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3年6月底弗·恩格斯对英国“每日纪事报”记者的谈话[536]

1893年6月底弗·恩格斯对英国“每日纪事报”记者的谈话[536]

 

1893年6月底弗·恩格斯对英国“每日纪事报”记者的谈话[536]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我在瑞琴特公园路恩格斯先生的寓所访问了他,自然碰上他由于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的结果而喜气洋洋。

他回答我的问题说:“我们争得了10个席位。第一次投票给了我们24席,在第二次投票时,我们的85位候选人有20位当选。我们得到了16个新的席位,失去了6个席位,这样,我们净得10个席位。柏林选出的6个人中有5个是我们的。”

“你们一共得到了多少选票?”

“这我们只有到帝国国会开会的时候才能知道;那时候会知道准确的数字,不过现在也可以说,我们得到的选票在200万张以上。1890年,我们得到了1427000票。请不要忘记,这些选票纯粹是给社会党人的。除了人民党[537]——这是激进共和主义的政党——中的一小部分人以外,所有的政党都联合起来同我们竞选。我们提出了391个候选人,并且拒绝同任何别的政党取得协议。如果我们愿意这样做,我们还可以再得二三十个席位,但是我们坚决拒绝无论什么样的妥协,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立场才这样有力。我们的任何一个议员,除了我们党的纲领以外,都没有义务要支持任何政党或任何措施。”

“可是,你们的这200万张选票不是本来应当给你们更多的席位吗?”

“是的,这里一切都归罪于不良的议席分配办法。在刚成立帝国国会的时候,原定各选区一样大小,每10万居民将选出议员1名;但是,划定选区时的缺点,以及居民的增长和迁徙,使得现在各选区的选民人数很不相同。这对我们非常不利。就以柏林的候选人李卜克内西为例吧。他在选区里得到51000票,而这选区的居民却有50万左右。”

“为什么你们失掉了6个席位呢?”

“失掉这些席位,各有各的特殊情况。不来梅,我们在1890年就认为不过是侥幸。在卢卑克,我刚从倍倍尔那里知道,是因为许多工人离开了,如果选举是在冬天举行,我们会保住这个席位的。其次,不应忘记,商业危机对我们的影响要比对你们的影响更厉害,我们不得不同企业主的激烈的敌对行为作斗争。虽然投票是秘密的,但有人将这种秘密化为乌有了。我们这里投票不像你们英国那样要在选票上划记号;而是每一个选民把他带来的选票投进票箱。此外,商业危机和1892年的霍乱流行,迫使许多工人接受了国家津贴,而这要剥夺他们的选举权整整一年。”

恩格斯先生接着说:“但是,我对我们的失败比对我们的胜利更引为骄傲。在德勒斯顿(农村选区),我们得到的票数比所有其他党派都投票赞成的那个候选人一共只少100票,而参加投票的人数总共是32000人。在奥滕曾,我们的候选人在总共27000票中所得的票数只比他的对手少500票,而他的对手也是得到所有其他的党派支持的。在斯图加特,我们的候选人得到13315票,比那个当选的候选人一共只少128票。在卢卑克,投票人数是19000人,我们所差的只有154票。而且,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所有这些选票都是拥护社会党人而反对所有其他党派的同盟的。”

“请您谈谈,你们的政治纲领是怎样的?”

“我们的纲领差不多同英国社会民主联盟[538]的纲领完全一样,但是我们的政策却完全不一样。”

“也许,你们的政策近似费边社的政策?”

“绝对不是,”恩格斯先生激烈地回答,“我认为费边社[539]不过是自由党的一个分支。它希望只用这个党所提出的那些手段来达到社会的革新。我们与所有现存的政党相对立并准备同它们作斗争。英国社会民主联盟只是一个小宗派,而且作为一个小宗派在行动着。这是一个闭塞的组织。它不懂应该怎样领导整个工人运动并把运动引向社会主义。它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正统教义。例如,它固执地要求约翰·白恩士在各码头罢工时举起红旗,然而,这一行动会毁掉整个运动,不但不会把码头工人吸引到我们这边来,反而会把他们重新推到资本家怀抱里去。我们不做这种事。但是,我们的纲领是纯粹社会主义的。我们的第一个要求是:一切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归社会公有。诚然,我们接受任何政府给我们提供的一切,但只是把它作为分期偿付的债款,我们对此并不感谢。我们永远投票反对预算、反对任何军事拨款或扩充兵员。在那些第二次投票时没有我们候选人的选区,我们的选民得到了指示,只支持那些答应一定投票反对关于军队的法案、反对任何增加捐税和任何限制人民权利的法案的候选人。”

“这次选举对德国的政治形势将发生什么影响呢?”

“关于军队的法案将被通过。[540]反对派已彻底瓦解。事实上,目前唯一实在的和团结的反对派就是我们了。民族自由党归附了保守派。自由思想党分裂成两部分,而在选举之后,它差不多什么也没有剩下了。天主教党和一些小党派害怕再一次解散帝国国会,为了避免解散帝国国会,它们准备作任何让步。”

“照您看来,这次选举将怎样影响整个欧洲的政治形势呢?”

“如果关于军队的法案通过了,那末法国和俄国显然也将在这方面采取步骤。法国现在就已经把所有男性国民,甚至生理上不宜服役的人,都赶到军队里去了,不过它无疑将着手改善它那作为作战机器的军队。俄国将会碰到补充军官的困难。当然,奥地利和德国将一致行动。”

“那末,您认为欧洲的和平的可能性很小吗?”

