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需要我我不能走”

“北京需要我我不能走”

在生活中常能见到的废品回收人员的背后也有许多故事,艰辛的、奋斗的、温暖的、成功的,甚至浪漫的、不可思议的。高树义就是这样一位在北京干了19年废品回收工作的山东人,他说,是首都北京的包容、大气鼓励了和自己一样寻找梦想的人。

用实际行动感动居民

高树义1993年从老家山东省鱼台县来到北京。刚到北京,他只能靠打短工维持生活。马上就到春节,可他连回家的路费都没凑够。这时,他所在的门头沟城子兴民社区的干部找上门来,给他送来100块钱和一桶油,让他好好过个春节。来的干部还跟他聊天,问他是否愿意在社区找点儿事做,比如收收废品、扫扫街道。他一听,忙说乐意,就这样,他开始了现在的工作。 

一开始,他并不被社区居民接受。有一次,一位大姐听见他吆喝,忙拿出一纸箱瓶瓶罐罐开院门出来,他看见有几个瓶子从纸箱里掉在院子里,本能地想帮她捡过来,那位大姐却拽上院门,没让他进去。高树义心里有点别扭,后来慢慢想明白了,你初来乍到一个新地方,人家不了解你,防范是很自然的。 

高树义决定用实际行动改变人们的看法。 

看见前边一名男子掏兜时将10元钱落在地上,他快步上前捡起,喊住了他,把钱递过来;扫大街的时候,他曾经发现有人丢东西,例如钥匙、挂链之类,他都尽量找到失主…… 

慢慢地,居民的态度变了,开始时见到他面带微笑了,有时还会打招呼,再后来有的人家院门敞开了,让他进院收废品了,有的居民还说:“进屋来吧,外边怪冷的。” 

兴民社区属于平房多的老社区。一次,一户居民的下水管道堵了,弄得满街臭烘烘的。居民到居委会反映,高树义听见了二话不说,自己立马赶过去查看,他刨开地面,再用勺一勺一勺把刺鼻的污泥掏干净,换上新管道,填上土,把周围清理好,自己却弄得满身污泥,居民特不落忍,一个劲儿地夸他。

难忘妻儿团圆的春节

高树义推着车在街道上收废品,经常让居民叫住:“小高,今儿个我炖了一大锅羊蝎子,晚上过来。”到了冬天,邻居大妈看到他手冻得又红又肿,就连夜为他赶做了一双棉手套。高树义说,手套不仅暖着手,更暖着心。 

高树义永远也忘不了,有一年春节,他收完废品,从外边回到住处,居委会干部忽然迎出来说:“小高,你看谁来了?”他进屋一看,老婆、孩子正坐在屋里。妻子脸上堆满了笑容,儿子跑上前抱着他亲热地叫着“爸爸,爸爸”。高树义惊呆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社区干部瞒着他,写信、出路费把他妻儿从老家接了来。 

紧跟着,几位干部又从自家每人拿来两三个菜,还有饺子,摆了满满一桌子。高树义媳妇感动得一个劲儿地抹眼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也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几位干部陪着他们一家,吃了这顿团圆饭,让他们一家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那情景,直到现在,还温暖着他们的心。

在社区入党实现价值

2003年,“非典”袭击京城,高树义主动要求参加社区打药、消毒、清扫工作;还担任了一位“非典”康复人员的监控工作,常常是昼夜不能休息。 

其间,父亲给高树义打来电话,要他赶紧回家,还没等他解释,他女儿接过了电话说:“爸爸,我都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好想好想你呀!”听了亲人的话,高树义的眼睛湿润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忍住泪水告诉亲人:“北京需要我,我不能走!” 

2006年9月25日,高树义难忘的日子,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一名外来的打工人员在社区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在北京这些年,从当初的人生地不熟到成为这里的一员,高树义在这个城市找到了自己的位置。19年,他年年往老家寄钱,比在老家干活的收入要多上一倍,靠着这些钱,他供儿子考上大学、女儿大学毕业。 

高树义说,正是首都北京的包容、大气,才接纳、鼓励着和自己一样寻找梦想的人,他愿和所有来京打工的朋友们一道,为首都的建设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