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柏林人民论坛”报编辑部[368]

致“柏林人民论坛”报编辑部[368]

致“柏林人民论坛”报编辑部[368]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人民论坛”发表的一组题为“汝拉联合会和米哈伊尔·巴枯宁”的文章,使我不得不写一个简短的驳斥。

虽然作者[注:路·艾里提埃。——编者注]似乎尽力要实事求是和不偏不倚地阐述自己的主题,但实际上,他却把它叙述得像无政府主义者老爷们自己叙述的和他们所希望叙述的那样。譬如说,他对巴枯宁派的材料旁征博引,对巴枯宁派的日内瓦对手们所公布的材料则引用得很不够,至于伦敦总委员会的材料,那就根本不提了。

我只从一篇文章(11月12日第十篇)中举出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杜撰。

说总委员会1871年在伦敦召开了一个“秘密的”代表会议[369],

“只有瑞士无政府主义各支部没有接到通知;但是,它们得悉这一意图”云云,

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代表会议的公开和秘密的程度,同任何一个社会民主党的任何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一样;不在报纸上宣扬,也不邀请记者到会场。

汝拉各支部当时公开与总委员会对抗,同总委员会没有保持任何正式联系。相反,在总委员会里却有两个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者,巴枯宁的秘密团体的成员:罗班和巴斯特利卡,他们是根据“独裁者”马克思的建议选进来的。恰好是罗班保持了同汝拉各支部的联系;他早在1871年3月就以它们的名义建议召开那次后来又被它们否认的代表会议,而且还把召开代表会议的事通知了它们。其他的一切都是无政府主义者的鬼话。

代表会议

“本来准备在马克思家里召开……在马克思的住宅里举行了……”。

愚蠢的谎言;代表会议是在所谓的法兰西区的托登楠大院路附近一家“蓝柱”小酒馆里举行的。

代表会议的成员也说得不对;有争论的地方也不是章程中的一段,而是章程的绪论部分中的一段。这一段是这样写的:“工人阶级的经济解放是一切政治运动都应该作为手段服从于它的伟大目标。”第一个地方性的巴黎(蒲鲁东主义者的)委员会,在自己的法文译本里把它歪曲成这样:

“……是一切政治运动都应该让位于它的伟大目标”。[370]

日内瓦代表大会[371]的文件在通过法国国境时被波拿巴的警察没收了,只是由于英国外交部出面干预,这些文件最后才物归原主,就在文件被没收的那段时间里,巴黎的旧译文又在日内瓦被匆忙地重新印了出来,因而无政府主义者后来能够据此断言,仿佛日内瓦代表大会就是那样决定的。总委员会受同一次日内瓦代表大会的委托于1871年出版了英文、法文和德文标准本章程[372],这样就最后戳穿了这种招摇撞骗的行为(当然,这是使无政府主义者大大扫兴的)。现在在我面前就放着马克思把日内瓦代表大会通过的改动记在上面的那份章程,这些改动只限于章程的条文本身,完全没有涉及绪论部分。

其次,说伦敦代表会议决定把

“汝拉的无政府主义运动置于日内瓦委员会的号令之下”,

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就在这里,我对作者的意图的正直性产生了一些怀疑。他究竟是会认字还是不会认字。如果说他会认字,那末他在代表会议的决议里只能够读到:(1)撤销汝拉委员会(擅自使用)的罗曼语区委员会这一名称,并把这一名称授给原先的日内瓦委员会;(2)号召汝拉方面妥善解决他们同日内瓦方面的争端;(3)如果这点不能做到,那末他们应当建立他们自己的联合会,定名为“汝拉联合会”。[373]因此,代表会议所作的,只不过是完全让日内瓦方面和汝拉方面都在他们自己自治范围内行事。

总而言之,这位作者不论真正是或者假装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在一切方面都听信可怜的被诽谤的无政府主义者羔羊的话。对于这些老爷们认为不必要谈的事情,我们这位如此权威的作者根本一无所知,所以他对构成整个争端的内幕方面的东西也一无所知。在巴枯宁创建的公开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背后,隐藏着一个秘密的同盟,它的目的是要把整个国际的领导权弄到无政府主义者手里。[374]这个秘密的同盟广泛地分布在汝拉,分布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总委员会最先是从西班牙获得这件事的证据,后来又从日内瓦得到了与这一反对欧洲工人运动的无辜的阴谋有关的章程和大批其他文件。就是根据这些文件,海牙代表大会在1872年才做出决定,把巴枯宁和吉约姆开除出国际。[375]为了驳斥目前又在冒头的、无政府主义者对这件事情和其他许多事情的始末的捏造,可以读一读根据海牙代表大会的决定出版的小册子:“社会主义民主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1873年伦敦、汉堡版;科柯斯基的德文译本:“一个反对国际的阴谋”1874年不伦瑞克、白拉克出版社版[376]。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1892年11月15日于伦敦

