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帽山六壮士

老帽山六壮士

摘要:当民兵们在山下找到他们的时候,见到的是6具血肉模糊的躯体。大家把他们就近安葬在老帽山下,让他们长眠在这块用生命护卫的土地上。

大家好!我叫李文博,来自房山区十渡镇政府。我宣讲的题目是《老帽山六壮士》。

大家都听过“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吧,在我们房山十渡,还有个“老帽山六壮士”呢。遗憾的是啊,这“六壮士”没有一个人留下名字。他们到底叫什么,家在哪儿,谁也不知道。

老帽山就在房山十渡风景区里边,是十渡村和马安村之间一座陡峭的山峰。因为山顶看起来像老人的帽子,所以被人们叫做老帽山。

在十渡镇十渡村,有位已经90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齐德富爷爷,他当年曾亲眼目睹了老帽山那场壮烈的战役。

那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看望了齐爷爷。90岁的齐爷爷眼不花,背不驼,虽然是满头白发,但看上去非常精神。齐爷爷18岁就担任了十渡村的“青年抗日救国会”主任,抗战积极勇敢,19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我提起七十多年前,老帽山的那场战役,老人依然激动不已,在齐爷爷的讲述中,我眼前浮现出多年前的战争场景……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日烈火,熊熊燃起。在房山、涞水、门头沟等地建立起的平西抗日根据地,是晋察冀根据地的最前沿,是插入日本帝国主义华北统治地区的尖刀。被日本侵略者视为眼中钉,不惜重兵一次次地进行扫荡。

1943年4月的一天早晨,房山南窖据点的300多名日伪军,带着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经过霞云岭向十渡进犯,企图袭击房涞涿联合县党政军机构。

接到情报后,当时的联合县县长郝绍尧立即组织县政府人员和老百姓,撤到西边的山沟里。为了给党政军机构和人民群众的安全转移争取更多的时间,八路军冀中十分区27团派出了20名战士,埋伏在老帽山的一个山头上阻击敌人。这座山头在山谷旁边,居高临下,可以俯视十渡河滩。

战士们刚隐蔽好,日伪军挑着膏药旗就来了,眼瞅着越来越近,进入了射程,战士们一起开火,突如其来的射击,打得日伪军是晕头转向,还以为遇到了八路军的大部队了呢,有的往前蹿,有的向后逃,横七竖八地丢下了几具尸体,慌忙后撤。

过了一会儿,日伪军从枪声中发现,这阻击的八路军人数并不多呀,就组织火力,用机枪掩护,再次扑向山口。八路军凭借着有利的地形,打得日伪军又一次败退。

日伪军恼羞成怒,他们仗着人多和武器装备的优势,重新集中起火力,向八路军的阵地发起进攻。日伪军冲上山坡,被八路军打下去,再次往上冲,又被打下去。日伪军实在冲不上去,气急败坏地就用机枪向山崖上疯狂地扫射,战斗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

就在八路军战士完成了预定的阻击任务,准备撤离的时候,突然,背后响起了枪声,几名战士应声倒下。原来,日伪军在汉奸的带领下,顺着小路从后山抄了上来。八路军战士腹背受敌,发起了突围。20名战士跟敌人拼到最后,只剩下6名。

面对凶残的日伪军,战士们没有退缩,继续奋战,在日伪军的夹击下,被逼到了老帽山顶。子弹和手榴弹打光了,战士们就举起大石头往下砸。

前面是步步逼近的日伪军,背后是陡峭的悬崖。6名战士互相看了看,“就是死也不当鬼子的俘虏!”战士们一步步退到了悬崖边上。就在日伪军扑上来的时候,他们抱着枪纵身跳下了悬崖……

当民兵们在山下找到他们的时候,见到的是6具血肉模糊的躯体。大家把他们就近安葬在老帽山下,让他们长眠在这块用生命护卫的土地上。

讲到这,齐爷爷眼圈红了,当年日伪军扫荡,他和哥哥带领着村里老百姓往山上转移,就在老帽山对面的蝙蝠山上。我们的八路军战士,在装备、弹药都不足的情况下,依然顽强抵抗的情景,齐爷爷说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1984年2月26日,共青团房山县委和十渡乡党委、政府,在老帽山上建立了“老帽山六壮士纪念碑亭”,以表达人们对这6位无名烈士的怀念之情。碑文写到:“1943年春,我八路军六壮士在老帽山阻击战中,与日寇英勇搏斗,弹尽后宁死不屈,跳崖就义。特建此碑,以志纪念。”

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这六壮士叫什么,家在哪儿。但我知道:他们是母亲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是日本鬼子让他们再也见不到亲人、永远回不了家;他们是共产党八路军,是人民的英雄、民族的脊梁。

如今,在我们房山区平西烈士陵园,还安葬着抗日战争时期光荣牺牲的700多名无名烈士。他们到底叫什么,无从考证,家住何方,也无法得知。所以墓碑上没有留下任何名字,只是统一的刻着两个红色的大字:忠魂!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丹华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