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致格·叶·季诺维也夫(7月5日以前)

84 致格·叶·季诺维也夫(7月5日以前)

    致格·叶·季诺维也夫

  (7月5日以前)  
  
  亲爱的朋友:文章收到了,我已看完,现在就给布哈林寄去。  
  
  在评论托洛茨基的文章中,提到《共产党人》杂志内部各种不同意见的地方,现在当然应该删去。但是谈到齐赫泽党团[123]的地方,该不该全部删去呢?要知道,齐赫泽党团正是政治形势的症结所在,而且这种局面还会持续很久!  
  
  大家都特别感谢您送的樱桃!  
  
  我既没有法文新书,也没有任何其他文字的新书,因此,在这一点上,无论您怎么兜圈子,也是推脱不了的。  
  
  “书名”:拉谢奈著《帝国国会的一批社会党人与宣战》(1915年巴黎《人道报》出版,1.5法郎)。我请格里沙寄。  
  
  现寄上拉狄克的信。我给他写信[注:见本卷第77号文献。——编者注]说,格里姆应当写封信给中央委员会。我们不应强求。考茨基一伙的转变是败类的转变,是想用左的词句诱使工人们脱离革命。这很明显。  
  
  我已给叶·费·发了电报,叫她到这里来,还写了信。不给她职务,但当然应该同她和解,其实我们早就在“和解”了。如果您骑自行车到这里来,那就再好不过了。经过许普夫海姆,完全不成问题(下坡路骑20分钟就到弗吕利!!)。请把您的(或邻居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就可以把叶·费·到达这里的时间打电话告诉您。我们的电话号码是111(马林塔尔饭店)。  
  
  早上8点半打电话最方便。如果您不把您的电话号码寄来,我就给您发电报(某日来),表示请您来与叶·费·会面。  
  
  向大家问好!  
  
  您的 尼·列·  
  
  从泽伦堡发往黑尔滕斯泰恩(瑞士)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9卷第86—87页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