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立场

矛盾的立场

矛盾的立场

(1917年6月13日〔26日〕)

今天报纸上刊载了代表大会谴责我们党的决议,毫无疑问,一切觉悟的工人和士兵都会拿它同11日宣读的、今天在《真理报》发表的我们党向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提出的声明[108]作一个对比。

代表大会的决议暴露了代表大会领袖们立场的矛盾,我们的声明则特别清楚地揭露了这种矛盾。

代表大会的决议的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说的:“整个革命民主派——工人、士兵和农民——的团结一致,是俄国革命成功的基础,也是它的力量的基 础。”在这里如果把“团结一致”理解为反对反革命的团结一致,那么这一点当然无可争议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一部分“工人、士兵和农民”通过他们的领袖去同 反革命联合和团结,那又怎么办呢?正是这部分“民主派”实际上已经不是“革命的”了,这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们认为,某一部分“工人、士兵和农民”去同反革命“团结”是可能的,是可以想象的,这一点想必会使民粹主义者(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大为恼火。

谁企图用这种恼怒来抵消我们的论据和掩盖事情的实质,那我们只须引用同一决议的第3点来回答他们:“……有产阶级中反革命阶层的反抗正在增长。”这是实 事求是的见解!如果不是说“有产阶级”(因为富裕的那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也包括在“有产阶级”之内)而是说资产阶级或资本家和地主,那就完全正确了。

毫无疑义,资产阶级的反抗正在增长。

但是要知道,正是资产阶级掌握了临时政府中的多数,而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领袖们却同这个多数团结在一起,不但在一般政治上,而且在组织上,即在一个机构内,在一个内阁中团结在一起!

这就是苏维埃的领袖们立场矛盾的关键所在,这就是他们的全部政策摇摆不定的主要根源。他们通过政府同资产阶级结成联盟,他们在政府中受占多数的资产阶级部长的支配,但同时他们又不得不承认“有产阶级中反革命阶层的反抗正在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革命无产阶级的政党显然只能“有条件地”承认同声名狼藉的“革命”(口头上的,而不是实际上的)民主派“团结一致”。他们同反革命作斗争,我们就同他们团结一致;他们同反革命团结在一起,我们就不同他们团结一致。

实际生活正是把反革命资产阶级的“反抗正在增长”这个问题提到日程上来了。泛泛地谈论“革命民主派团结一致或行动协调一致”来回避这个主要的根本的问题,掩盖一部分革命民主派同反革命团结一致或行动协调一致的事实,都是不合逻辑的、不明智的。

由此可见,代表大会的决议中指责我们“秘密”准备游行示威,说群众性的行动和游行示威必须事先通知苏维埃或得到它的同意才能举行,所有这些论点在原则上 都是站不住脚的。这些论点没有任何意义。正如我们向全俄代表大会提出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无产阶级政党决不承认这些论点。因为任何游行示威,只要它是和平 的,都不过是一种鼓动,禁止鼓动或强求鼓动的一致是行不通的。

从正式手续来说,决议显得更软弱无力。要下禁令或者发命令,就 必须执掌国家政权。苏维埃现在的领袖先生们,你们执政吧,——我们赞成,虽然你们是我们的政敌——这样你们才有权下禁令或者发命令。现在你们还没有执掌全 国政权,还容忍10个资产阶级部长来支配你们,你们因软弱和不果断而不能自拔。

用“明显表现出来的意志”之类的空话来搪塞是 不行的,意志如果是国家的意志,就应该表现为政权机关所制定的法律,否则,“意志”一词不过是放空炮而已。先生们,只要你们考虑到法律,你们就不能不想到 自由共和国的宪法是不会禁止任何政党、任何团体的和平游行示威和任何群众性的行动的。

矛盾的立场使革命观念,同反革命作斗争的观念,国家(宪法)观念,一般法律观念变得非常离奇古怪。在对我党的粗野的辱骂声消失以后,就什么也没有留下,一点也没有留下!

把我们举行游行示威的倡议粗野地辱骂一顿之后,又决定游行示威……一星期以后举行。

载于1917年6月14日(27日)《真理报》第81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38—340页

【参考文献】

本文关键词: 政权 局面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