“任何一桩微不足道的事件当然都可能导致武装冲突,不过,我并不认为这些国家的统治者想要战争。新式速射武器的准确性和远射程以及无烟火药的运用,标志着军事上发生了这样的变革,以致谁也不能说,在这些新条件下,正确的战术应该是什么样的。这将冒灭顶的危险。而行将在战场上相遇的军队,也将是如此庞大,以致同未来的战争比较起来,过去的一切战争都形同儿戏。”

“照您看来,社会民主党将对欧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毫无疑问,我们将为和平而斗争。我们始终抗议兼并亚尔萨斯—洛林,在色当战役之后,马克思和我写了‘国际’的宣言,我们在宣言中指出,德国人民没有理由同法兰西共和国发生争端,我们要求光荣条件下的和平,并且预言了后来确实发生了的事情,就是:这一兼并会把法国抛进俄国的怀抱并对欧洲的和平造成经常的威胁。[541]我们的党在帝国国会里向来要求,让亚尔萨斯—洛林的居民有可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或者重新并入法国,或者留在德国,或者并入瑞士,或者成为独立的国家。”

“那末,您认为成立‘欧洲联邦’的时间不远了吗?”

“当然。一切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走,因为我们的思想正在全欧洲传播。你看(他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我们的罗马尼亚的新杂志[注:“现代人”。——编者注]。在保加利亚我们也有这样的杂志[注:“社会民主党人”。——编者注]。全世界的工人都在迅速地学习联合的艺术。”

“您可以给我一些说明德国社会主义增长的数字吗?”

恩格斯先生拿出一份精心编制的图表,上面标示出自从目前这样的帝国国会成立以后,在每次选举中每个党派所得的票数。

他说:“1877年,我们得到50万票;1881年,由于残酷的反社会党人法,我们只得到30万票;1884年,我们得到55万票;1890年,我们得到1427000票。在这一次选举中,我们得到200万票以上。”

“您怎样解释这一异常迅速的增长呢?”

“主要是经济原因。1860年以后,在我们德国,正如1760年和1810年之间在你们英国一样,发生了同样巨大的工业革命及与之俱来的一切不良现象。你们的工业家对这一点知道得很清楚。其次,目前的商业危机对我们这个年轻的工业国家的影响,比对你们那个年老的工业国家的影响更糟。因此,在我们这里,对工人的压制也就更厉害。当我说‘工人’的时候,我是指所有各阶级的劳动者。受大商行排挤的小商人、营业所职员、手工业者、城市工人和农业工人都开始感觉到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压迫。我们向他们提供同这种恶势力作斗争的科学方法,既然他们大家都会阅读和独立思考,他们就非常迅速地作出必要的结论并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的组织是完美无瑕的,它使我们的敌人感到钦佩而又绝望。它之所以成为完美无瑕的,那是由于俾斯麦的反社会党人法,这个反社会党人法很像你们的对付爱尔兰的惩治法。此外,我们的军事素养和纪律也有巨大的作用。在汉堡,我们的竞选宣言和文件在一刻钟内就送到所有24万选民的手里。去年,这个城市的当局甚至请求我们帮助他们散发防治霍乱的宣传品。”

“那末,您希望很快看到您那么想看见的执政的社会党政府吗?”

“为什么不想呢?如果我们的党今后也以正常的速度发展,我们在1900年和1910年之间将拥有多数。到那时,您就用不着怀疑,我们无论是在思想方面还是在能实现这些思想的人材方面,都不会有所欠缺。而你们到那个时候,恐怕将有那么一个政府,在那里悉尼·维伯先生直到头发花白还在打算感染自由党。我们不相信能感染资产阶级政党。我们在感染人民。”

载于1893年7月1日“每日纪事报”

原文是英文

俄文译自“每日纪事报”俄译文第一次发表

注释:

[536]恩格斯就6月举行的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和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的成功,对英国“每日纪事报”记者发表了谈话。谈话除发表在上述英国报纸外,还以删节的形式发表在1893年7月15日“社会主义者报”第148号,全文发表在1893年7月16日“社会评论”杂志第14期。载于“每日纪事报”的谈话,标题是:“德国选举。恩格斯先生的谈话”;“社会主义者报”的标题是:“弗·恩格斯和德国选举”;“社会评论”的标题是:“同弗·恩格斯交谈关于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的结果”。——第631页。

[537]指自由思想人民党,该党于1893年5月由于德国自由思想党分裂而组成。后者由于党内在对军事法草案的评价上有分歧,于1893年5月6日帝国国会被解散的当日发生分裂。该党议会党团中,以李凯尔特和巴尔特为首的一部分支持政府,组成一个叫自由思想同盟的党;议会党团中以李希特尔为首的另一部分,反对增加军费开支并反映了该党激进分子的情绪,把自己称为自由思想人民党。——第631页。

[538]关于社会民主联盟,见注104。——第633页。

[539]关于费边社,见注495。——第633页。

[540]1893年5月被否决的军事法草案,稍经修改后,又由政府提交帝国国会批准,并于1893年7月15日为新的帝国国会所通过。

新的军事法使政府能够增加军事拨款并且使政府不再是要隔七年(如1874年、1880年、1887年的七年期限法),而是只要隔五年就可以增加军事预算;因此世称“五年期限法”。——第633页。

[541]恩格斯指“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关于普法战争的第二篇宣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7卷第285—294页)。宣言是马克思写的,但是其中包括有恩格斯的材料,这些材料驳斥了普鲁士容克和德国资产阶级对亚尔萨斯—洛林的贪求,以及为此提出的军事战略上的论据。——第634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