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张鹏:完善宏观调控框架 实施逆周期调节

—— 2019年全国两会精神解读

摘要: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于2019年3月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政府工作报告对2019年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一系列预期目标和要求。实现上述发展目标和要求,需要做好宏观调控工作。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张鹏研究员认为,2019年宏观调控设计形成了一系列宏观调控新架构,其亮点在于将就业优先政策正式纳入宏观政策的体系之中,并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协调。同时,将逆周期调节作为宏观调控的选择。2019年宏观调控既注重结构性调控的基本特点,又注重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形成总量性的战略安排和有效部署。

张鹏 国家财政部财政研究院研究员

张鹏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点此观看完整报告

点此浏览视频专辑

2019年两会对今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一系列要求,而实现上述发展要求的核心载体是要做好宏观调控工作。2019年的宏观调控形成了新架构,这个新架构当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将就业优先政策正式纳入宏观政策体系之中,并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协调,这也是今年宏观调控的新亮点。此外,在宏观调控的选择上,我们选择了逆周期调节作为宏观调控的方向。2019年的宏观调控,既要注重结构性调控的基本特点和相关要求,又要注重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阶段所形成的总量性调控的相关战略安排和战略部署。

2018年经济运行形势十分复杂。从国际经济形势来看,由于经贸摩擦,中美两国在贸易上和经济上都遭遇了一系列波动和压力。与此同时,我国国内经济运行中很多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也在不断积累。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矛盾指向很多,有些指向落点比较清晰、比较表面化,比如供给与需求在时点上的错位或在功能上的错位或在审美上的错位。因此,虽然供给在总量上可以匹配需求,但由于这些错位的影响,致使某些具体环节会出现供给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一方面形成供给过剩,另外一方面形成有效需求不足。这是一种结构性失衡,属于结构性问题。但是这种问题比较表象化,相对来讲通过强化市场功能、激励生产主体就可以有效解决。但是,在经济运行中还存在一些深层次的结构性失衡。这种结构性失衡往往与发展策略的某些核心政策绑定在一起。从经济运行情况来看,这种内在的风险积累、内在的结构性问题的积累还是占有相当高比重的。

当然,除了结构性问题以外,总量性问题的表现也是相对突出的。什么是总量性问题?结构性问题是在供给和需求基本平衡、总量能够实现平衡的情况下所出现的错位或结构性差异。而总量性问题往往是需求和供给之间无法形成均衡,也就是说供给赶不上需求,或者需求无法满足供给,这两个方向都会产生总量性风险。在经济下行阶段往往表现为需求无法满足供给,或者需求小于供给。所以,如果想在经济下行压力下解决总量性问题,核心内容有两个:第一,对供给进行一定程度的去产能安排,通过去除过剩产能,保留优势产能,从而强制性地让供给和需求走向新的均衡;第二,有效提升需求,使需求与供给规模有效匹配。提升需求的有效方法,一是扩大消费;二是扩大投资。从我们的落点来看,一方面希望消费能够形成自我拉升,在消费升级推动条件下,形成加速度式增长;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对投资进行有效呵护,甚至对投资进行有效的直接支撑,以满足需求的扩张,使需求能够和供给有效匹配。

当前的问题,就像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叠加。换句话说,在当前经济运行中,既有总量不足的风险,也有结构错位的风险。在上述两大风险以及外部风险之下,我们在2018年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是难能可贵的。以下,我把2018年的情况简单与大家做一个交流。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