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让“扒皮神药”之风来得更猛些

不妨让“扒皮神药”之风来得更猛些

摘要:药品不像食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无法通过“人体检测仪”迅速获知。正因如此,药品中的风险和乱象比食品环境更为吊诡、隐蔽。非处方药靠媒体洗脑“封神”,处方药靠利益输送“修仙”,既然这些明晃晃的渠道容易为某些药品“急速镀金”,相关部门是不是就该考虑建立临床热销药品重新评估制度呢?

继治疗白内障“神药”莎普爱思滴眼液被曝光调查后,又一个“神药”匹多莫德被《问药师》创始人、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门诊主任、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药学硕士冀连梅“扒皮”。据她透露,这种进口药在国外医学临床试验尚处于小白鼠阶段,疗效尚不明确,但在我国,却摇身一变成了价格昂贵的“神药”,在各大医院儿科滥用,销售额预计达到40亿元。

“神药”的定价一般不菲,助推了看病贵的格局,这是“谋财”;“神药”的疗效一般被鼓吹得无比神奇,却很可能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期,这可以看做是“害命”。但是,在这些所谓“神药”的营销链上,基于信息不对称原理,患者及家属还是为求安慰,寻遍各渠道高价买断“神药”。

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故事刚刚让诸多白内障患者心灰意冷,匹多莫德头上的疑云又让千千万万的中国父母面临崩溃——花了大价钱,给生病的孩子买的进口药却“疗效不明”。据称,2016年3月,此药在巴基斯坦申请上市,该国监管部门听取了专家组意见,即:尽管此药在中国、韩国、俄罗斯等少数国家销售多年,但它没有被收录到任何一本标准的药理学教材之中,也没有被欧盟药品监管部门和美国药品监管部门批准售卖,药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仍需进一步评估,不推荐上市使用。

没被收录到任何药理学教材和批准售卖清单中的匹多莫德,却“在中国销售多年”,这事情的始末还须由专业的药品监管部门给出答案,但现在倒是有两点共识需要重申:第一,要尊重临床医务工作人员的质疑权。临床医务工作人员指名道姓地去挑战爆款儿科“神药”,这份勇气不比实名举报官员来得弱。可以想见的是,质疑一出,其背后的利益风险、行业压力等都可能对当事人造成麻烦。所以越是这个时候,医药领域的“证人保护机制”越当构筑起有效的防火墙,不仅要让更多“冀连梅们”敢于发声,还要有情理之中的容错机制。

第二,“扒皮神药”当成为一场制度性风暴,而不能总靠医务工作人员的道德自觉。莎普爱思也好、匹多莫德也罢,追根溯源下去,其实民间的各种反思并不鲜见。那么,监管制度究竟有没有及时“打捞”这些基层的声音?对临床用药的安全性反思,显然不能只靠揭穿“皇帝新衣”的孩子,建立药物阶段性评估制度,迫在眉睫。

药品不像食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无法通过“人体检测仪”迅速获知。正因如此,药品中的风险和乱象比食品环境更为吊诡、隐蔽。非处方药靠媒体洗脑“封神”,处方药靠利益输送“修仙”,既然这些明晃晃的渠道容易为某些药品“急速镀金”,相关部门是不是就该考虑建立临床热销药品重新评估制度呢?

眼下,不妨让“扒皮神药”之风来得更猛些吧,不能再让“高贵”的南郭先生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闷声发大财了。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