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5月16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5月16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5年5月16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曼彻斯特

1855年5月16日于[伦敦]索荷区第恩街28号

亲爱的恩格斯:

我的妻子十分痛苦,全家仍然心情很坏。从我们离开曼彻斯特[435]以来,这里的天气一直很糟。

德朗克这个小笨蛋要等你把他的“橡胶套鞋”寄来,才把布鲁诺·鲍威尔的书给你寄去。“彼得曼的书”因为不小心同其他东西包在一起了。我本要寄还给你,但是想同布鲁诺·鲍威尔的书一起寄。你看怎么办。如果你把套鞋寄还这个笨蛋,是不是把我忘在那里的德克尔的书一起寄来。[436]

我已经写信到布勒斯劳[注:弗罗茨拉夫。——编者注]去了。还没有回音。你写信详细告诉我:有多少印张,是分册出版(有几分册),还是装成一册,你有什么要求等等。[409]

克路斯终于又寄来了几份《论坛报》,还写了几行字,说他打算写文章。

附上:(1)《星期日时报》上关于《索荷的蝎子》的文章;(2)《人民报》的剪报,从中你可以了解到琼斯先生同西蒂区改革派的奇怪的谈判,以及“他怎样被欺骗”(这些家伙显然希望工人民众作为哑角,站在他们门前的大街上,展示并证明他们的运动深入人心)。[437]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向鲁普斯[注:威廉·沃尔弗。——编者注]问好。

你的  卡·马·

《政治评论集》现在变成了一大本书。塔克尔先生在序言中指名感谢我,在目前外侨管理法案可能恢复的情况下,这样介绍并不很妙。

注释:

[409]讲的是恩格斯想写一本批判泛斯拉夫主义思潮的小册子的意图。从马克思1855年5月16日给恩格斯的信中可以看出,1855年春,马克思曾在德国接洽出版这本书。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些计划没有实现。——第416、443页。

[435]马克思和夫人于1855年4月18日至5月6日左右在曼彻斯特。——第443页。

[436]看来是指布鲁诺·鲍威尔一些反映了泛斯拉夫主义思想的书(《俄国和德国人》、《俄国和英国》等等),以及下列的书:

《尤斯图斯·佩尔特斯地理研究所地理学方面新的重要研究通报》1855年哥达版(《Mittheilungen  aus  Justus  Perthes’geographischer  Anstalt  über  wichtige  neue

Erforschungen  auf  dem  Gesammt-gebiete  der  Geographie》.Gotha,1855),由奥·彼得曼编辑出版;

卡·德克尔《从现代作战观点来看小型战争。或:论小型战争中所有三个兵种的运用和使用》1822年柏林和波兹南版(C.Decker.《Der  kleine  Krieg,im  Geiste  der  neueren  

Kriegführung.Oder:Abhand-lung  über  die  Verwendung  und  den  Gebrauch  aller

drei  Waffen  im  kleinen  Kriege》.Berlin  und  Posen,1822)。——第443页。

[437]马克思指的是1855年5月12日《人民报》第158号的社论;在社论中琼斯谈到所谓行政改革协会的代表同宪章派首领的谈判以及这些代表的阴谋。这个协会由商业金融资产阶级的自由派领袖(西蒂区“实业界”)发起,于1855年5月成立,它指望依靠群众大会对议会施加压力,使自己有更大的可能获得英国贵族所把持的那些国家职位。协会的代表企图在同贵族寡头的斗争中利用宪章派,并且通过宪章派利用广大工人群众,他们的企图未能实现。协会宣传只要求在国家管理方面作一些温和的改革,这种宣传失败后,协会就不再存在了。马克思在一系列文章里,特别是在《资产阶级反对派和宪章派》(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1卷第252—255页)一文中,揭露了西蒂区改革派的真正目的。——第444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