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致卡·伯·拉狄克(2月3日)

385 致卡·伯·拉狄克(2月3日)

  致卡·伯·拉狄克  
  
  (2月3日)  
  
  亲爱的拉狄克:斯佩克塔托尔的小册子[注:见本卷第383号文献。——编者注]写得太荒唐了,开头我甚至怀疑是否值得理睬它。可是,这个卑劣的阴谋家妄图以最卑鄙最愚蠢的方式利用我们的分歧,因而我认为,——特别是由于他点了我的名,并且只点了我的名,——回敬他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义务。我将尽一切努力使回敬他的文章不单单用俄文发表。  
  
  至于我们那份反对保卫祖国的决议草案(为瑞士写的)[547],我忘记告诉您一点:我的草案(我的提纲的前几条)满足了您的要求,也就是说,当时我把共同的观点表达出来了。为什么不可以将它作为共同草案的基础呢?  
  
  致最崇高的敬礼!  
  
  乌里扬诺夫  
  
  附言:我收到了美国寄来的新出版的《国际主义者周报》[548]第1期。他们在宣言中声明他们与“欧洲的左派”团结一致。出版者是《先驱》杂志的潘涅库克。该给您寄什么——英文原文,还是俄文译文?  
  
  从苏黎世发往达沃斯(瑞士)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9卷第382—383页

    【注释】
  [547]指《瑞士社会民主党对战争态度的提纲》。——540。  
  
  [548]《国际主义者周报》(《The Internationalist》)是美国左翼社会党人的报纸,1917年初由美国社会主义宣传同盟在波士顿出版。——5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