表会议。马克思和恩格斯为筹备伦敦代表会议进行了大量的工作。8月15日、9月5、12、16日的总委员会会议讨论了有关代表会议的组织和纲领的问题。

代表会议由于开会时所处的情况,与会者的范围比较狭窄:参加工作的有22名有表决权的代表和10名有发言权的代表。未能派代表出席会议的国家则由通讯书记代表。马克思在代表会议上代表德国,恩格斯代表意大利。代表会议总共开了九次会议,都属于秘密的工作会议性质。有关代表会议的报告不得公布。

代表会议的记录以及其他有关会议的材料,由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于1936年第一次用俄文发表(“第一国际伦敦代表会议”1936年莫斯科版)。

本卷正文中,与伦敦代表会议的决议一起发表了那些由恩格斯记下来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发言。罗沙和马丁做的不完全的会议记录中保存下来的马克思的几篇发言,收在卷末的附录中(见本卷第693—703页)。——第441页。

[292]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活动的发言,是1871年9月18日在一个由伦敦代表会议选出来审查巴枯宁派在瑞士罗曼语区国际支部进行分裂活动问题的委员会中做的。巴枯宁派在1869年巴塞尔代表大会上企图把总委员会迁到日内瓦,以便攫取国际的领导权;在这一企图失败以后,他们继续从事他们对总委员会的破坏活动:他们利用“团结报”、“进步报”以及暂时受了他们影响的“平等报”来攻击总委员会和宣传巴枯宁思想。在1870年4月4—6日于绍德封举行的代表大会上,巴枯宁派用欺诈的手段取得了微弱多数的代表资格。为了回答巴枯宁派想在代表的名额中再增加自己的拥护者的企图,支持总委员会的日内瓦支部的代表们宣布拒绝服从虚构的巴枯宁派多数所做的决定。总委员会批驳了巴枯宁派妄想使由于绍德封代表大会上的分裂结果而产生的巴枯宁派汝拉联合会委员会取得瑞士国际组织中央领导机构资格的企图。由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巴枯宁派的分裂活动进行了尖锐的批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立场得到国际大多数支部的支持,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领导方面不敢在即将举行的代表会议上公开攻击总委员会,而在伦敦代表会议开幕几个星期以前宣布同盟解散,打算在国际中秘密地继续进行它的破坏活动。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伦敦代表会议的首要任务,是揭露巴枯宁派的活动和他们所宣传的那种对工人运动起瓦解和离间作用的思想。伦敦代表会议的委员会同意马克思的发言中所做的结论,并揭露巴枯宁分子罗班想掩饰巴枯宁派在瑞士进行分裂活动的企图。巴枯宁派同盟的问题经过委员会审查以后,伦敦代表会议进行了讨论,并于9月21日批准了马克思代表委员会做的报告,一致通过了他所提出的决议案(见本卷第458—459和462—465页)。——第443页。

[293]见卡·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和社会主义民主同盟”、“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致社会主义民主同盟中央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82—384、393—394页。——第443页。

[294]见卡·马克思“总委员会致瑞士罗曼语区联合会委员会”。“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435—443页。——第443页。

[295]“平等报”——见注1。

“进步报”(《Le  Progrès》)是巴枯宁派的报纸,它公开反对总委员会;该报是法文报,由吉约姆编辑,从1868年12月到1870年4月在洛克尔出版。

“团结报”(《La  Salidarité》)是巴枯宁派的周报,1870年4月至9月在纽沙特尔出版,1871年3月至5月在日内瓦出版。——第443页。

[296]手稿上写错了。这里指的是1870年4月4—6日在绍德封举行的国际罗曼语区联合会代表大会(见注292)。手稿中提到的洛克尔是巴枯宁派的活动中心之一。——第443页。

[297]这里指的是由巴枯宁分子詹·吉约姆和加·布朗起草并于1870年9月5日在纽沙特尔(瑞士)发表的宣言“告国际各支部’。宣言从非阶级的立场出发,把法国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说成是“欧洲自由的体现”,而且还建议国际会员组织志愿部队,拿起武器去保卫它。——第444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