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信砚:完善新时代中国哲学方法论

汪信砚:完善新时代中国哲学方法论

摘要:只有坚持和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观点、方法,积极回应中国实践需要,聚焦中国问题,总结中国经验,提炼中国智慧,体现中国精神,新时代中国哲学才能形成具有鲜明民族性、原创性和时代性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被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由此也提出了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的要求。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首先应实现方法论上的高度自觉。

珍重和弘扬中国哲学优秀传统。中国哲学历史传统悠久,其中有许多珍贵品。近代以来,中国向何处去即中国走什么道路成为时代的中心问题,也成为中国哲学的中心问题,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成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恒久主题。正是通过对中国向何处去的求索,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成为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自觉探寻中国道路并成为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是中国哲学传统中最可珍贵的内容。

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必须珍重和弘扬中国哲学优秀传统,努力使其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哲学表达。在这方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我们树立了典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哲学基石之一,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概括既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开创和拓展实践经验的哲学总结,也是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哲学引领,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鲜明的哲学表达。

自觉遵循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范式。作为一种研究范式,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教条主义是根本对立的。各式各样教条主义的共同特点,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对于研究今天的中国和昨天的中国一概无兴趣,只把兴趣放在脱离实际的空洞的‘理论’研究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有目的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为解决中国问题而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找立场、观点、方法。这一研究范式是在与教条主义作斗争过程中形成和确立起来的。

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必须自觉遵循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范式。一方面,着力研究新时代的中国问题。马克思说过:“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新时代中国哲学所要抓住的“事物的根本”,就是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只有自觉服务于解决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新时代中国哲学才能真正掌握群众。另一方面,着力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思想体系。这需要在指导思想和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只有坚持和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观点、方法,积极回应中国实践需要,聚焦中国问题,总结中国经验,提炼中国智慧,体现中国精神,新时代中国哲学才能形成具有鲜明民族性、原创性和时代性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着力融通古今中西哲学智慧。在近现代中国哲学中,古今中西的关系问题集中表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马中西)的关系问题。20世纪以来,中国哲学家们提出的各种重建中国哲学的方案都或这样或那样地涉及这一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方案,既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地位,又主张承继从孔夫子到孙中山的珍贵文化遗产和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从而真正融会马中西三种哲学资源,成功重建现代中国哲学。

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必须着力融通古今中西哲学智慧,特别是融通马中西三种哲学资源。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即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内在地要求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传统文化、传统哲学和反映时代特征的各种域外哲学思想尤其是西方哲学智慧相结合。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必须自觉遵循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范式,也就是不仅要着力于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而且要着力于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智慧和当代世界重要哲学思想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只有融通古今中西哲学智慧,才能有效构建新时代中国哲学思想体系,才能实现新时代中国哲学强起来的目标。

(作者为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