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发表解辛平文章:军队为打仗而存在

解放军报发表解辛平文章:军队为打仗而存在

摘要:领导干部的战略思维、指挥素养、谋划能力、工作作风,直接影响战斗力建设的层次水平,直接关系官兵生死、战争胜负,乃至国家兴亡。毋庸讳言,一些和平积弊之所以痼疾难消,症状在下面,病根却在上面,在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身上。如果上面搞形式主义,下面就会弄虚作假;上面讲安全第一,下面就会束手束脚;上面不思战务战,下面就会马放南山。

1532942364773

2018年仲夏,一场紧贴实战的战役指挥考核备受瞩目,考核对象是陆军13个集团军军长。一次“军长大考”,让时代给出的共同考卷,更加醒目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军队是干什么的,军人应该怎么干?从将军到士兵,人人都是答卷人。

砥砺刀锋,为的是关键时刻亮剑。真正的军人,和平年代绝不醉享和平,战争来临方能终结战争。历史烟云中,多少曾经寒光闪闪的刀剑,和平年代长满斑斑锈迹;多少曾经身手矫健的军队,太平岁月变得步履蹒跚。和平是对军人的最高褒奖,安享和平,则是对军人使命的最大背叛。思想的锈蚀比刀剑的锈蚀更可怕。一支军队的“和平病”表现在方方面面,但百弊之源,是偏离了军队因何存在的价值、淡忘了军人当兵打仗的天职。

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否则要军队干什么?这个“价值之问”,回响在新时代中国军人的脑海,化作检思的镜鉴、催征的战鼓。

(一)

历史远没有走到铸剑为犁的阶段,只有剑的锋刃,才能护卫家园的安宁。每一个中国人都不会忘记近代史上那道余痛难消的伤痕——甲午之战。战后谈判,伊藤博文趾高气扬地说:两国力量相等,外交就是力量;两国力量悬殊,力量就是外交。

今日中国,早已不是过去那个积贫积弱的中国。当今世界,国际竞争的“丛林法则”仍然没有改变。2018年4月10日,世界将目光投向两个著名地标。博鳌亚洲论坛。习近平主席发表主旨演讲,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携手共创美好未来的中国主张,又一次赢得世界掌声。联合国总部。安理会未能通过涉及叙利亚化武袭击调查机制的3份决议草案,和平努力遭受重挫,叙利亚局势动荡加剧。地球村的一天,看似平常,却有着不平常的含意:天下仍不太平,战争与和平依然是人类最难的命题、最大的关切。

今年1月25日,警告人类文明潜在危险的“末日时钟”,被再度拨快30秒,距象征灾难来临的午夜零点仅剩两分钟。设立这面虚拟时钟的机构称,“这是冷战以来最危险的情况”。有学者分析,世界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就像一个长大了的人,还穿着小号衣服。”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无法适应世界的变化,已被推到重构的风口。大国博弈与地缘政治冲突此起彼伏,贸易霸凌主义逆时代潮流而动,民粹主义声势看涨,“逆全球化”思潮上扬,“黑天鹅”事件频发。种种变数,中国都难以置身事外。

堆出于岸,流必湍之。世界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周边安全局势充满变数,南海形势波诡云谲,钓鱼岛争端暗藏危机;“国防授权法案”“台湾旅行法”,让本不安分的“台独”分子气焰更加嚣张;“疆独”“藏独”“港独”,各种分裂势力还在蠢蠢欲动。

“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也不要。” 在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我们的态度明确而坚定。一面是承平日久,一面是狼烟可见;一面是国力日昌,一面是风险挑战肩负如山使命的人民军队,怎能麻痹懈怠、醉享太平?如果军队在战场上打不赢,那是要产生严重政治后果的。习主席的警策,我们必须谨记在心——

“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这就是战与备的关系式!

(二)

一个强大国家的背后,必定站立着一支强大的军队。2015年,也门爆发内战,中国派出海军战舰迅速撤出600多名中国公民。“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临沂舰打出的横幅令无数华人泪目。镜头拉回到20年前,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边境战争爆发,100多名中国公民只能靠5条小渔船漂泊到沙特辗转回国。时间里往往藏着答案。相似的困境,迥异的场景,见证了一支军队的使命拓展。

“我军必须服从服务于党的历史使命,把握新时代国家安全战略需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战略支撑。”跨越历史千年,将强未强当口,中国梦强军梦同声相应、同气相求。2020年、2035年、本世纪中叶,在党的十九大战略擘画中,强军事业按照复兴伟业的进程同步部署。3个相同的“时间刻度”,标注出新时代人民军队的“使命刻度”——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进程必须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适应,军事能力必须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需求相适应。

