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并成为引领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核心支撑

打造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并成为引领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核心支撑

摘要:阴和俊表示,目前怀柔国家科学中心已经有了相关规划:到2020年左右,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成效初步显现;到2030年,全面建成世界知名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到2050年,建成世界一流水平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不久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联合批复同意建设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以下简称怀柔国家科学中心),使其成为继上海张江、安徽合肥后批复的第三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而在日前召开的首届国际综合性科学中心研讨会上,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阴和俊明确表示,“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将成为代表我国最高科技水平的科学研究和人才聚集高地,成为引领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核心支撑。”

作为科技国家队,中科院早就在怀柔科学城的建设中提前布局、全面参与,成为建设怀柔国家科学中心的中坚力量、主要成员。那么,怀柔国家科学中心到底应该如何建设?有哪些特色?《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三步走的全面布局

“一张蓝图绘到底。”对于怀柔国家科学中心,其建设日程到底如何安排呢?

对此,阴和俊表示,目前怀柔国家科学中心已经有了相关规划:到2020年左右,北京怀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成效初步显现;到2030年,全面建成世界知名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到2050年,建成世界一流水平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中国科学报》记者还获悉,目前怀柔科学城的规划范围已调整至约100.9平方公里,将着力打造涵盖基础研究、科学教育和成果转化功能的空间载体。

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实验室常务副主任丁洪认为,从历史上看,二战之后,世界各国才开始有意识地建设科学城。“二战之后,科学越来越重要,大科学装置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集中建设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必要的。”

丁洪还表示,怀柔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主要强调三点:第一是“带着国家的战略”而进行;第二是以科学为主,“主要强调原始创新,而不是拿国外创新的科学知识来做技术的集成”;第三是强调综合性发展,“现代科学发展越来越强调综合和多学科交叉,因此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需要从多学科交叉研究的角度,使我国科学发展更上一层楼”。

大科学装置稳步推进

作为国家科学中心,大科学装置的建设自然不能少。

《中国科学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由中科院相关院所牵头,材料基因组、清洁能源材料测试诊断与研发等首批五大交叉研究平台已全部按计划顺利开工。此外,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两大科技基础设施也将于今年9月和12月开工。

此前,中科院和上海市合作建设上海张江科学城,也在当地布置了一些大科学装置。那么怀柔科学城的建设有哪些区别呢?

对此,中科院副院长、中科院院士王恩哥表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全国科创中心时,首先提到的就是北京和上海,这说明两个地区都非常重要,但两地的建设会有所不同。怀柔国家科学中心将重点布局物质科学、空间科学、地球科学等重大科学领域,而上海张江目前有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科学研究(上海)设施等大科学装置,“主要支持生命科学、人类健康、新能源等方面的研究”。

丁洪也强调了大科学装置对于国家科学中心建设的重要作用。他表示,怀柔科学城最开始的建设,就是以大科学装置为依托,因为它有非常强大的科研技术转换能力,而且也可以跟周边的研究型大学紧密结合来培养人才。“比如怀柔目前已有中国科学院大学,未来也可能会吸引其他高校来此办学。”

充满想象力的空间

对于怀柔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多名科学家均在采访中表示,十分看好其未来的发展。

“当前,科学城最主要的是需要科学家,有科学家才能称得上科学城。”中科院外籍院士王中林表示,未来他带领的团队将在怀柔全力推进中科纳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技术应用产业化,“希望我们能推出对国家有用的重大技术”。

王恩哥表示,在怀柔国家科学中心整体的建设中,高新产业的发展也已经在计划之中,“未来会在此布局新材料、新能源以及环保技术的研发等相关产业”。

“现在,怀柔科学城有很多空间是我们可以憧憬、想象的。比如说未来会不会建成像美国麻省那样的生物科技园?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未来,我们希望把这里做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产学研一体化的地方。”丁洪说。

丁洪认为,在借鉴日本筑波科学城、韩国大德科学城和欧美很多综合性科学城建设经验的基础上,“如果有一张完善的蓝图,有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发挥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相信再过10年左右,怀柔科学城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城”。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