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民主彰显中国制度显著优势

人民民主彰显中国制度显著优势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新中国7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巨变无论就其深刻性和广泛性而言,都是举世瞩目、世所罕见的。新中国的成功有着什么独特的原因或优势?在人们的各种讨论中,有一个看法越来越成为共识,那就是:中国有着独特的制度优势!正如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所指出,“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发展人民民主,密切联系群众,紧紧依靠人民推动国家发展的显著优势”。这一独特的制度优势,为人类深刻认识“民主”提供了新的成功范例。

1.人民民主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亿万人民焕发出从未有过的主人翁精神和无穷创造力

民主作为人类长期追求的理想,其本意是多数人的统治。在中国,这个“多数人”就是中国亿万劳动人民。在旧中国,劳动人民普遍贫困,没有丝毫民主权利。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说:“中国人民的贫困和不自由的程度,是世界所少见的。”他在谈到中国革命的形式为什么只能是武装斗争时说,因为我们的敌人不给中国人民以和平活动的可能,中国人民没有任何的政治自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劳动民众进行革命,带领他们为着独立、民主、自由、幸福而战。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未有像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那样,被压迫人民为求得解放,焕发出那样巨大的牺牲精神,有着那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故事,那么多令后人无尽感佩的慷慨悲歌。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坚持实行普遍、平等、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以及差额选举的原则,凡年满18周岁的中国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除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外,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解放了的中国人民,以主人翁精神建设自己的国家,表现出高昂奋发气概和高尚精神境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的创造精神绚丽迸发,无数创业成功的动人故事,生动诠释了“中国梦”是每个中国人自己的梦,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在当代中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公平正义、民主法治、个人自由、人权保障以及财产权、隐私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的观念广泛普及,民主的观念已经深深植根于中国大地,成为中国发展进步的强大政治保障和精神力量。

2.人民民主实现了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促进了中国文明程度的提高和社会的巨大进步

民主不能光看形式,还必须究其实质内容,要看人民实际上行使了多少民主权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权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选举的权利,也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而西方民主是以“投票”为标志的“一次性”民主、“消费性”民主,一旦投票完成,就相当于商品已经售出,民主成为只是在议会中、政府里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国共产党始终追求真实全面的民主,在长期奋斗中,不仅领导人民争取政治权利,而且坚决保障全体人民参与政府和社会管理的权利。在新中国,人民参与决策的渠道不断拓宽,可以通过各种层次各种形式参政议政、参与法律、政策、决策的讨论并提出意见。人民民主不是只在某些时段某些场合某个问题上才“民主”,而是服务人民生活,贯穿决策全过程,真正掌握在人民手中的民主。

3.人民民主实现了社会共识的广泛凝聚,为国家发展聚集了攻坚克难、移山倒海的磅礴力量

把一个有着近14亿人口的大国治理好,必须集中广泛的智慧和共同的意志,听取民声、汇聚民意、集中民智。习近平总书记说:“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人民通过多种形式,在决策之前和实施之中,充分表达意见、献计献策、提出诉求、形成共识,把真知灼见和意见要求反映出来;政府给予积极回应和认真解决,这是人民民主制度的重要特点。一名来自山西运城的快递小哥,在网上给公开征求意见的《快递条例(草案)》留言,随后被邀请进中南海咨询建言。政府的信息公开不断增多,涉及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重大项目、民生政策、环境保护……凡涉众人之事,必听众人之言。事实证明,人民民主的有效机制,能够充分集中社会意见,表达人民意志,为国家发展聚集最广泛的智慧和力量。

4.人民民主实现了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确保民主始终在有序轨道上发挥建设性作用

