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致阿·亚·雅库波娃(10月26日) 

27.致阿·亚·雅库波娃(10月26日) 

[注:这是信的一部分的异文。——俄文版编者注]

就在您给朋友的信中,我也清楚地看到两种倾 向:一种倾向是完全合理地强调需要进行经济斗争,也应当善于利用工人的合法团体,必须“对工人的日常迫切需要作出种种反应”等等。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和正确 的。如果您以为革命者“对合法团体持否定态度”,他们对合法团体“深恶痛绝”,他们“背向社会”等等,那是误解。革命者也承认必须进行经济斗争,对日常的 迫切需要也必须作出反应,还必须善于学会利用合法团体。革命者不仅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没有主张背向社会,而是相反,强调社会民主党必须站在社会运动的 前列并在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下,把所有民主主义分子联合起来。然而,必须注意的是,使合法团体和纯经济的组织不要把工人运动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和革命 的政治斗争分开,相反,要尽量紧密地把它们联结在一起。而在您的信中,也有这样的另一种(有害的,根据我的看法是极端反动的)倾向,即把工人运动同社会民 主主义运动和革命的政治斗争分开的倾向,——把政治任务撇在一边,用“立法斗争”的概念代替“政治斗争”的概念等等。[注:关于这一点,见本卷第26号文 献(第60页附注)。——编者注]

如何划清健康的、有益的倾向与有害的倾向之间的界限呢?局限于口头上的争论是不行的,这一 点,对您这样一位已经尝到过“国外会议”滋味的人,我认为是用不着解释的。在通信中和讨论会上反正早已对问题展开争论,害怕在报刊上分析探讨,岂不可笑 吗?为什么在会议上争论和写信是可以的,而在刊物上澄清争论的问题却是一种“最恶劣的行径,只能〈???〉使仇者快”呢?这一点我不懂。只有在报刊上进行 论战,才能准确地划清我所说的那条界限,因为个别人在这方面往往难免要走极端。当然,在报刊上进行斗争,会招致新的埋怨,引来不少打击,但我们可不是那种 害怕打击的脆弱的人!希望不受打击的斗争,希望没有斗争的分歧,那是幼稚天真的想法;如果斗争是公开进行的话,那么,它要比国外和俄国国内的“古巴廖夫作 风”[97]强一百倍,我再说一遍,它将快一百倍地促成巩固的统一。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3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57—58页

【注释】

[97]“古巴廖夫作风”一词来自俄国19世纪作家伊·谢·屠格涅夫的小说《烟》中的人物古巴廖夫,此人不学无术,夸夸其谈。古巴廖夫作风就是不解决实际问题的空谈作风。——62。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