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微信图片_20190620091010

编者按:

由于全球范围的贫富两极极度分化和中国等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兴起,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经济全球化也开始朝着有利于多数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的方向发展。正因如此,极个别国家奉行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企图逆全球化而行。经济全球化究竟下一步向何方向发展,人类再次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2019年5月27日,本公众账号转发了李慎明于1999年撰写的《世界格局变化与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一文,引起了一些读者的关注。如何认识当今正在深入发展的经济全球化现象?有读者建议重发2000年作者撰写的《全球化与第三世界》一文。该文是作者于2000年1月25日在古巴哈瓦那“第二届经济全球化与发展问题经济学家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稿,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3期,2011年2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际战略》一书收录。

该文提出:“西方强国所说的经济全球化或经济一体化”,“从本质上说,是指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以实现全球少数人利益为目的的资本征服整个世界的现象和过程。西方强国所要达到的全球化,绝不仅仅是要在经济上维护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的旧秩序,而是图谋建立更加不公正、不合理的所谓国际经济新秩序;绝不仅仅是国际间的经济联系、合作与交流,更是社会生产关系和财产所有制,其中包括社会政治制度和思想文化价值观念的趋同与质同。”

该文中指出:为了“反映丰富多彩的当今世界的多样性,还应增加一个新概念,即相对于西方全球化的东方全球化的概念。东方全球化即是当今第三世界所应主张的全球化,它的本质内涵应是积极适应、参与和利用经济国际化的大趋势,趋利避害,并逐步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同世界各国和地区广泛开展贸易往来、经济技术合作和科学文化交流,促进全人类的共同发展。”

该文指出:“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是一柄双刃剑。这是西方所期待和要达到的全球化,其实质是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进一步侵害和‘和平’戕伐。第三世界四分五裂,是西方强国十分愿意看到并希望永远保持的状况,也是他们竭力想要达到的结果。”

该文在近20年前的2000年提出:“近些年,西方全球化仍可能是进一步扩张之势。”这是因为“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对西方全球化浪潮的制衡和牵制力有限”;“西方全球化有可能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长达数十年”;但“西方全球化可能还有另外一种前景,那就是在其洋洋得意的行进中产生间歇性的中断。西方全球化能否一路高歌猛进,主要看美国。美国经济有潜伏着严重危机的一面。美国经济的大衰落是极有可能的,只是不知其确切的时间。10年内会不会?10年不会,15至20年呢?30年呢?”;“美国经济若发生大问题,对第三世界乃至全球都将是一场十分严重的灾难,其烈度极可能超过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第三世界在制定自己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时,应把这一严重征兆考虑进去。”“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假若在今后十年、二十年左右,美国经济遭受大的灾难,那么,这个世界将极不平静,将会孕育和触发各种各样的局部战争,甚至有可能爆发大规模(不一定是世界大战)的战争”;“有西方的全球化,便会有反西方的全球化”;“150余年前,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至今仍具有振聋发聩的意义。今天,我们仍十分需要疾呼:‘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联合起来!’”我们认为,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包括美国人民是最为基本的依靠力量,第二世界国家是争取团结的对象,全世界结成最广泛的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统一战线,才能孤立世界的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者,才能最有力地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文明进步事业,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该文还指出:“我们应积极主动参与,制定相应对策,善于趋利避害”;“在当今世界,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还不具备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条件,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的根本任务,决不是要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而首要和根本的是进行争取民族的真正独立和维护国家主权的斗争”;“面对西方强国的封锁、欺侮和干涉,不信邪、不怕鬼、不弯腰、不示弱的民族精神就愈加显得重要。只有敢于和善于斗争,才能在逆水行舟中,非但不被西方全球化“化”过去,而且会保持自己国家和民族在经济、政治和主权上的独立性,并日益强大起来”; “ 21世纪中叶前后,极可能是全球范围内民族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又一次中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一定能够为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作出更大的贡献”。

本公众账号现特刊发此文,对于各位读者认识当今世界局势,或许会有所帮助。

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李慎明

1

(一)全球化与西方新经济殖民主义的扩张

经济全球化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阶段;而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则是西方新经济殖民主义向全球扩张的表现。

