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对日本,菩萨心肠还是霹雳手段?

戴旭:对日本,菩萨心肠还是霹雳手段?

戴旭:对日本,菩萨心肠还是霹雳手段?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美对日战略分析

作者注:这是2005年为纪念二战结束六十周年写的一篇老文。应编辑建议,于2012年5月做“与时俱进”的简单更新。

本年本月,正值日本战犯石原莞尔的儿子石原慎太郎叫嚣“购买”钓鱼岛,而中国周边如菲律宾等蕞尔小国也在黄岩岛上和中国“对峙”,并且强行命名中国岛屿和海域,朝鲜武装人员在中国海域抓捕中国渔民。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撰文说,“大国不能轻视和欺负小国,小国也不能肆意侵犯和挑衅大国”。这两句话具有巨大而神奇的“历史意义”,世界上除中国外,怕是谁都听不懂。自1840年至今的170多年来,中国的确做到了“不能轻视和欺负小国”,但却没有避免“小国”“肆意侵犯和挑衅大国”。先是英国这个只有中国一个省大的欧洲小国,接着是一大群欧洲小国,把中国瓜分得体无完肤;再接着是“小日本”,几乎要了中国老命。历史转了一大圈,不仅日本这个地理上的小国依然对中国嚣张无状,连更小的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也敢抢劫中国岛礁,澳大利亚竟公然在白皮书中鼓吹和中国打一仗。在近代两百年的世界历史上,如此窝囊的大国,除中国外找不到第二个。在21世纪的世界上,被小国“肆意侵犯和挑衅”的大国,依然只有中国一家。为什么自然界恃强凌弱的基本规律,到了中国身上就要反过来?其实,规律并没有“反”,倒是中国人自己的思维“反”了——它近代以来一直和正常的人类思维不一样。它始终没有弄明白“大”和“强”根本不是对等的关系,更不明白体态和心态的关系——肥大的外表和强悍的内心根本不是一回事。它很矛盾,很纠结,一会认为别国欺负自己是因为自己不够大,所以喊一阵子努力、振兴等一类口号;一会又认为自己在迅速“崛起”,别人是因为害怕自己,所以才找自己麻烦。于是,在动物世界里根本不存在,在美国、俄罗斯、英法德等几乎世界一切别的大国身上都不会发生的以小欺大的事(法国、德国也打过俄罗斯,日本也打过美国,但都被俄美一次性战胜了),在中国身上没完没了地发生着……

在此“时代背景”下,我发现七年前的这篇老文基本没有可以修改的地方。日本和中国都在循着一百多年前的思路,处理着彼此的关系;其他各国也摸着中国逆来顺受的脾气,知道中国人会以“克制就是自信”(前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语)掩耳盗铃,所以群起而攻之。在这一波领土、领海纠纷之前,在贸易领域,世界已经对中国“发起暴徒般的攻击”(美国学者言)。所谓学者、精英如老僧入定麻木不仁,舆论时见南宋义利王霸之争,书生振振有词,和议不绝如缕,一切最终都归不了了之——因为没有摸过枪的他们,很难明白“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不会得到”的道理。其实,这一道理在北宋以金钱换和平、南宋以和谈图偏安的时代,已经被惨不忍睹的历史证明过很多遍了。

没有历史的广度无以鉴现世,没有哲学的高度难以瞻未来。掷杯于地,不知中国之百年龟缩战略思维何时能有长进;拍案长叹,借问老大民族之邋遢懦弱形象怎得冰雪一新?挥三尺之剑,难断心头之结!

“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本是一句中国古语,用来警喻为人处世要刚柔并济,才有奇效。有意思的是,从政治和战略的视角放大一下,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苏、美三大国对日本的国策大略。不同的是,有的是用前一句,有的用后一句,有的则两句兼用。用法不同,其当时产生的效果和此后的长期效应也完全不同。

日本是世界历史上唯一同时向中、美、苏三个大国开战的国家。三国各自实力、民族性格和思维方式不同,应对日本的战略各异,因此也导致日本针对三大国的不同战略态度。这种样式、性质完全“不同”的战略互动,不仅直接影响了二战亚洲战场的态势和进程,还影响了三大国各自对日本胜利的内容和形式,甚至波及今日乃至今后日本与三国的关系。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