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世界经济怎么了

当前的世界经济怎么了

摘要:2014年下半年,世界经济突然给出了令许多人颇感意外的数据。首先是油价暴跌,国际原油价格6月份的时候还是100多美元一桶,到了年底却已经掉到了每桶50多美元,跌去了一半。其次是卢布暴跌,上半年,卢布还徘徊在30到35卢布兑1美元,到了冬天,却跌到了50多卢布兑1美元,12月中旬甚至还跌破过80卢布兑1美元。再次是美国经济增速创下11年新高,2014年3季度美国GDP增速达到了5%。看着这些数字,人们不禁要问,当前的世界经济怎么了?中国会怎样?

2014年下半年,世界经济突然给出了令许多人颇感意外的数据。首先是油价暴跌,国际原油价格6月份的时候还是100多美元一桶,到了年底却已经掉到了每桶50多美元,跌去了一半。其次是卢布暴跌,上半年,卢布还徘徊在30到35卢布兑1美元,到了冬天,却跌到了50多卢布兑1美元,12月中旬甚至还跌破过80卢布兑1美元。再次是美国经济增速创下11年新高,2014年3季度美国GDP增速达到了5%。看着这些数字,人们不禁要问,当前的世界经济怎么了?中国会怎样?

关于原油暴跌

阴谋论者认为,油价暴跌是美国一手策划的。他们认为,为了惩罚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所作所为,美国联合多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除了公布的那些措施之外,还打压石油价格。因为只要把原油的价格压下来了,俄罗斯的经济就会崩溃,俄罗斯就会退让。于是,美国故意压低石油价格。另一类阴谋论者认为,油价暴跌是沙特们的诡计。因为对于常规石油生产者来说,最大的对手是页岩油的生产者,而页岩油的生产成本大约六七十美元一桶。因此为了把页岩油赶出市场,以沙特为首的石油生产商故意压低石油价格。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恐怕要复杂得多。第一,考虑世界经济的问题,必须先看大势。国际油价的涨跌和世界经济的大趋势是紧密相关的。第二,考虑世界经济问题,应该坚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世界经济决定世界政治。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全面一些。第三,当然也不能忘记世界政治对世界经济是有反作用的。认识世界经济的变化,不考虑世界政治的变化不行。

冷战结束后世界经济的大趋势无疑是经济全球化的大发展,表现为资本、技术、管理等资源的全球配置和扩散,导致了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崛起。只是这个结果在2008年以前因牙买加体系的缺陷而被名义货币估值等假象所掩盖和约束。但是,被掩盖和约束,并不意味着名义向真实回归的力量不存在。而且,当这个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因制度缺陷而产生的假象对真实的掩盖必然会被冲破。“回归”从台下上到了台面。只是这个过程颇为痛苦。无论是美国的“次贷危机”,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还是2010—2012年的“欧债危机”,都是“回归”过程中带来的破坏,是经济现实对制度缺陷的报复。为了减少各种危机的损失,世界各国纷纷出手试图稳定局势,这包括了中国的“四万亿”,美国的QE,日本的“安倍经济学”,“欧债危机”的救援等等措施。但我们必须清楚的是:第一,这些都只是缓解痛苦之策,是带着三分毒的药;第二,名义财富向真实财富回归是一个必然趋势,偏离得越远,回归时的痛苦会越大;第三,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崛起是世界和平、经济全球化的成果,只要基础条件不变,这些发展中国家还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以快于世界平均水平的速度发展。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油价在各种力量的作用下经历了1999年到2008年的持续上涨,是顺势的。但是,如果没有牙买加体系的制度缺陷,能涨成那样吗?在一定意义上,这种顺势推高是对包括高速增长国家在内的石油消费大国们征收石油特别税。不仅是石油,其他大宗商品在这阶段都大涨特涨,抑制的就是高速增长大国的发展。这不,沙特的大臣最近说,实际上他们原油的生产成本是几个美元。也就是说,他只要卖个十几二十美元的,就大赚了。当然世界原油生产的平均成本不可能只有几个美元一桶,但就算要十多个美元一桶,这个顺势也还是顺势推得太高了,100多美元一桶啊!当然,这影响不了世界经济的大势。只是为积蓄“回归”的能量多尽了一分力量而已。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虽然在世界经济因再平衡开始而导致危机,油价出现了2008年底至2009年初的暴跌,但是各国狂吃了一通“金融止痛片”后,油价也就顺势重新走高。但是,真的应该走得那么高吗?当然不应该,但也可以理解为这只是再一次为“回归”积蓄力量。因为,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在世界和平、经济科技进步迅速的当代,一个商品的高额利润是不可能长期保持的,尤其这个利润率已经高到了百分之几百。替代品一定早就跃跃欲试了。当“四万亿”结束了,QE结束了,“欧债危机”结束了,“回归”的力量一定会追问石油的高额利润是否真的是即期需求和供给平衡的必然。更何况,经过十多年的准备,替代品当然要出来瓜分超高利润了。如果不是页岩油,也一定会有其他替代品;不是2014年,也逃不过2015年、2016年的。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