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小时候

我们小时候

摘要:每当向孩子们讲起我们童年时的经历,孩子们总像听传奇故事,感到新奇和不解。就是那个时期缺吃少穿、艰苦无比的生活经历,才赋予我们勤俭朴素、随遇而安、淡泊名利的平静心态;才在我们羸弱的肌体内添加了不少钙质,以至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因为坎坷曲折而停下艰难探索的脚步,始终保持着虽然缓慢但却勇往直前昂扬向上的人生姿态。

记忆是细密的筛子,一些幸福的时光,顺利的经历往往会淡忘,而那些难熬的日子、坎坷的路境却凝固成了深埋心底、永难忘却的歌,不时地低吟浅唱。

我们小时候是在国家最困难的年代度过的,由于普遍缺乏营养和知识的滋补,我们那代人无论从身体发育还是知识结构,与其他年龄层次的人相比,有着明显的缺陷。

我们家兄弟多、年龄小,只有父母亲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分的粮食不够吃,一年要短半年粮。每到青黄不接的春季要掺些豆腐馇、发霉的红薯干和粗糠烂菜才能勉强裹腹,很少吃上荤腥。那时最盼望的就是过节,每到端午节、中秋节和春节,即使家里再穷,父母亲也要想方设法熬顿肉、买斤月饼、包上顿把两顿饺子。平时不年不节或着没有稀客光临谁要提吃肉,是要挨巴掌的,因此说“为了肉,挨顿揍”。我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肚肠里缺少油水,饿得快、馋得慌。冬天的晚上,我常跟着哥哥带着手电筒到茅屋檐下、搭在树叉上的红薯秧里捕麻雀,回家在火里烧一烧就吃,味道特别香。有年夏季,驻地部队医院的采购员不慎将一笼子鸡放飞,在村外的庄稼地里成了一群无主的“野鸡”,夜里还能听到大地里雄鸡的报晓声。有一天,我和三哥天不明就循声去逮鸡,在露水很重的包谷地里钻了半天时间,终于抓住了一只足有三四斤重的瘸腿芦花公鸡,身上被包谷叶子刮拉得尽是红血印子。回到家,母亲用青辣椒炒了一锅鸡肉,全家人像是过年似的,左邻右舍都跟着拉馋。

责任编辑:李天翼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