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调控要有战略定力

宏观调控要有战略定力

摘要:去年以来,面对经济增速不断下滑,中央理性评估形势,认为中国经济已告别高速增长进入了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同时反复强调,调结构、促改革比片面追求高增长率重要,因此,只会进行微刺激,而不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这一做法基本上稳定了市场各方预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为明年宏观调控定调。总体上看,是在突出微观政策灵活而有针对性的同时,仍然要保证宏观政策的稳定性与连续性。

去年以来,面对经济增速不断下滑,中央理性评估形势,认为中国经济已告别高速增长进入了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同时反复强调,调结构、促改革比片面追求高增长率重要,因此,只会进行微刺激,而不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这一做法基本上稳定了市场各方预期。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呼吁中央出台强刺激政策的声音越来越高,宏观政策重回老套路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这里所谓的“老套路”,基本工具有两个:一是放松货币政策,二是以政策有意扶持房地产市场,且二者互为因果。即放松货币政策的结果往往是大量的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推动房价不断高企;而政府出台最具效果的扶持房地产政策,也是放松房地产金融。这两招过去曾经在刺激经济增长方面屡试不爽,但由此带来的后果也很严重。

根据英国最新一期《金融时报》所提供的数据,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为抵消危机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自2008年年底以来,中国货币供应量从7万亿美元扩大至20万亿美元,增量比其他所有国家新增货币的总和还要多。目前,中国流通中的货币,已经超过经济规模远比我们大的美国。“中国货币供应增加已经引发了长达5年的信贷狂欢,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所有大型新兴经济体所经历的最大规模的信贷狂欢。”在这场狂欢中,第一个飙升的资产类别是房地产,在截至2012年的十年里,中国土地价格上涨了5倍,房地产价格上涨了6倍。当政府为控制疯涨的房价出台限制购买二套房这样的政策时,资金又开始流入形形色色的非银行机构所提供的复杂投资产品,这些非银行机构组成了中国庞大而非正式的“影子银行”。这些“影子银行”的存在,在中国经济未来前行道路上埋下了触发风险的“地雷”。

目前,宏观经济下行趋势未得到根本性遏止,于是,有人又寄希望于能放松货币政策,寄希望于刺激房地产。

由于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如果没有结构上的根本性调整,单纯的货币政策已无法维持其效果。决策者都希望,政策放水所带来的流动性,能够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高科技创新型经济。但由于在目前的经济结构中,一方面,实体经济利润相对于其他经济部门尤其是房地产部门,不断走低,创新型与创业型产业也未形成气候。而另一方面,利率却已经市场化,决定了流动性只会往利润高的地方走。所以,放松货币政策的结果,不但解决不了实体经济融资难,反而只会助长经济泡沫化。

但下一轮资产泡沫化有可能还不在房地产部门。尽管过去试图抑制房地产发展的政策已经取消,且货币政策已有所放宽,但由于人口结构变化以及单位投资收益率也在走低,房地产市场需求与投资增速也都在下降。也就是说,房地产市场也可能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能够承接大量的流动性。于是,在政府又在警惕影子银行风险的情况下,资金流向出口就可能是股市。仅仅三个月前,中国股市还处于蛰伏状态,但三个月就大幅飙升30%,并开始呈现出疯狂交易的迹象。而刚刚披露的12月份经济先行指标,却并没有明显改善迹象。这更加表明,不久前银行放松银根带来的流动性,已大量进入股市,而未进入实体经济。因此,也可以预期,如果货币政策再放松,可能会刺激股市进一步上涨,但对宏观经济增长及结构改善,作用仍然不大。

所以,一定要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宏观调控上保持战略定力,尤其不要轻易放松货币政策。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稳增长上无所作为。相比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有两大特点:一是投向可控,二是不增加市场上整体流动性。当前,我们基础设施改善的余地仍然很大,新兴产业仍然需要政策性扶持,民生改善的要求也很迫切,还有农村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任重道远,这正是财政政策可以大作为的方向。因此,在维持货币政策稳定的前提下,可以让积极的财政政策更有力度。这样做的结果,既改善了经济结构,又改善了民生,这才是科学与合意的宏观调控。卢周来(经济学者)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