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298]

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298]

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298]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1871年9月21日在代表会议上的发言提纲

(1)罗伦佐——一个原则问题;——这已经解决了。

(2)放弃政治是不可能的。报纸的政治态度也是政治;主张放弃政治的一切报纸都在攻击政府。问题只在于怎样干预政治和干预到什么程度。这要根据情况而定,而不是按照规定办事。

(2)放弃政治是荒谬的;因为可能选出坏人而提议放弃政治,正如因为出纳员可能逃跑而不缴纳会费。正如因为编辑可能像议员一样被人收买而不出版报纸。

(3)政治自由——特别是结社、集会和出版的自由——是我们进行宣传鼓动工作的手段;我们的这些手段是否会被夺走,难道是无所谓的吗?如果有人侵犯这些手段,难道我们不应当起而反抗吗?

(4)有人鼓吹放弃政治,说从事政治就等于承认现存制度。存在总是存在,我们对它承认与否,se  fiche  pas  mal〔它毫不在乎〕。但是,如果我们利用现存制度给我们提供的那些手段来反对现存制度,难道这就是承认吗?[注:恩格斯手稿中用弧线标出的第2、3、4条,原来写在手稿的右边,是对本文的增补。——编者注]

(3)放弃政治是不可能的。工人的党作为政党存在着而且要进行政治活动。向工人的党鼓吹放弃政治,就是破坏国际。单单是对形势的估计、为社会目的而施加的政治压迫,就迫使工人从事政治,鼓吹放弃政治者把工人推入资产阶级政治家的怀抱。在巴黎公社已经把工人的政治行动提到日程上来以后,放弃政治是不可能的。

(4)我们要消灭阶级。唯一的手段是无产阶级掌握政治权力;而我们不应当从事政治吗?所有主张放弃政治的人都自命为革命家。革命是政治的最高行动,谁要想革命,谁就必须也承认准备革命和教育工人进行革命的手段,关心不让工人在革命后的第二天又受到法夫尔和皮阿之流的愚弄。问题只在于从事什么样的政治——唯有从事无产阶级的政治,而不要做资产阶级的尾巴。

弗·恩格斯写于1871年9月21日左右

第一次用法文发表于1934年“布尔什维主义手册”杂志第20期

原文是德文

俄文是按手稿译的

注释:

[298]占伦敦代表会议工作主要部分并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发言中得到全面阐述的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问题,是在代表会议的9月20日和21日第六、七两次会议上讨论的。出席代表会议的巴枯宁分子巴斯特利卡和罗班,还有西班牙支部的代表罗伦佐,企图破坏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他们宣称,代表会议没有资格研究这个问题。在辩论的过程中,巴枯宁派遭到了揭露和孤立。代表会议以多数票决定委托总委员会准备决议的最后文本(见本卷第454—456页)。除保存下来的恩格斯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的发言提纲外,后面还刊载了由恩格斯本人写的、附在会议记录上的1871年9月21日会议发言摘要;这个发言还有马丁的更简短的法文记录。——第445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