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点读到捧读

从点读到捧读

摘要:每逢周末的晚上,当一切琐事停当下来,爸爸会旋亮台灯,临窗而坐,借着夜色浅酌香茗一杯。任夜风拂着前额,凭窗外虫鸣蛙语。爸爸会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茶叶在水中旖旎飘曳,也会叫我到身边笑着喃喃道:“人生要学会放下白日的柴米油盐,让心境或轻或松,让生活时常沾染上惬意的影子。”我会懵懂地冲着爸爸笑笑。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是部队里的一名文书。爸爸的硬笔字很是了得,笔划遒劲,刚柔并济。爸爸一生喜爱读书,是心情自得读书味,室静时闻墨翰香的那种。我习惯了家里从书柜到床头总是堆着一摞摞的书。

在爸爸书香的浸润下,我三岁就认识了善良的东郭先生和那可恶的大灰狼;五岁就知道了葡萄牙人麦哲伦是怎样历尽万苦横渡太平洋;十岁便会稚嫩地向往着古代文人的美好生活,即闭门读书,开门迎客,出门迎山水。

在那个物质文化相对匮乏的年代,每天晚饭后我都会很乐意随着爸爸自如地自由地翻翻我们各自喜欢的书,爸爸会引领我用心地在方寸笔墨中去看见琵琶琴瑟与魑魅魍魉。爸爸还喜欢说:“书中有乾坤,书中有天地。”

还清楚地记得爸爸独创的灯下饮茶法。每逢周末的晚上,当一切琐事停当下来,爸爸会旋亮台灯,临窗而坐,借着夜色浅酌香茗一杯。任夜风拂着前额,凭窗外虫鸣蛙语。爸爸会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茶叶在水中旖旎飘曳,也会叫我到身边笑着喃喃道:“人生要学会放下白日的柴米油盐,让心境或轻或松,让生活时常沾染上惬意的影子。”我会懵懂地冲着爸爸笑笑。

日子,在岁月留长里过着;书,在爸爸和我的手中翻动着。

渐渐地,爸爸的两鬓生出了斑白。

渐渐地,我已是身披婚纱的美丽新娘。

渐渐地,家里的书柜床头开启了“断舍离”模式。

渐渐地,我告别了捧读方式,走进了点读时代。

看人生过往,千变万化。看世间百态,日新月异。

饿了么?点点屏,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缴费吗?点点屏,煤气有线水电费一并搞定。

双十一?点点屏,手疾眼快把手剁。

想储蓄?点点屏,余某宝随进随出利息高。

要转账?点点屏,“立即到账”现眼前。

叙友情?点点屏,语音,视频无国界。

寻新奇?点点屏,抖音头条随你挑。

看星座?点点屏,水瓶,摩羯配双鱼。

求答案?点点屏,百度搜狐细查询。

这是一个一杯咖啡便能吸收宇宙能量的时代,是一个我消灭你与你无关的时代。

手机的出现,让傻瓜相机消失了。

Email的出现,让邮筒消失了。

无纸化办公,让钢笔消失了。

电子支付,让钱包消失了。

人工智能,将会让许多重复性岗位人员消失。

阅读器的出现,无疑把捧读送上了高阁。

我,不忘初心,顺势而为。

明天我将外出旅行,带上我的kindle,可以有上百本好书与我随行,来温顺地填充我的散碎时间。

我怀念捧读,那里有父亲的影子。

我适应点读,那里有时代的气息。

我爱捧读的厚重,亦爱点读的便捷。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