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雪梅:严防“城市病”加剧蔓延

姜雪梅:严防“城市病”加剧蔓延

核心提示:高房价已经是实体经济的硬伤。新区不能被高房价牵着鼻子走,不能继续让住宅包围中心城区,应布局多中心集聚的模式,促进产城融合,推动城市化健康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以“撤县设区”为代表的行政区划调整也较为频繁。无论是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经验,还是我国一、二线城市的迅速发展,都表明中国正在进入大都市引领经济前行的时代。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地方政府积极实施“撤县设区”政策实现行政区划体制转型,扩大城市规模建立都市圈经济或特大城市或中等城市,试图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比如,今年7月,上海市崇明县撤县设区,天津市蓟县也转身为蓟州区,全部实现城区化管理,融入了泛上海大都市圈、京津冀一体化建设体系之中。重庆市已连续三年调整行政区划,璧山县、铜梁县、潼南县、荣昌县和开县撤县设区,补齐重庆大都市板块,构建都市圈概念。遵义市遵义县撤县设区,将建设承载200万以上人口的中等城市,发展黔北城市群。

“撤县设区”对促进中心城市和区域发展、提高城市化水平和城市治理能力起到积极作用,也有利于城乡统筹和公共服务均等化。“撤县设区”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达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撤县设区”不仅能解决城市发展空间问题,也满足广域行政需求,促进中央、地方政府的扁平化行政管理,促进行政改革,减轻财政负担。

但是,“撤县设区”也容易造成虚假城市化、体制摩擦、治理难度增加等问题。过去,地方政府热衷于卖地,土地城市化先于人口城市化,人口城市化先于制度城市化。城市空间扩张有两种形态,即水平蔓延和立体多中心集聚。过去,单一住宅部门围绕市中心向外摊大饼式的水平蔓延,产生睡城甚至空城,公共服务水平滞后,加重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

新一轮的“撤县设区”应回避土地财政的诱惑,优化城市空间结构,以发展实体经济为主导,以提质增效为导向,以转变政府职能为抓手,以提高城市治理能力为支撑。高房价已经是实体经济的硬伤。新区不能被高房价牵着鼻子走,不能继续让住宅包围中心城区,应布局多中心集聚的模式,促进产城融合,推动城市化健康发展。不然,“撤县设区”将成为加重城市病的催化剂,降低城市功能乃至城市竞争力。

此外,“撤县设区”应重视特色文化积淀,避免大手笔的统一规划和城市同质化。在新区已有的功能核心区基础上,优化资源配置,培育壮大特色产业,建设多样化的城市副中心,在小范围内提升紧凑型的城市功能,推进以人为本的宜居宜业的城镇化,在大范围内实施城市区域强强联合,使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提升城市整体竞争力。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蔡畅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