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代表会议关于瑞士罗曼语区的分裂的决议

伦敦代表会议关于瑞士罗曼语区的分裂的决议

伦敦代表会议关于瑞士罗曼语区的分裂的决议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关于分裂:

1.代表会议应该首先审查不属于罗曼语区联合会的汝拉各团体的联合会委员会对代表会议的权限问题所提出的反对意见(见该支部的联合会委员会9月4日致代表会议的信)。

第一条反对意见:

“只有按通常程序召开的全协会代表大会,才有权对罗曼语区联合会内发生分裂这一如此严重的问题作出判断。”

鉴于:

在属于一个全国性组织的团体或支部之间、或各全国性组织之间发生纠纷时,总委员会有权解决这些纠纷,但是,它们保留有向应届代表大会进行申诉的权利,由应届代表大会做出最后决定(见巴塞尔代表大会决议第七条);

按巴塞尔代表大会决议第六条,总委员会也有权将任何支部暂时开除出国际,听候应届代表大会裁决[323];

总委员会的这些权利曾得到分裂出去的汝拉各支部的联合会委员会的承认(当然只是在理论上),因为公民罗班不止一次地代表该委员会请求总委员会对这个问题做出最后决定(见总委员会记录);

即使代表会议不享有全协会代表大会所具有的权利,但至少也具有比总委员会更大的权利;

实际上正是分裂出去的汝拉各支部的联合会委员会,而不是罗曼语区联合会的联合会委员会,通过公民罗班要求召开代表会议就这次分裂做出最后决定(见1871年7月25日总委员会记录);

因此,代表会议不接受第一条反对意见。

第二条反对意见:

“对一个联合会不给以进行辩解的机会而予以谴责,是与最起码的公道相抵触的……今天(1871年9月4日)我们间接地知道,9月17日将在伦敦召开非常代表会议……总委员会本来应该将此事通知所有地方组织;我们不清楚为什么总委员会却对我们保持缄默。”

鉴于:

总委员会已委托它的全体书记将召开代表会议一事通知他们所代表的国家的支部;

瑞士通讯书记、公民荣克没有通知汝拉支部委员会,是由于下列原因:

这个委员会显然违反总委员会1870年6月29日的决定[324],甚至在它最近给代表会议的信中,仍然使用罗曼语区联合会委员会这一名称;

汝拉各支部的委员会有权在即将举行的代表大会对总委员会的决定提出申诉,但它无权漠视总委员会的决定;

因而,在总委员会看来,汝拉支部委员会从法律上说是不存在的,公民荣克也就没有权利承认它,直接邀请它派代表参加代表会议;

汝拉支部委员会对于以总委员会名义提出的问题未给予公民荣克任何答复;自从公民罗班成为总委员会委员时起,上述委员会的声明书总是通过公民罗班转交总委员会,而从来不通过瑞士通讯书记;

又鉴于:

公民罗班代表上述委员会起初请求总委员会,后来由于遭到总委员会的拒绝,又请求代表会议将分裂问题提出讨论;因此,总委员会和它的瑞士通讯书记完全有理由认为,公民罗班会通知他的通讯者们关于召开他们本人所力争召开的代表会议一事;

代表会议选出的调查瑞士纠纷的委员会听取了公民罗班的证词;双方提交总委员会的全部文件均已转交这个委员会;不能设想上述委员会只是在9月4日才知道要召开代表会议一事,因为它在8月就已向公民M[注:马隆。——编者注]建议,请他作为自己的代表参加代表会议;

因此,代表会议不接受第二条反对意见。

第三条反对意见:

“取消我们联合会的权利的决定,会对国际在我国的存在造成极有害的后果。”

鉴于:

任何人也没有提出要取消上述联合会的权利,

代表会议不接受这条反对意见。

2.代表会议批准总委员会1870年6月29日的决议。

同时,鉴于目前国际受到的迫害,代表会议号召发扬团结一致的精神,这种精神应当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能使工人阶级受到鼓舞;

代表会议建议汝拉各支部的全体正直工人重新加入罗曼语区联合会的各个支部。

如果这种联合不能实现,代表会议决定请分裂出去的汝拉各支部定名为“汝拉联合会”。

代表会议预先声明:如果自称为国际机关报的任何报刊效法“进步报”和“团结报”,在它们的篇幅内当着资产阶级公众讨论那些只应在地方委员会和联合会委员会以及总委员会的会议上、或者在联合会代表大会或全协会代表大会讨论组织问题的秘密会议上予以讨论的问题,那末总委员会今后有责任一概予以公开揭露和拒绝承认。

1871年9月26日于伦敦

卡·马克思于1871年9月21日提出

载于1871年10月21日“平等报”第20号

原文是法文

俄文译自“平等报”

注释:

[323]“国际工人协会。关于1869年9月在巴塞尔举行的第四次国际代表大会的报告”1869年布鲁塞尔版第172页。——第463页。

[324]见注322。——第463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