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可感、可知、可行

共产主义:可感、可知、可行

摘要: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制度、社会形态。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社会形态,指的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在该阶段,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阶级差别彻底消灭、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思想觉悟和道德品质。

一段时期以来,共产主义受到一些人的冷嘲热讽,共产主义“渺茫论”、“虚无缥缈论”等各种错误的观点纷至沓来。针对这些看似有理实则荒谬的认识,我们必须正本清源,以正视听。完整、准确地阐释共产主义内涵,有力反击各种错误观点,至少需要把握以下三个方面。

一、 共产主义是有“道理”的

实现共产主义是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建立在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理论,具有颠扑不破的真理力量。就连萨特这样的西方理论家都意识到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理论的“不可超越性”,当代法国著名哲学家德里达甚至说过,“没有马克思就没有未来”。

当然,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历史过程,我们不能犯“跨阶段”的错误。但是,我们也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甚至用“两个决不会”来取代、否定“两个必然”。我们要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坚定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信念,这不是“一厢情愿”,而是建立在科学的理性认知基础上的。恰恰相反,“共产主义渺茫论”才是某些人的“一厢情愿”,他们无视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正如主张“历史终结论”的论者那样。

在当代中国,坚持共产主义必胜的信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客观地说,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处在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和借鉴资本主义创造的有益文明成果的阶段,由此面临着诸多的“交往中的烦恼”:西方的月亮比中国圆、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长处来比较我国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不足等等。我们必须坚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坚决抵制否定和抛弃社会主义原则、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等各种主张;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要有这个战略定力。一句话,“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二、 共产主义是有“现实运动”的

一些人认为,共产主义作为理想、目标,的确很好,但由于共产主义的实现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我看不到,我的儿子看不到,我的儿子的儿子也看不到,所以便断言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还有人停留在“粗陋的共产主义”水平,认为共产主义就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好的难以置信,因此得出共产主义是“空想”、“乌托邦”的结论。

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制度、社会形态。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社会形态,指的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在该阶段,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阶级差别彻底消灭、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思想觉悟和道德品质。马克思甚至勾勒出共产主义社会制度的基本特征,比如社会成员共同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等。但是,社会制度不是共产主义丰富内涵的全部。共产主义“虚无缥缈论”、“遥不可及论”者常常剑走偏锋,仅仅从社会制度、社会形态的角度去理解共产主义,而不是也把共产主义当作“现实运动”来看待。共产主义不是“跑步”就能进入的,而是一个不断积累、不断发展的过程,呈现出连续性的运动过程,是一个共产主义因素、成分在社会主义过程中不断增长的过程。

当前,我们牢牢坚持并贯彻的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共同富裕目标等,都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因素,都是共产主义的成分。作为成分的共产主义,可以存在于社会主义现实中。怎么可以说,共产主义与当下的我们无关,是虚无缥缈的呢?共产主义因素的不断累积,最终会过渡到共产主义。怎么可以说,共产主义是遥不可及的呢?

从“现实运动”、现实性角度理解共产主义,关键在于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将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结合起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现在的努力以及将来多少代人的持续努力,都是朝着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大目标前进的。同时,必须认识到,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我们必须立足党在现阶段的奋斗目标脚踏实地推进我们的事业。”

三、共产主义是有“价值承诺”的

共产主义更是一种价值追求,是对人的解放的价值承诺。马克思恩格斯曾从人的发展、人的价值实现维度来描述共产主义社会。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描绘出他们心目中的未来社会:“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旧式分工是导致人们片面发展、甚至异化生存的根源。在共产主义社会中,每个人都可以摆脱旧式分工,不必局限于从事某种单一的工作,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发展需要在任何部门内自由发展。“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成为人的全面而又自由发展的形象写照。在《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构成了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原则,“自由人联合体”成为共产主义的典型表述。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恩格斯的表述最明确不过了:“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着眼点、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解放,是人的全面而又自由的发展。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就是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追求自身解放的过程,就是实现人的全面而又自由发展的过程。追求人的解放、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实现人的尊严、人的价值、人的个性,共产主义是如此“可亲可爱”,怎么会引起某些人的痛恨呢?

坚定共产主义关于人的解放、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价值追求,就是要坚守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早在1835年秋天,在中学毕业前夕,17岁的马克思写了一篇名为《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的作文,其中有段话是这样的:“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会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受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马克思表达了为人类服务的崇高理想。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选择的共产主义事业就是为人民谋解放、谋发展的事业。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作者:唐爱军 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