大国崛起,绝不是一帆风顺、诗情画意的图景。我们知道“落后就要挨打”,更要知道“崛起必遭遏制”;我们懂得“发展才能安全”,更要懂得“高速发展需要更高水平的安全”。中国这艘驶向复兴的巨轮,正行至关键航段,体量越大、航速越快、离目标越近,阻力和风险就越大。最自信的时候,也最容易骄傲自满;最吃劲的时候,也最需要安全保障。历史发展的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回望近代中国走过的发展道路,曾屡屡被外敌阻滞,孱弱的军事力量总是最先倒下的那块“多米诺骨牌”。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再好的机遇期也会失之交臂。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鸭绿江畔。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上甘岭、在长津湖、在三八线浴血奋战,以一场史诗般的胜利挺起了新中国的脊梁,让全世界对我们肃然起敬。正是这一仗,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军威,巩固了新生人民政权,维护了亚洲以及世界的和平。

战争年代,军队必须赴汤蹈火;岁月静好,军队更要负重前行——进入新时代,人民军队使命如山:巩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捍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维护我国海外利益,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既是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要求,也是我军全部价值所在。能否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我们必须作出斩钉截铁的回答。

(三)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一首耳熟能详的战歌、一句简简单单的歌词,道出了军人价值所在。当兵打仗天经地义,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今天为什么需要反复强调?和平积弊的危害众所周知,全军上下深恶痛绝,今天为什么仍时有发生?

任何问题的产生,都有其深层的原因。如果不挖出问题背后的问题、思想深处的根源,和平积弊还会像野草一样,锄了一茬再长一茬。有人说,军人最大的敌人是和平。非也!关键是得了“和平病”,姓军不务军、备战不研战、练武不精武。归根结底,是淡忘了军队职责、淡化了军人意识。众声喧哗的时代,不缺少有“主意”的人,但缺少有主义的人。穿上军装,首先要知道我是谁、为了谁,为谁扛枪、为谁打仗。

如果把从军当就业、把部队当跳板,只想到军营镀镀金、学技术、赚取政策优待;如果只琢磨提职晋升、只考虑福利待遇,脑子里装满“进城、安家、名利”的人生规划……这样的军人怎么可能“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有一个战士在1929年6月29日《红旗》刊物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红军是有主义的军队,有政治训练的军队。我们不仅懂得怎样打仗,特别懂得为什么要打仗。”

今日重温,已无从考证这个战士叫什么,但我们确切地知道他信仰什么。不为官、不为钱,只为主义只为信仰。“我的一切属于光荣的军旗,只有姓名才唯一属于自己……”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魂魄!“过日子”的心态从来与军人的状态格格不入,从走进军营那天起,就要永远保持对军人职业的敬畏,懂得我们是人群中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人在军营,心也要在军营。如果心思不在战场,备战不在状态,只有职务恐慌、没有本领恐慌,只追求生活化、不强调战斗味,只喜欢聊房子价格、汽车牌子、赚钱行业,不研究军情热点、军事训练、武器装备,这样的军人和老百姓有什么区别?一只温水里的青蛙,亡于不知不觉。过日子的心态,就是扼杀军队战斗力的温水。“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内心深处没有点燃烽火狼烟,就不可能真的谋打仗练打仗。

2006年秋天,一名军官放弃留在北京大机关的机会,申请回到基层部队:“3个月没有听到坦克的轰鸣,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如果将来有战事,我更希望在一线冲锋陷阵。”他叫满广志,后来成为著名的“蓝军旅长”。他的笔记本扉页上写着一句话:“从我们这一代起,中国将不再给任何国度的军人提供创造荣誉、建立功勋的机会。”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抱负。

英雄辈出是伟大军队的标志,英雄情结是军人精神的标配。没有英雄气,祛不了“和平病”;没有英雄梦,何谈强军梦?揉出来的馒头,摔打出来的兵。打靶铺个垫子,护肤品堆满柜子,轻武器射击有“保姆”架枪压弹……如果带兵像这样哄着捧着,生怕磕着碰着,就永远带不出“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虎贲之师。

“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血战到底,这是人民军队的信条。”真正的军人,为战而生,为战而死。一次高风险课目试训,“金头盔”飞行员蒋佳冀要求第一个试飞,他在请战书中写下:“遗憾的是,我只能为祖国牺牲一次!”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气概!战士就是战士,战斗队就是战斗队,战斗力就是战斗力!

一支军队的所向披靡,不仅在于拥有让敌人忌惮的武器,更在于拥有令敌人胆寒的将士——他们深信“军人的专业是打仗,军队的价值在打赢”;他们思打仗谋打仗练打仗,如喝水吃饭一般自觉;他们眼睛始终盯着敌人,肩上始终扛着责任,时刻准备为祖国和人民去战斗!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