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球经济治理贡献中国智慧

为全球经济治理贡献中国智慧

核心提示:在G20平台上,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等新兴经济体,首次和发达国家一起坐上了全球经济治理的“主桌”。诚如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孙振宇所言,“G20机制的建立,标志着发达国家单独左右全球经济治理的时代已经结束,全球经济治理进入多元时代。”

作为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中国将主办G20峰会,这是继2014年APEC峰会之后中国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又一重要机遇。如何设置G20峰会议题?如何引导和推动G20合作进程?6月12日,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与全球治理论坛”上,2016年中国G20峰会议题设置等问题引发学者热议。

东道国对议题设置作用重大

日前在德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成果寥寥,这个主导全球经济治理数十载的“富国俱乐部”无可奈何走向式微。近年来,G20已取而代之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

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产生的G20峰会机制,是应对国际危机的产物,也反映了全球经济力量转移与新兴经济体崛起的世界政治经济新格局。在G20平台上,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等新兴经济体,首次和发达国家一起坐上了全球经济治理的“主桌”。诚如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孙振宇所言,“G20机制的建立,标志着发达国家单独左右全球经济治理的时代已经结束,全球经济治理进入多元时代。”

2016年,G20峰会主办权首次花落中国。随着实力的快速提升,中国将更加积极有为地参与国际事务,致力于推动完善国际治理体系,积极推动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将更多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孙振宇表示,2016年中国举办G20峰会就是中国践行这一承诺的良机。G20峰会机制非常特殊,不设常设秘书处和工作人员,由东道国设立临时秘书处协调工作和组织会议,东道国会对峰会议题设置和导向发挥重大作用。

“可以通过G20平台,使中国当前提出的一些国际经济合作新倡议得到国际社会更广泛的支持。”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向记者表示。

国际合作加强基础设施投融资

除了“推动全球经济稳定、平衡与可持续增长”这样的“规定动作”之外,G20峰会的主办国往往还会有一些议题设置的“自选动作”。王勇建议,2016年中国G20峰会的议题设置应避免“圣诞树效应”,要突出重点。

与会学者普遍认为,2016年中国G20峰会应倡导国际合作加强基础设施投融资。在2014年的G20布里斯班峰会上,全球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议题就备受关注。布里斯班峰会公报指出,“解决全球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不足问题,对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和提高生产力至关重要。”

孙振宇表示,目前无论是在非洲、中东、南亚还是拉美,甚至在北美,基础设施投资都面临巨大缺口。如果没有各国政府和国际金融机构的大力倡导和支持,短期难有成效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很难上马。“2016年中国G20峰会应鼓励国际金融机构和区域性金融机构共同合作,为基础设施项目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服务。”

中国正在通过多种途径为全球基础设施投资作贡献。财政部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副主任周强武透露,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章程谈判已于5月底在新加坡圆满收官。他强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与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机构形成合力、互补优势,共同为缓解亚洲基础设施融资瓶颈,促进亚洲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推动后2015年发展议程的落实

“为了配合联合国后千年发展目标,中国G20峰会可以提供一个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领导人进行沟通的重要平台。”孙振宇表示,与其他的金融、经济议题相比,发展议题更是关系发展中国家长远利益的议题,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关心的议题,也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长期进行政治博弈的重要议题。

2000年9月,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就消除贫困、饥饿、疾病、文盲、环境恶化和对妇女的歧视,商定了一套有时限的目标和指标,而2015年正是完成所有目标的时间。“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到位的资金与承诺的资金之间存在巨大缺口。”孙振宇说,发达国家曾承诺,每年要拿出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7%来援助发展中国家,但实际上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只有瑞典、挪威、卢森堡等极少数国家兑现了这一承诺。

孙振宇呼吁中国G20峰会加强与联合国的合作,支持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在发展领域中发挥重要作用,增强国际金融机构推动发展和促进减贫的功能,推动发达国家履行国际义务,尽快实施对最不发达国家给予免关税、免配额的待遇,同时在粮食安全等领域加大投入,为解决南北发展失衡加剧的难题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