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短情长  初心不忘

纸短情长 初心不忘

过年时候,我在姥爷珍藏的小盒子里,发现了几封泛黄的书信,都是早年间姥姥写给他的:

“天气开始变冷了,你的咳嗽好些了吗?自己只身在外,千万注意身体。你腿上有弹片的地方,还难受的紧么?从现在开始,就把你的厚裤子穿起来。

我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组织上也派人与我谈了话。我感觉离组织更近了一步,也离你更近了一步。战争结束了,生活安稳了。你好好工作,听组织的话,家里很好,勿念。”

姥爷今年92岁了,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当年参加淮海战役,至今右小腿上还有一块未取出的弹片,一到阴天下雨就难受,他总是说,那是给他记一辈子的军功章。姥爷当年从部队回到地方,成了一名铁路工人。工作的原因,他经常连续好几个月不回家,姥姥就是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动荡年代里,独自一人把五个孩子拉扯大。还在姥爷的影响下,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也许是受姥姥的影响,妈妈也是爱写信的。当时爸爸在部队当兵十三年,第六七年时,爷爷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爸爸带队拉练回不来,妈妈毅然决然辞了北京的工作,回到山东来,担起照顾父母的重任。

“老顾,最近训练辛苦么?虽说现在已经是和平时期,但是部队训练亦是不能放松的。你可得加把劲,我还等着拿你的军功章呢!咱爹的病一天比一天的好了,今天还能下床自己走两步,笑容也慢慢的多了,你就放心吧!对了,你最喜欢的那首《十五的月亮》,我学会了,等你回来,我唱给你听。我守在婴儿的摇篮边,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我在家乡耕耘着农田,你在边疆站岗值班。说的不就是咱们么?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这首《十五的月亮》伴随着我和姐姐的整个童年,妈妈洗衣服时在唱,做饭时在唱,打毛衣时在唱,扫地擦地时也在唱。仿佛只要一唱起这首歌,远在北京的爸爸,就近在眼前了。那年爸爸探亲回家,无意间听到妈妈唱这首歌时,当着我们的面儿就红了眼眶,所有的辛酸、不容易以及那份固执的坚守,都融在这首歌里了。

作为我们家第三代女性,对于写信这个传统模式我是非常喜欢的,在笔下静静流淌的情感,炽热浓烈却也温文尔雅。前段时间,老公生日,我也给他写了一封信:

“我的革命战友,生日快乐。过个生日你也没闲下来,和爸妈孩子好好吃顿饭。现在想来,咱俩都好久没有好好聊天了,每天早晨我和孩子还没起床,你已奔向办公室,晚上我们都睡了,你才带着一身疲惫回家。也许咱俩最多的交流都在微信里了。今天加班么?嗯,回去不早。今天早回家么?还得去个现场,回家不早。同事说,咱俩不像夫妻,像室友。其实,我想说,咱俩啊,是革命战友,背靠背共同努力奋斗的战友,为着共同的目标,把工作干好,把老人照顾好,把孩子带好。

年三十的夜里,为着春节期间保电,你让同事都回去吃团圆饭,自己一个人抱着方便面在监控调度室值班;而我,为着禁放烟花爆竹事项,在寒风中与同事们在各个街巷巡逻。零点时,看到视频里我们彼此手中抱着的方便面,你笑了,我哭了。

咱们两个,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没有经历过祖辈父辈的轰轰烈烈,亦没有受过饥寒交迫的苦累,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本职工作做好,彼此鼓励着,做好社会主义的一块砖。不辜负这个来之不易的新时代!”

我们家的三代人,就是共和国发展三代人的缩影;我们的家书写的是小家庭、小感情,反映的是大背景、大道义。我们的祖辈父辈以大爱敬党,以大义献国,换来我们今天党和国家的和平与发展,铺就我们幸福生活的基石。

我们唯有在平凡的工作中向革命前辈看齐,以家书传递的精神鼓舞斗志,立足本职,对党忠诚,不忘初心,开拓奋进!(责编:于川;校对:刘媛)

本文链接:http://www.71.cn/2019/0624/1048158.shtml(转载请保留)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作者单位:沂源县历山街道党工委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交流5群: 610739169。

责任编辑:于川校对:刘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