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曼:中国经济最大挑战

海尔曼:中国经济最大挑战

塞巴斯蒂安·海尔曼是德国特里尔大学东亚和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问题专家,日前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中国有计划、有预见地对城市化进程加以组织和规划,这样的政策很少见。美国和欧洲经济存在体制性的、结构性的问题,从教育水平、产业政策和技术力量看,中国经济有更大潜力。

城市化成就明显

《参考消息》:您认为这十年来,中国取得的最重要的成就是什么?

海尔曼:我觉得,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例如高铁项目、高速公路、乡村之间的公路等等,取得的成就最明显。同时,虽然不显眼,但中国在技术方面、制造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德国不少企业都意识到中国在机器制造、电子产品等方面进步很快。这是潜力巨大又往往被外国低估的领域。重工业、建筑机械、纺织机械、汽车零部件等,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围绕大飞机制造这一产业链出现了很多水平提高很快的供应商。

《参考消息》:中国过去十年来哪些变化给您印象最为深刻?

海尔曼:大规模的城市化令人印象深刻,中国有计划、有预见地对城市化进程加以组织和规划。这样的政策很少见,这在印度、墨西哥和巴西等发展中国家是看不到的,这些国家的城市化比较混乱。中国遍布城乡的公路网规划和建设也取得很大成绩。

《参考消息》:在内政、外交上有哪些重大决策给您留下深刻印象?

海尔曼:最令我吃惊和印象深刻的是,社会保障、社会福利政策,例如取消农业税、农村公路建设、社会医疗保险等。大规模、广泛、系统性地推行农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等,令人瞩目,不同寻常,在其他国家很少看到。农村社会保障体系虽不完善,但正在发挥作用。

发展模式独具特色

《参考消息》:近十余年来,世界经济危机一直没有远离,而中国经济却始终保持了平稳较快增长,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怎么评价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

海尔曼:中国在经济发展模式、经济发展方法上,有自己的明显特色,政府主导经济,进行中长期规划,这在其他国家不多见。其他国家最近一二十年不重视政府的监管和调控,很少用这种形式的规划,产业政策在美国等国家也不被接受。目前中国经济保持较高增长,出口表现良好。但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一模式的可持续性还有待观察。

《参考消息》:您认为中国经济的前景如何?

海尔曼:首先,我对欧债危机前景不乐观。美国经济和欧洲经济存在体制性的、结构性的问题。尽管国际经济对中国影响很大,但从教育水平、产业政策和技术力量看,中国经济有很大潜力,我比较乐观。但同时也存在隐形的问题。在财政金融领域,地方银行、地方政府赤字、房地产问题,带来的后果还不清楚。

在市场功能发挥得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包括在西方国家,政府调控能力很重要。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政府手中拥有更多的调控手段和杠杆,包括产业政策、医疗体制、公共服务。此外,中央政府拥有很强大的财政力量。

两大工具有待利用

《参考消息》:中国经济经过长阶段高速增长,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但现在外界比较关注中国经济目前放缓的问题。对此您怎么看?增长模式怎么转变?

海尔曼:中国决策层有意识降低了GDP增速。中国搞好经济有很大潜力,中国服务业还不够发达,城市化还需要推进,保障房建设有很大潜力。中国政府还有两大工具没利用:一是金融界自由化(放开金融领域)。二是提高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体系,提高低收入阶层,尤其是农民的收入水平。中国正在朝这方面努力。尤其在农村地区,在城市低收入阶层,给他们社会保障非常重要,减轻他们的负担,释放他们的消费潜力。房地产存在很大问题,应该大力推广保障性住房建设,减轻普通人群因高房价带来的生存压力。这些都有助于扩大内需,不应该像2008年那样再推出类似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内需是最大的挑战。中国国内市场广大,潜力也最大。

现阶段,中国银行系统在推动扩大内需消费上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不对银行体系进行改革,不充分释放广大中小企业的潜力和活力,我怀疑中国经济朝扩大内需转型可能不会取得成功。改变国有银行垄断局面,应该成立一些新的、民间的中小银行,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面临的大问题。

必须完善制约机制

《参考消息》:这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开放度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也带来了很多复杂的社会问题。对此您怎么看?

海尔曼:我个人认为,政府可信性危机是最大的问题。网络时代由于透明度较低,人们对政府、对政府政策的怀疑越来越厉害,对消息持怀疑态度。互联网、微博、社交网站等新媒体影响很大,上面各种信息、意见互动,真假混杂。

新媒体时代,政府和传统媒体都要适应应对。在西方国家,推特、脸谱等新媒体作用同样越来越大,但中间还是有传统媒体,透明度和可靠性较高,批评力量比较强,可以引导和改变来自底层的讨论。在涉及谣言、丑闻等事件时,人们最终还是相信传统媒体的报道。传统媒体在可信度方面,在对社会问题的深入讨论方面,不可替代,可以有效引导公众舆论。但是,传统媒体受到限制比较多,很多敏感问题不能公开报道和讨论,这给新媒体传播谣言提供了很大空间。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最需要改进的地方。让传统媒体能够获得更多的报道自主权,这样才能发挥传统媒体的优势,而不是靠限制新媒体的发展来保证传统媒体的地位。

《参考消息》:中共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海尔曼:透明度、可信性和合法性是中共面临的最大挑战。我觉得这是中国政府应该严肃对待的问题。政府最终要适应这一变化,必须提高政府的透明度,必须改变与民众的沟通和交流方式,必须改变政府的执政方式。在出现危机或问题时,必须有问责制,有人承担责任或者向公众解释,努力消除民众的不信任。

为此,中国需要独立的监督机构、独立的司法机构,打击腐败。在香港和新加坡有经验可供借鉴。在新加坡,立法、法律内容是由政府、由执政党主导出台的。但在执法阶段,新加坡有独立的司法机构,打击腐败行贿受贿比较得力。总之,中共要保持执政党地位,必须完善制约机制(制度性出路),光靠自己限制自己不可能解决合法性问题,要突破自己监督自己的观念,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