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军:保持战略定力 维护和平发展

马小军:保持战略定力 维护和平发展

摘要:面对此次美国政权轮替的局面,我们有理由相信中美关系不会受到颠覆性冲击。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外交重中之重,向好的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国际战略的压舱石,也是世界秩序的稳定器。

2017年,我国外交工作要在稳的前提下,努力化解国际局势中的不确定性因素,调整处理好大国关系,巩固周边环境向好发展势头,在经济社会发展、全球治理领域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带有中国经验、中国方案的优质公共产品。

国际形势不确定性增强,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转型提速

2016年,世界好像进入到一个不确定的历史时期,地缘政治各大板块的漂移、碰撞、挤压加剧。冷战结束后二十多年逐渐形成的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受到质疑和挑战。一直以来我们所熟悉的世界正面临风险。

大国竞争的战略方向发生位移。乌克兰危机催生克里米亚事件,长期高枕无忧的美国和欧洲,重新面对老战略对手俄罗斯的挑战;“伊斯兰国”以超乎世人预料的速度席卷大中东伊叙地区,使得本拟离开阿富汗、伊拉克战场的美国,不得不仓促应对一场全新的反恐战争。俄罗斯高效快速介入叙利亚战场,从根本上扭转了国际反恐战争局面,缓解了因乌克兰危机产生的战略困局,实现了俄美、俄欧关系的战略再平衡。最近,美俄领导人有关强化核军备的言论,给国际社会带来新的忧虑。

特朗普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为国际政治变化平添不确定因素,使中美关系、美俄关系和一系列美国外交关系面临重大战略调整,这无疑将牵动多组大国关系和国际关系联动。人们有可能看到,21世纪的中美俄大三角战略格局即将成型。若与40年前的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相比较,在这组主导21世纪全球政治—经济—安全战略平衡的战略三角关系中,中国快速和平发展,已稳居战略主动位置,为当今世界和平发展与繁荣提供最强大的正能量。

美国大选政治乱象、英国脱欧、意大利公投失败、欧盟遭受一系列经济危机、西方国家频遭恐怖袭击,为本国和所在地区带来严重不确定性,表明美国和西方体制出现了大问题。一些发达国家中反全球化思潮出现、民粹主义政治运动兴起。2017年欧洲的一系列选举可能继续上演“黑天鹅”事件,动摇欧洲的政治基础。曾几何时,在西方国家把“颜色革命”的祸水竭力引向西亚北非东欧国家时,谁会想到,如今这把火却烧到了自己身上,点燃了西方国家内部积蓄已久的民粹主义能量。西方自身似乎陷入了一场磅礴的“颜色革命”之中。

特朗普的当选和欧洲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标志着民粹主义政治的抬头。以本土政治、草根政治、排外驱移为标志的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正在改变西方国家的国内政治生态,给西方国家带来了前所未见的巨大压力,甚至成为国际社会需共同面对的巨大挑战。而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推出的一系列带有强烈孤立主义色彩的政策主张,表明美国不愿再独自承担全球安全责任,这让西方盟国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并进而可能引发国际格局转型。

与此同时,已成为西方国家“政治正确”观念体系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禁锢”趋于坍塌,西方自由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正经受挑战。在全球化进程中确立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也因国际秩序受到挑战面临困境。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