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全球化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全球化带来哪些影响

经济全球化近年来屡受民粹主义者、“贸易斗士”“环保行动者”抨击,现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这一新的阻力,其前景令人关注。

疫情严重影响全球化进程

目前尚难准确预测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影响,但出于对全球供应链极端脆弱性的担忧和系统性风险上升的恐惧,经济全球化亦遭遇感染,或将成为这场疫情最主要的长期受害者。

一种观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全球供应链,冲击了各国经济稳定。全球供应链是支撑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力量。连接全球各地无数制造企业和服务企业的庞大而复杂的供应链网络,促使世界经济交织成一个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有机整体,但同时也加大了全球经济的脆弱性。在一个高度依存的全球经济体系中,任何一个经济体特别是作为全球供应链关键环节的经济体发生暂时的生产停摆或贸易限制,都会给其他经济体带来不容小觑的外部冲击。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全球的健康危机,同样地,它也伤害了通过供应链建立起来的全球经济肌体。疫情暴发后,从汽车到智能手机,从购物到旅游,从航空服务、金融服务到技术服务……全球无数商品和服务的国际生产被迫放慢甚至暂停,这暴露了全球供应链的极端脆弱性,也加剧了恐慌情绪的上升,以及滋生了对经济全球化的新指责。在美国,甚至有人将N95型医用口罩荒的出现归咎于全球化,矛头直指美国经济自身的去工业化以及产能向东南亚国家的迁移。无论最终酿成的经济损失有多大,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混乱都暴露了在相互连通的全球经济中,一国将承受的不确定代价。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显示了全球化促进流行疾病在世界范围的迅速传播,并成为系统性风险。正如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茨指出的,一只在南美洲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两周后可能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引发一场龙卷风。随着全球贸易、金融、网络和其他领域的互联互通的扩大与增加,经济全球化带动了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在全球范围的大规模流动,全球经济日益一体化、复杂化,也日趋不稳定,存在着明显的“蝴蝶效应”。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都演绎了一国的金融不稳定如何迅速蔓延到全球市场,CIH病毒则提醒我们互联网如何造成了网络病毒在全球的迅速传播……可见,使得世界紧密联结的载体,比如全球的交通网络、信息网络、资金网络,不只是传播“好东西”,也会搭载“坏东西”。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表明不同国家之间频繁的货物和人员流动也会加速流行疾病的传播。在2020年3月9日的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冠病毒已在许多国家出现感染,全球性大流行病的威胁已变得非常现实。如此之多的人和国家,如此之快地受到影响,这无疑是令人不安的。这种令人不安的状况导致更多人开始争论全球化的对与错,认为全球化使每个人暴露在更大的风险下,而又缺乏有效防范应对风险的国际机构与资源。

因系统性风险上升而引发对全球化的不满,在人类历史上这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每一次全球系统性风险的上升,都会引发部分人士关于究竟是该“合伙”(支持国际合作)还是“散伙”(闭关锁国)的争论。对一些人来说,避免感染疾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传播者关上大门,在国内实现食品和药品的自给自足,提防国际旅行者和移民,各国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国瓦上霜。这就是帕迪斯·萨贝提和拉腊·萨拉希在关于埃博拉危机的著作中所提到的“疫情文化”。因疫情滋生的“分裂”文化,将侵蚀合作的意愿与共同的努力。

疫情不可能逆转全球化

在民粹主义者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全球化之际,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疾病传播或许会进一步加剧保护主义的趋势,但是大多数国家既没有足够的资源可供利用,也没有足够的劳动力为此工作,更不存在低成本生产商品的可能性。因此,由本国生产提供自己所需一切商品与服务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很多行业摁下了“暂停键”,无法供给,缺乏需求,使得一些企业“命悬一线”,各国政府采取的降息、补贴等纾困政策或许能使一些企业避免“突然死亡”,但不足以提供能让企业“强身健体”的能量与空间。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供应链受到的冲击,暴露了大多数企业过于依赖一两个主要供应来源的风险性。疫情可能会成为促使一些企业重新评估其供应链,或将通过建立更有弹性的供应链—给相同产品寻找更多的供应商—以降低突发事件发生时给企业带来的损失。但全球供应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形成与改变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今的全球供应链格局很难被一次疫情所颠覆。一则供应链在全球分散布局的状况不可能彻底逆转,再则跨国公司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抛弃现有的全球供应链重构一条全新且完整的供应链。

疫情可能发源于世界的任何地方,“筑墙”阻止不了疫情以及其他任何全球性的威胁。应对疫情,各国的隔离能力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全球共同分享信息和资源,共同研制新药与疫苗,因为在一个高度联结的世界系统中,要增强抵御系统风险的能力必须提升整个系统的能级,而这取决于“木桶上最短的那一块板”。疫情对世界经济和人类的健康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现在迫切需要的是合作的意愿与行动。

经济全球化并非万能良药,仅靠其不能解决世界经济的所有问题。全球化也非免费的午餐,它会给我们增进福祉,有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反对全球化是狭隘自我利益的结果,“筑墙”等以邻为壑的政策从长期来看只会使本国经济状况更差,因为这将降低生产效率。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所说,在今天这个不平等的世界里,最大的失败者不是面临过多的全球化压力的人,而是那些被全球化抛弃的人。疫情当前,我们不避讳全球化的代价,这将促使人们更好地思考如何弥补全球化的不足。作为一种责任,各国政府应该为人们搭建“安全网”,并努力协调全球化进程中的各种利益关系,而不是反对或者限制全球化。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