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3月3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3月3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3月3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曼彻斯特

1855年3月3日于[伦敦]索荷区第恩街28号

亲爱的弗雷德里克:

星期二你会收到我一封详细的信。今天只写这几行说明我不写信的原因。

(1)穆希[注:埃德加尔·马克思。——编者注]患了很重的胃炎,直到现在还没有治好(这是最糟的)。

(2)婴儿[注:爱琳娜·马克思。——编者注]一天比一天弱;闹得全家不得安宁,只好在几天前换了奶妈。

(3)我的妻子产期情况极好,但是右手食指得了所谓脓性指头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病,但是痛得非常厉害,使人很烦躁。昨天动了手术。

(4)我起先是得了该死的眼病,现在差不多已经好了;后来又是讨厌的咳嗽,只得吃几瓶药,甚至还在床上躺了几天。

你看,整个家变成了诊疗所,直到现在还有一部分仍然如此。

我一定给你弄到赫尔岑的那篇拙劣的东西以及昨天的《人民报》,在这份报上你可以看到琼斯和赫尔岑一起开会的情况。[430]琼斯来时,我是把他赶出门外,还是采取“外交手段”?

医生说,我已经两年没有离开索荷广场了,必须换换环境。因此,我很想在妻子再去特利尔以前,到曼彻斯特去看看。如果因为老头[注:恩格斯的父亲老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编者注]就要来了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住在你那里不方便,我可以在曼彻斯特租一个房间。无论如何,我要离开这里哪怕是一个短时间,——当然,要等这里一切恢复正常之后——因为身体不适使我的脑子也发木了。

尼古拉之死你怎么看?《泰晤士报》暗示说,他部分是因为“他最凶恶的敌人”帕麦斯顿当上了英国首相而吓死的[431],这也有点道理。

祝你健康,请勿相忘。

完全属于你的  卡·马·

好几个月没有听到克路斯的消息了。

注释:

[430]指1855年3月3日的《人民报》,报上登载了国际群众大会上一些人的演说,也登载了琼斯和赫尔岑的演说。这次群众大会是宪章派首领们为纪念1848年二月革命于1855年2月27日在圣马丁堂召开的。赫尔岑用法文作的演说,报上刊登的是英译文。——第435页。

[431]指1855年3月3日《泰晤士报》的社论。——第435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