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为何有恃无恐一意孤行?

安倍为何有恃无恐一意孤行?

核心提示:不仅“新安保法案”,去年9月安倍推动制定《特定秘密保护法》,也遭到民众强烈反对,但同样置若罔闻。而这些,都是安倍欲“夺回强大日本”的重要步骤。这对世界特别是亚太地区意味着什么,值得国际社会思考和关注。

日本众参两院围绕由《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及《国际和平支持法案》构成的“新安保法案”即10+1法案,在进行了总计200多小时的审议后,当地时间19日凌晨经参议院全体会议表决正式获得通过,使“法案”成为“法律”;使《日本国宪法》第九条形同虚设;使战后日本坚持了70年的“专守防卫”政策被正式放弃。

在日本各界反对“新安保法案”的声浪中,在相关的评论中,我们均可以读到一个词:“强行通过”。实际上,“新安保法案”在国会“强行通过”,和日前安倍“无投票当选”自民党总裁,有着内在关联。

在日本,问鼎相位一般需要“三根支柱”支撑:民众、政党、美国。简言之,民众选政党,政党选领袖,美国选伙伴。这是我们观察日本政治的重要视角。

日本民众选择哪个政党?战后初期,民众曾寄希望于社会党。社会党成立于1945年11月2日,是日本战后最早成立的政党。1947年根据新宪法举行的首次大选,社会党成为国会第一大党,该党领袖片山哲因此出任首相。1955年11月15日,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组成了由首相鸠山一郎任总裁的自由民主党(简称“自民党”)。此后,自民党作为“保守势力”执政长达38年,而日本社会党则作为“革新势力”与之长期抗衡,形成日本政坛“保革对峙”的“55年体制”。

1986年1月,社会党代表大会通过了《1986年宣言》,确定了放弃“科学社会主义”路线、走社会民主主义道路的方针。1990年,社会党第55届全国代表大会从党纲中删除了“和平民主地实现社会主义”的内容。1993年6月7日,社会党发表了《对政权的挑战——93年宣言》,提出,“与保守自由阶层共同携手,以创造性地发展宪法为基础,建立联合政权”。但是,在当年大选中,社会党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众议院议席从139席锐减至77席。1996年1月19日,社会党在第64届大会上将“日本社会党”更名为“社会民主党”(简称“社民党”),之后每况愈下,目前在众议院占2席,在参议院占3席,成为最小的政党之一。曾与自民党长期抗衡的最大在野党社会党,早已一蹶不振。

目前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成立于1998年4月27日, 由四个从自民党分裂出的反对党合并而成,其政策主张在内部尚未达成统一。例如,前党首小泽一郎主张天皇参拜靖国神社;前党首前原诚司主张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和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关系,这些主张有的甚至比自民党还右倾保守,谈不上和自民党形成“保革对峙”。民主党的执政能力也令日本民众倍感失望。除了自民党,民众实在别无选择。也正因为此,安倍才敢于无视民意。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