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周年时评征文】通向幸福之门的天路

【70周年时评征文】通向幸福之门的天路

我站在村头那座小桥上,听着韩红的歌,遥望天空飞起的彩虹,心中多少有些慰籍。祖孙三代盼望的大桥,终于建通了。“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我猛吸几口烟,骑上我的电动小毛驴,驶向幸福之门。

2013年12月31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盼望已久的马鞍山长江大桥通车了!这对于马鞍山人来说,是件大喜事,而对于我来说,是肩负着三代人的愿望,今日终于得以实现。

特别让我激动的是,全线在马鞍山东、马鞍山南、江心洲、姥桥4处设置互通式立交。这座大桥,对于我这个从小生活在江心洲上的人来说,意义非凡。除了让我们出行方便以外,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我并非出生在江心洲,4岁时移民于江心。特殊的地理位置,只能生产旱季作物,不弯腰插秧割稻套“双抢”,不被虫咬蚂蝗叮,工分分值还高,令多少人羡慕。可是改革开放之后,源远流长的江水,阻断了江心洲通往富裕的道路,江心洲人多么盼望着能有一座桥,连接起通往幸福生活的道路。

对于这座陌生的小岛,直到长大后才知道,它是一座全封闭的长江冲积洲,四面环水,出行的唯一方式,就是乘船。我不喜欢这座小岛,它阻断了我前行的脚步。

多少次梦中,我乞望天上的彩虹能落在人间,在长江上架起一座大桥,让人们自由地穿行,不再让江水把我囚禁在这座毫无生机的沙洲上,不再让江水割断我梦想的翅膀。

其实,有这种梦想的远不止我一个。父亲挑着一担箩筐坐在江边,望着大雾封锁的江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衣襟擦了擦汗,挑着重担一步一步地往回走。父亲带着我们“流落”洲上,也是迫于生活。只是父亲不说罢了,自己选择的路再苦再累,也得咬着牙坚持走过去。

但到了晚年,我发现父亲对桥的愿望更加迫切。2008年12月28日,得知大桥开工修建,已是86岁高龄的老父亲,像孩子一样,十分兴奋,约上几个同伴,步行几公里前去观看。以后的三年时间里,父亲多次去工地,打听建设进度。

父亲的愿望,比我更迫切。可能他是这么想的,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座闭塞的沙洲,有生之年,他能够看到大桥修通,让后代能够自由地出行,不愧对先祖。

很惋惜,父亲没有等到大桥通车那一天,2011年10月29日,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走得很安详,他所期望的大桥,在他身后即将开通。

大桥通车前,我带着父亲的愿望,三次登上大桥,抚摸着桥墩,亲吻着护栏,眼泪止不住落在江中,与江水混为一体。我跪下双膝,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用最原始的方式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父亲,您的愿望实现了。只有中国共产党、只有伟大的祖国,才能让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成真!

一桥腾空飞跃沙洲,小岛变宝地。架起彩虹的江心洲,将建设成国际大花岛,也将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实现大变样。江心洲在变化,祖国在变化。江心洲的变化,只是辉煌70年中的一个缩影。

江心洲,不再是以往靠船行走的沙洲,它也和全国各地一样,乘着改革的东风,大踏步地走进新时代,跃上发展的高速路,正全速向着幸福之门挺进。(责编:于川;校对:刘媛)

本文链接:http://www.71.cn/2019/0917/1059041.shtml(转载请保留)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交流5群: 610739169。

责任编辑:于川校对:刘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