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培育具有中国标识的企业家精神

【2019-10】培育具有中国标识的企业家精神

[中图分类号] D616;F272.91[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0529-1445(2019)10-0008-04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重要讲话中多次提到“企业家精神”,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治国理政过程中对企业家群体的高度重视。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 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学习好、贯彻好《意见》首先需要从认识层面解决企业家精神是什么,从哪里来的问题。

企业家精神是企业家身上的“钙”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就要激发市场蕴藏的活力。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来自于企业家精神。”这三个“来自于”以层层递进的方式回答了市场活力来自哪的问题。

首先,“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的判断运用了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革命因素的理论。实践证明,改革开放40年来,通过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不断激发人民群众创造财富的积极性,才使得原本基础薄弱、发展波动大的中国经济不断焕发出生机和活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改革,激发包括企业家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们的事业才能不断走向前进。

其次,在指出“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指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这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革命因素理论的发展。市场活力来自于人,更严格地说,是来自于人的创新。正如“企业家精神”的提出者熊彼特所说,“企业家就是创新的人”。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就曾大力倡导和推行“理解企业家,尊重企业家,爱护企业家,支持企业家”的理念。2016年7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时提出,加快培养造就“具有国际视野的企业家”。企业家往往能捕捉到技术和市场上转瞬即逝的机遇,通过创造性“破坏”,打破已有均衡,实现更高层次的均衡。企业家是把边际报酬递减惯性扭转为边际报酬递增走向的“拐点”,是我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力量。

在前两点认识的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对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革命因素的理论作出了中国化的阐释,指出对于激发市场活力来说,企业家重要,但企业家精神更重要。企业家精神就是企业家身上的“钙”,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得了软骨病,政府给再多的扶持也无济于事。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深有感触地说,当前最可怕的不是外在的困难如何多,而是经营者的思想僵化、因循守旧、进取心消弭等企业家精神的减退。习近平总书记曾告诫统战干部,与企业家交往,不能只见人,不关心思想。思想上的滑坡是最大的滑坡,我们要关注、关心企业家,更要关心、关注企业家精神的培育和传承,这是中央出台《意见》的题中应有之义。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不缺企业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涌现出了一大批企业家;另一方面,我们又缺企业家,我们缺能永葆企业家精神、感召一代青年的真正的企业家。只要我们能够不断地培育出浸润着企业家精神的真正的企业家,那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活力就永远不会枯竭。

企业家精神从优秀企业家及典型事迹中来

2017年4月18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四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要深度挖掘优秀企业家精神特质和典型案例,弘扬企业家精神,发挥企业家示范作用,造就优秀企业家队伍。”回答了企业家精神从哪里来的问题。

不是所有企业经营者都称得上企业家。在企业经营过程中,一些企业经营者可能也敢于冒险,敢于创新,在税收、就业等方面贡献社会,但出于营利目的,这些人往往热衷于投机钻营,有钱后要么“小富即安”地过日子,要么投资移民去外国享受生活。这些人身上也是有一种“精神”的,那就是为了营利敢于“冒险”、敢于“创新”的“精神”,现实生活中许多企业的经营者信钱信权信佛,就是不崇尚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念,这显然不是我们要激发和保护的企业家精神。

担当精神是中国当代企业家精神的鲜明标识。企业家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科学家,我们可以培养职业经理人,但是不可能培养企业家。企业家就是“野生动物”,就是“原生态”。这里所说的“不可培养”“原生态”,是说企业家是不同常人的企业经营者,这种人像野生动物一样稀缺,像科学家一样不好培养。企业家是推动市场创新的人,但还要看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去冒险、去创新。有人说当我赚一个亿时我是为了我自己,当我赚了一个亿还在做企业那是为了社会,因为许多员工以我的企业为生,不办下去就对不起他们,话里话外深深地铭刻着责任和担当。2017年5月27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的俞正声,在出席全国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理想信念报告会上指出,年轻一代企业家要坚持爱国敬业,切实增强家国情怀;坚持守法经营,切实增强法治自觉;坚持创业创新,切实增强发展活力;坚持回报社会,切实增强责任担当。在《意见》中,当代中国企业家精神被进一步提炼为艰苦奋斗、追求卓越、回报社会三大精神特质。

培育企业家精神需要最优秀的企业家充当引领。能称为企业家的经营者身上都有一股企业家精神,他们支撑起了一个时代企业家精神的图景,而那些最优秀的企业家则是企业家精神的实质或灵魂,引领了一个时代企业家精神的发展。从国外来看,当代西方社会也出现过许多企业家,但备受推崇的依旧是那些创办世界最杰出公司的顶级企业家。如“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的史蒂夫·乔布斯、被称为 “钢铁侠”的埃隆·马斯克以及比尔·盖茨等;从国内来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也涌现了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企业家队伍,但能够感召我们的同样是一流的企业家们,如任正非、柳传志、马云、马化腾等。优秀企业家造就伟大企业,伟大企业也沉淀出了感动时代的企业家精神。苹果公司的辉煌成就了“执着于颠覆性创新”的乔布斯精神,华为的出彩成就了“你要战,我便陪你战”的任正非精神。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全球每天有无数的青年创客在搜索着这些企业家的创业故事,企图追寻他们成功的足迹。由是观之,我们从“优秀企业家精神特质和典型案例”中深度挖掘出来的企业家精神也要有主次,充分发挥它们感动人、激励人的力量。

