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前的“民意测验”

近百年前的“民意测验”

摘要:这次“民意测验”的结果,让我们较为深入地抵达历史现场,对当时人们的生存状况、所思所想,以及文化水准等,有了颇为直观的了解;当时人们感到“急当设立”的各种学校、公共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设施,以及急需发展的“电车”等,现在都已实现甚至淘汰了。

1922年11月14日是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3年更名为北京师范大学)第14个成立纪念日。为表达庆贺,学校各部、各学系按照旧例将所取得的各项成果陈列展览,供人们浏览评说,学校成立未久的“心理实验室”也在当天大开门户。为了扩大影响,实验室同仁专门设制了一份测验表格,现场做了一次“民意测验”,希望以此“窥探吾民真正舆论之所在”。

这份表格设置颇为简洁,值得照录:

“《民意测验》敬请答复

1、你赞成女子参政吗?

2、假使你有选举权,你将举谁做下任大总统?

3、你最喜欢读的中国旧小说是哪一本?

4、当今活着的中国人你最佩服哪一个?

5、你相信宗教有存在的必要吗?

6、中国有许多不良的风俗和习惯,你觉得那(哪)一样应当先改良?

7、北京地方上急当设立的是甚么?

8、北京地方上急当取缔的是甚么?”

即使以今天的眼光看去,这份“民意测验”的设置也是具有相当水准的。首先,它设置的内容较广泛,从中可以反映人们部分精神内容及对现实的看法;再者,所提问题使人们有兴趣;其三,回答问题较容易。除去这些前提条件,测验者在现场还做了合乎现代心理测验的安排。他们专门备一只纸盒,作为票箱,又准备了水笔、铅笔多支,供答题者使用。在问卷上填写时,其他人不许窥视;问卷不署姓名,填好后投入票箱;票箱不允许取出翻阅。为了使结果更为准确,组织者对选票印制还采取了保密措施。他们先刻好蜡版,到纪念日的前一天,才进行油印。

这样体会人们心理又符合科学方法的“民意测验”,即使在高等师范学校也是十分新鲜的,所以当时参与填表接受测验者十分踊跃。仅仅一天,现场收到的投票就达931张。

限于篇幅,我们这里主要对当时询问北京有关情况的后两个问题加以介绍,看看当时北京民众对于自己所居城市社会问题的看法。问卷第七条是:“北京地方上急当设立的是甚么?”结果,票数最高为“电车”,计165票;接下来是“工厂”,107票;再下是“平民学校”,99票。从范围上看,以要求各种教育设施为最多。如“平民学校”“小学校”“演讲所”“女学校”“露天学校”“补习学校”……与此类别相关的还有“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等。倘将这些有关教育的项目加起来,总计达到255票。当时民众认为“电车”最应当大力发展,大约因为电车速度快而载人多。

反映交通方面急需“设立”的,除了“电车”还有“马路”“路上电灯”,还有提到建立“避风土所”,路旁种植“各种树木”……这方面民众意愿也较强烈,总计196票;再下来是实业一类,认为急需设立“工厂”的,达到107票。这个大类中具体者还有“妓女谋生工厂”“农业会”“自来水”“蚕业机会”等,也大致属于实业范围。

公共游乐方面,人们当然有提及。笼统说需设立者有“公共体育及游艺场”的计26票,具体指明有“公园”“剧场”“不收票的公园”“大规模的市民休息场所”等等,总计起来获得42票。

市政其它方面,人们提出应设立者有“地方自治所”“良好的市镇”“市政厅”“公民聚会场”,获得41票;有关卫生的“厕所”“垃圾箱”“公共卫生机关”“阴沟”等,获得34票;民众建议还包括设立“救济贫民机关”“孤儿院”“残废院”“孤老院”等慈善机构,有31票。

政事方面,名词不尽一致,可一般大家都理解。譬如有人提议设立“好政府”“裁兵大会”“监督政府团”“女子参政会”“政治改革社”“民政府”等等。因为内容似乎超出原题所涉北京地方范围,故只获12票;其余不易归类的“音乐会”“风俗改良会”“地方自治会”“兽医院”“男女平等会”“崇俭会”“男女社交公开机关”等机构设置,也有人提出,计获15票。

“民意测验”的最后一问:“北京地方上急当取缔的是甚么?”回答结果以“娼妓”为最多,有264票;“汽车”意外成了急当取缔的第二名,73票;名列第三是“治安警察法”,达44票。

针对人群而言,“娼妓”之下为“兵”(其中有十数票指明“军阀”),39票;第三是“官僚”,24票;再往下有“妾”“流氓”“拆白党”“游民”“贫民”,甚至有“警察”(其中有指明为武装警察,还有一票为“欺压平民之巡警”)“国会议员”,另有一些不易归类的譬如“不作(做)事满人”“保安队”“各机关的闲员”“姨太太式的女学生”“奴隶”甚至“大总统”……由此可以略窥当时人们心目中厌恶的社会角色。

当时北京民众希望急需取缔“汽车”,与急当设立“电车”形成鲜明对比。想来当时“电车”用于公交,是大多数百姓所乘;汽车则多为官员或有钱人使用。在选出“汽车”一项中,有许多票特别注明是“驶行太速之汽车”,大约在当时路况不好、道路不畅情况下,疾驶的汽车不免会给行人身上溅水甚至带来人身威胁,这倒并非仅可以“仇富”心理一言蔽之。

在与娱乐有关的取缔项目中,“赌博”列其首位,此外还有“阔人俱乐部”“公园的门票”“导淫电影”“污秽曲调”等等。

主持这次“民意测验”的,是我国早期心理学家张耀翔。张耀翔早年留学美国,获得心理学硕士学位,回国后致力于心理学研究,是最早将西方心理学介绍到中国的重要人物,对中国心理学科建立、发展与普及,做出了重要贡献。这次“民意测验”,就是在他的主持下完成的。

“测验”票数出来后,张耀翔曾写出专文,对诸种内容进行了统计、归类,并在文章最后对结果进行了分析:①知识阶级(即参与答卷者)的多数皆赞成女子参政。假若将来宪法中没有这项规定,那么此宪法不能称之为“民宪”,不能称作“为国民而设的宪法”。②投票人中多数,推举孙中山为下届大总统。假若孙中山不能被选出,那么议员则不能代表民意,大家可以“不在乎有此国会”。③投票人多数喜欢读《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这提醒中国教育家及研究中国社会心理的人,应当对这三部小说特别注意。对于当时北京地方上急需设立的电车、工厂、平民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体育设施及游戏场等,张耀翔认为:“地方官、资本家,及凡能为力者,曷兴乎起!”

这次运用较为科学方式进行的“民意测验”,在中国当为首次,它的意义和价值是具有开拓性的。这次“民意测验”的结果,让我们较为深入地抵达历史现场,对当时人们的生存状况、所思所想,以及文化水准等,有了颇为直观的了解;当时人们感到“急当设立”的各种学校、公共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设施,以及急需发展的“电车”等,现在都已实现甚至淘汰了。

而有一些现象,如“无谓的应酬”等,照当时人们看法,也是应当改良的,现今仍大量存在。这份“民意测验”,可以反映当时人们精神状态和对社会的看法,对于今天的读者,更有了解当时北京社会心理的历史价值。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