各国实践表明,民主必须在法治的保障下、在制度的范围内才能发挥建设性作用。否则,脱离了法治和规则的民主,要么是流于空想,要么为暴力所劫持,沦为被非法活动左右的“伪民主”。我国人民民主的发展,始终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始终坚持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早在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就指出:“在人民内部,不可以没有自由,也不可以没有纪律;不可以没有民主,也不可以没有集中。”他提出:“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在改革开放新时期,邓小平同志总结“文革”的教训,多次引用毛泽东同志这段话阐明民主和集中、自由和纪律的关系,强调要保证社会主义民主健康发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是民主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人民民主鲜明特征,为我国公民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发挥了积极作用。西方国家的民主始终无法摆脱多党竞选与统一意志、维护党派利益与维护多数民众利益之间的矛盾。为了竞选各党派要争夺选民,而争夺选民首先要“切割”选民,将不同利益群体的分歧公开化、对立化,从而形成党派各自的政治基础;各党派为了竞选必须维护作为自己政治基础的利益群体和利益集团的利益,因而可能不顾其他群体、不顾社会整体的利益。美国难以解决枪支管控、医疗保障、移民等诸多问题就是明显例子。各个政党在“民主”竞争中不择手段、相互攻讦、无所顾忌,导致社会冲突对立不断。这种“民主”流弊被输出到一些发展中国家,导致许多国家陷入长期纷争,内战频仍、民生凋敝。在中国,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不断发展和丰富,开门立法、公开听证、民主测评……凡属与人民利益相关的决策、管理、事务,都有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身影。越来越多的公民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来,赋予人民民主更加充沛的生机与活力。

5.人民民主实现了民主与集中的有机结合,形成了科学高效的决策、管理和执行机制

人民民主不仅体现为国家政治制度,而且体现为科学的政治运行模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把民主和集中有机统一起来,真正把民主集中制的优势变成我们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工作优势。”在这种机制下,国家权力的运行采用民主机制,制定任何法律、作出任何决策,都要广泛听取人民群众、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阶层人士的意见,充分体现人民意愿;同时又要求把人民分散的、不系统、不完备的意见,加以集中化、系统化、完备化,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达成统一意志,再把这个意志付诸受监督的有为政府依靠人民共同贯彻下去。民主集中制是由人民民主制度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人民民主制度要求一切权利属于全体人民,并且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属于人民,不能像西方国家那样以人民的名义虚置民主,然后由不同利益集团依据特定游戏规则分配权利并相互制约。这种所谓“民主”已经与人民无关,只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人民的权利完全被架空。民主集中制既确保了人民权利的完整性,又确保了执行人民意志的至上性。通过这样的机制,可以把人民群众的意见充分集中起来,也可以把人民群众的集中意志切实贯彻下去,使“人民当家作主”真正落到实处。

6.人民民主实现了民主机制的自我完善,是充满活力并不断丰富发展的民主

一种民主制度好不好,既要看其运行效果,也要看其能否与时俱进。西方民主制度初创时是先进的,它为资本主义制度取代封建主义制度提供了政治条件。但西方民主制度发展缓慢,就英国来说,从1215年《大宪章》开启权利保障的历史算起,到1948年实现全国普选权,这个过程长达700多年;美国从早期殖民地白人男子有选举权,到1965年黑人等其他少数族裔获得选举权,实现全民普选,经历了350年。今天,西方国家依旧沉迷于其先辈创立的“民主制度”,其制度体系在数百年扭曲下,已严重变形、漏洞百出,其弊端显而易见。相反,中国的人民民主制度始终坚持与时俱进、自我完善。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个新事物,也是个好事物。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政治制度就完美无缺了,就不需要完善和发展了。制度自信不是自视清高、自我满足,更不是裹足不前、固步自封,而是要把坚定制度自信和不断改革创新统一起来,在坚持根本政治制度、基本政治制度的基础上,不断推进制度体系完善和发展。”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民主制度始终在发展: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推进人大立法、监督、任免、选举等各项改革;坚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完善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的落实机制,丰富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的制度化实践。不久前召开的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进一步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包括人民民主制度提出了新要求和新任务,必将赋予人民民主更加强大的生命力!

(作者:张磊,系四川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名誉院长,经济日报社原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