1.首先应界定全球化的本质内涵。对相同的字眼和词句,有着不同利益的人、集团、政党、阶级和国家,往往会赋予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内涵。何况现在全球化的提法,仅从字眼和词句上看,也是五花八门,不尽相同。如既有经济全球化、资本主义全球化、西方全球化,也有市场全球化、竞争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技术全球化,还有法律全球化、生活方式、消费行为与文化生活的全球化,等等。在讨论“全球化与第三世界”之前,界定有关全球化的本质内涵十分重要。本文是在赋予全球化以下本质内涵的基础上展开论述的。一般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或经济国际化,是指由于高新科技特别是信息技术及其产业的迅猛发展,导致运输和通讯成本的大幅度降低,从而直接推动了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和国际金融的迅速发展和高新科技的广泛传播,使整个世界经济空前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西方强国所说的经济全球化或经济一体化,第三世界国家所说的资本主义全球化或西方全球化,从本质上说,是指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以实现全球少数人利益为目的的资本征服整个世界的现象和过程。西方强国所要达到的全球化,绝不仅仅是要在经济上维护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的旧秩序,而是图谋建立更加不公正、不合理的所谓国际经济新秩序;绝不仅仅是国际间的经济联系、合作与交流,更是社会生产关系和财产所有制,其中包括社会政治制度和思想文化价值观念的趋同与质同。笔者认为,仅有上述字眼、词句或概念,还不尽反映丰富多彩的当今世界的多样性,还应增加一个新概念,即相对于西方全球化的东方全球化的概念。东方全球化即是当今第三世界所应主张的全球化,它的本质内涵应是积极适应、参与和利用经济国际化的大趋势,趋利避害,并逐步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同世界各国和地区广泛开展贸易往来、经济技术合作和科学文化交流,促进全人类的共同发展。

2.全球化的现象早已有之。早在150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便对全球化本质就有所论述。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1]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定义,实质上同样涉及了全球化的本质内容。毛泽东在1935年也曾指出:“自从帝国主义这个怪物出世之后,世界的事情就联成一气了,要想割开也不可能了。”[2]尽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都没有明确使用“全球化”这个字眼,但其论述中的“世界性”、“联成一气了”、“要想割开也不可能了”,均涉及到了目前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所说的全球化的本质内涵。

3.近十年来,西方发达国家对全球化的兴趣骤增,是因为它们在全球重新推行新殖民主义的信心骤增。19世纪后几十年,随着远洋轮船、铁路、电报和苏伊士运河等的出现,使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轰轰烈烈地展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大幅提高关税,标志着战后世界进入一个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和严格限制资本活动的时期。同时,由于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也阻止了世界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后,世界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严重受阻。尤其是庞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出现后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异军崛起,老殖民主义体系土崩瓦解,旧有的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甚至发生了逆转。此后,由于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苏联的演变和中美关系的松动,特别是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的改革,大大加强了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的经济联系,使经济全球化势头重新显现并逐步高扬。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剧变后,西方发达国家为所谓共产主义在全球的最终失败和资本主义在全球的最终胜利弹冠相庆,为多年来梦寐以求的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已指日可待欢呼雀跃。加之以高新技术其中包括交通工具特别是通讯工具(如因特网的出现和迅速发展)在全球特别是发达国家的革命性进步,面对已经和即将失而复得的广大第三世界的资源和市场,新殖民主义者描摹未来时的那种异乎寻常的自信、激动和兴奋是可以想见的。

4.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是一柄双刃剑。毫无疑问,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的空前复兴和发展,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不是资产阶级思想家头脑里的凭空杜撰,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客观存在。这种经济全球化既反映了当前世界生产力发展的客观状况,又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向全球扩张的集中表现。作为人类现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必然的阶段,在一定历史范畴内,它直接推动了包括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国际金融和高新科技的迅猛发展以及人类生产力的显著进步。从一定意义上讲,它将造福于人类,并为将来共产主义的实现提供丰厚的物质基础,因此具有一定的社会进步意义。但是,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是一柄双刃剑。西方所期待和要达到的全球化,从本质上说,是对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范围内兴起的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民主运动的反向清算和逆向报复,是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进一步侵害和“和平”戕伐。因此,在更大的历史范畴内,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全球的扩张,随着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的加剧,“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必然成为新的蓬勃发展的社会生产力的根本桎梏和障碍。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