载于1892年11月19日“柏林人民论坛”报第47号附刊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柏林人民论坛”报,并根据草稿校对过

注释:

[368]恩格斯写这篇给“柏林人民论坛”报编辑部的声明,是由于该报发表了一组题为“汝拉联合会和米哈伊尔·巴枯宁”的文章。这组文章几乎全以巴枯宁派的材料为根据,凭空捏造在瑞士的第一国际组织的历史,为巴枯宁派、尤其是为无政府主义的汝拉联合会的分裂主义破坏活动辩护,汝拉联合会是1870年4月4—6日绍德封代表大会上巴枯宁派在瑞士罗曼语区国际各支部中引起分裂以后组成的。这组文章采用了对总委员会、对马克思和他的战友们、尤其是对约翰·菲力浦·贝克尔的许多诽谤性的杜撰。1892年11月12日发表的第十篇文章对历史事实歪曲得特别厉害。恩格斯决定不等所有文章刊完,就予以驳斥。恩格斯把声明寄给柏林的倍倍尔,让他转交给“柏林人民论坛”编辑部,并在1892年11月15日写给倍倍尔的信里请他关心这件事,以便使声明能在该报下一号上刊登出来,因为不能“容许这种谎言再瞎扯下去”。

恩格斯的声明发表在1892年11月19日的“柏林人民论坛”报上,而1892年12月24日,该报除了刊载第十三篇文章外,还刊出了这组文章的作者瑞士社会主义者路易·艾里提埃的答复。艾里提埃在他对声明的答复里,以及在1892年12月25日专门写给恩格斯的信里大放厥词,企图驳倒对他歪曲第一国际历史所作的谴责。恩格斯在1893年1月20日写复信给艾里提埃,揭穿他支吾其词、企图推卸歪曲事实和偏袒巴枯宁派地阐述事实的责任,使对方知道,第一国际的历史是不容许捏造的。——第405页。

[369]第一国际伦敦代表会议——见注109。——第405页。

[370]恩格斯把国际工人协会临时章程(1864年)和共同章程(1871年)的绪论部分对这一重要原理的表述(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15页和第17卷第475页)同1866年出版的右派蒲鲁东主义者托伦的章程法文译本对这一原理的歪曲的表述加以对比。——第406页。

[371]第一国际日内瓦代表大会——见注97。——第406页。

[372]指1871年公布的“国际工人协会的共同章程和组织条例”(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7卷第475—492页)。——第406页。

[373]恩格斯叙述伦敦代表会议关于瑞士罗曼语区的分裂的决议(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7卷第462—465页)的大意。——第407页。

[374]社会主义民主同盟是巴枯宁在1868年在日内瓦创建的组织。同盟的盟员宣布阶级平等和取消国家为自己的纲领。他们否认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的必要性。同盟的这种小资产阶级无政府主义的纲领得到了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工业不发达的地区的支持。1869年,同盟向总委员会申请加入国际。总委员会同意在解散同盟这个独立组织的条件下接受同盟支部。实际上,同盟盟员参加国际以后,仍在国际工人协会内部保持了自己的秘密组织,并以巴枯宁为首进行了反对总委员会的斗争。在巴黎公社被镇压以后,同盟反对国际的斗争更加激烈,那时巴枯宁及其拥护者特别激烈地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加强在民主集中制原则上建立的工人阶级独立政党的思想。1872年9月第一国际海牙代表大会以绝大多数票通过了将同盟领导人巴枯宁和吉约姆开除出国际的决定。——第407页。

[375]见注134。——第407页。

[376]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的著作“社会主义民主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8卷第365—515页)原是用法文出版的;恩格斯直接参加了德文译本“一个反对国际的阴谋”(《Ein  Complot  gegen  die  Internationale  Arbeiter-Association》)的校订工作。——第40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