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泉媛和王首道的爱情故事

王泉媛和王首道的爱情故事

美丽的赤水河边有一座古朴优雅的小镇名叫土城,中国唯一的女红军纪念馆就坐落在这里。纪念馆面积不大,但馆内收藏着无数令来往游客动容的故事。

这是一个发生在长征途中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翁是王首道和女红军王泉媛……

王泉媛原姓欧阳,江西省吉安县敖城乡沪富村人,16岁被送给茶园村一户姓王的人家做童养媳,改姓了王。

1930年春天,江西吉安敖城农民暴动成功,年仅16岁的王泉媛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很快参加了革命。

1935年红军进占遵义时,王泉媛和当时在国家保卫局工作的王首道均被借调到地方工作部工作。在工作的过程中,二人渐渐的产生了感情。虽然他们尽量压抑自己的感情,但还是被细心的蔡畅、李坚贞和金维映觉察到,并给二人牵了红线。

“在长征途中结婚我们可是个特例。”2008年,王泉媛在接受采访时说。新婚之夜王首道送给她一把三号小手枪和八粒子弹。“按照家乡的风俗,我该送他一双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但在当时,哪有时间和材料做呀。”新婚的第二天,部队就要撤离遵义。撤出遵义后,由于连续的行军和打仗,直到 1935年6月26日,王泉媛随中央卫生部到两河口时夫妻两人才再次相见。

那天,王首道派通讯员送信给王泉媛,让她晚上到他住的木楼去。天亮之后,王泉媛和王首道又一次分别。

谁也没想到,这竟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二人再次相见已是近半个世纪之后。

红一、红四方面军在在四川懋功胜利会师后,王泉媛被调到红四方面军工作,后被任命为西路军妇女独立团团长,随大军西征。

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军阀马家军经过四十多天血战后,损失惨重,由王泉媛任团长的妇女独立团被围。王泉媛最终被俘,在饱受敌人的严刑凌辱,历尽艰险逃出牢笼后,却又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只能沿途乞讨回乡。

近3年的时间里王泉媛饱受艰辛,直到1939年当她找到“第十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时,“八办”没有了。从西路军一同逃出来的姐妹告诉她:有人传言,王泉媛在“八办”发誓不再当红军,并在“八办”留了封信给王首道,说她永远也不想再见他了。

找不到组织,也找不到自己的丈夫,王泉媛不知所措,绝望之际,她只好回到了江西泰和老家。

1982年夏天,王泉媛从江西来到北京,请康克清大姐作证为自己恢复党籍。当她办完事准备离京时,被告知,已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马上要来看望她。

听到这个消息,年近古稀的王泉媛忍不住留下眼泪,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总算见到了,总算见到了……”

那次见面,王泉媛向王首道问了那个在心中埋藏了四十多年的问题:“有人说我在兰州八路军办事处给你留了一封信,说我永远不当红军,永远不去延安,还说我要和你断绝一切关系。是吗?”王首道吃了一惊:“我不知道这封信的事,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见你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1994年,王泉媛再次来到北京,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这次相会,王泉媛为王首道带来了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

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说:“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

那次,王首道挽起了王泉媛的胳膊,王首道的女儿为两位老人拍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女红军是红军长征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在那样坚苦的条件,她们克服和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完成了伟大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为了革命的胜利她们牺牲了自己的爱情、甚至是亲生骨肉。

怀孕7个月的女红军曾玉,在一场战役的撤离途中,经过一路的颠簸和惊吓,感觉到身体不适,低头一看,孩子的头已经探出了自己的身体。曾玉在枯草上生下了孩子。婴儿哭声响亮,为躲避敌人,曾玉狠心地将她留在了出生的地方,继续赶路。

毛主席的妻子贺子珍在长征路上冒死生下的孩子,后来不曾再见过,终究成为她一生的痛。

在波澜壮阔、空前绝后的红军长征铁流中,女红军们表现出不怕牺牲、勇往直前革命精神,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些故事将永远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刘又塽)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