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要从中华商道中汲取营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集》中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贯彻落实《意见》,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要善于从本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不断挖掘中华工商文明中的感人故事和精神特质,厚植当代中国企业家精神的民族文化根基,形成具有中国标识的企业家精神。

大力弘扬艰苦奋斗的中华商业精神。近代以来,为实现实业救国的理想,以张謇、范旭东、卢作孚为代表的民族企业家们开启了近代中国第一次民间创业潮。在那个积贫积弱的年代,创业之难非常人所能想。面对资金、人才、技术甚至原材料的极端缺乏;面对货币权、定价权、贸易权、海关权等经济主权操于洋行之手;面对国外资本时刻不惜动用武力的欺凌式竞争;面对官吏与民众愚昧不明、排斥甚至抵制现代技术,个人生命随时受到威胁等,他们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硬是在中国兴办起了一批近代工业,为中华民族不至于亡国灭种保留了一丝元气。今天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企业经营面临“市场的冰山”“转型的火山”和“融资的高山”,在困难面前是选择小富即安、不思进取还是选择奋发图强、实现复兴?与近代企业家面临的困难相比,今天我们碰到的“三座大山”算什么。因此,要贯彻好落实好《意见》,首先要教导年轻一代企业家继承艰苦奋斗的中华传统工商精神,磨炼出百折不挠、砥砺前行的创业品质。

大力弘扬追求卓越的中华商业精神。追求卓越、对品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来源于中华优秀手工业传统。从本土大量出土的文物来看,其质量之精美、技艺之高超震惊世界,一些产品甚至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都难以复制。毫不夸张地说,在长达五千年的工商业史上,山寨中国商品一直是周边国家的商业主轴。把山寨文化看成中国人“骨子里”的东西,完全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刻板印象。即便在积贫积弱的近代中国,追求卓越、致力于创新的中国企业家也不乏其人。为了摘掉“食土民族”的帽子,范旭东创办了久大精盐公司,经过反复研制终于在1915年生产出了纯度高达90%以上的海王星牌精盐,引起国外洋行的恐慌,后者用尽污蔑之能,疯狂攻击久大精盐,企图将之扼杀在摇篮中。1918年为了打破外国公司对国内纯碱市场的垄断,范旭东又创办了永利制碱公司,并于当年在试验室里制造出了9公斤合格纯碱。由于列强对中国实行专利技术和生产设备封锁,永利公司纯碱的工业化生产在接下来的7年多时间内一直未能取得成功,公司一度濒临倒闭。当时,对于中国能否生产出高技术产品,国人一度丧失信心,范旭东的努力甚至引来国人嘲笑,但他最终顶住了各方面的压力,永利公司终于在1926年成功地工业化生产出第一批合格纯碱,并在同年美国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荣膺金奖,产品不仅畅销国内,还远销日本、印度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后来还发明了全球享有盛誉的“侯氏制碱法”,在人类化学工业史上写下了属于中国人的光辉一页。

像范旭东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还有很多,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创新“也是中华民族最鲜明的民族禀赋”。今天少数别有用心的西方学者鼓噪中华文化里缺少追求卓越的创新基因,导致一部分中国企业家对创新失去自信令人反思。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提醒我们,弘扬企业家精神要用好中华工商文化这笔精神财富,不断从中汲取营养和精神动力,坚定当代中国企业家致力于创新的文化自信。

大力弘扬服务社会的中华商业精神。“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是工商界人士自古以来的士大夫情怀。古有弦高救国,后有民国商人主导“大沉船、大撤退、大转运”打破了日本侵略者“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叫嚣,更有一批又一批的民族企业家前赴后继地兴办教育、改造乡村、大办慈善公益事业回报社会,许多企业家为了践行自身的济世理想,甚至不惜毁家破财。在大生纱厂生意兴隆时期,坐拥万贯家财的张謇依旧保持着俭朴的生活习惯,每餐不过一荤一素一汤,他将所有经商所得都用到兴办教育和建设南通“模范城市”上了。从商20余年,他用在公共事业上的工资、分红可计150多万两,加上跟他一起办企业的哥哥所捐,总数超过300万两。他常言,“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故踊跃从公者,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曾被毛泽东赞之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他在办学上的投入甚至到了“痴狂”地步。且不说他本人长期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节约下每一分钱用于办学,即便是在陈氏集团陷入经营困境时,他也公开声称“宁可企业收盘,绝不停办学校”,唱响了一曲“出卖大厦,接济厦大”的民族公益最强音。世人赞他“前半生兴学,后半生纾难;是一代正气,亦一代完人”。

这里并不是提倡先富起来的企业家们过苦行僧式的生活,但崇尚勤劳节俭的中华风气不可丢,致富思源、富而思进,积极回报社会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不可忘。贯彻落实《意见》,弘扬企业家精神,要教导年轻一代企业家不忘历史,传承好济世为民的中华商业精神,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参考文献]

[1]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2]范俊生、武红利.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第六次会议[N].北京日报,2019-06-01.

(作者简介:郭伦德,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经济学与经济管理教研室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