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世界社会主义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世界社会主义

[中图分类号] D1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20)09-0026-04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领悟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大论断,对于我们从根本上全面地、系统地、历史地、发展地认识当今世界范围内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发展态势,具有重要意义。历史与现实深刻而生动地告诉我们,世界社会主义500年,自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以来,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探索、开创与发展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道路的曲折与前途的光明辩证统一。这需要我们坚定信仰,步履弥坚。虽任重道远、但前途光明灿烂。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要从根本上认清和回答这一时代之问,需要我们清醒认识我们所处的时代方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依据。这为我们科学认识和根本把握当今所处历史时代提供了根本的指引和遵循。

“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一重大论断,有利于我们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和把握,对我们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从而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这一重大论断是依据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根据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辩证统一的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根据资本主义基本矛盾、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发展的实际状况而提出的,也是列宁提出的“大的历史时代”,即由十月革命开辟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时代”。这是对我们所处时代本质的认识和把握。

准确把握时代的本质有利于我们辩证理解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作出科学的论断和庄严的宣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随着研究的持续深入,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又明确提出了“两个决不会”,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两个决不会”是“两个必然”基础上的补充和完善。前者从生产力角度阐释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前提和条件,后者则从生产关系角度论证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必然趋势和客观规律。

新时代,“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的重要论断,根源于我们对世情、国情、党情以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深刻把握,是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坚持与发展,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对“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的清醒认识和科学运用。首先,我们要坚定理想信念,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坚定“四个自信”,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切实引领和推动社会各方面的建设和发展。坚决回应、抵制和反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社会主义“失败论”和共产主义“渺茫论”等错误倾向和思潮。其次,居安思危,时刻保持忧患意识、风险意识,要有底线思维,切实增强“谨慎之心”。要清醒认识到斗争的复杂性、长期性和艰巨性。再次,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当前资本主义的危机。世界资本主义在其发展的长周期中开始进入了一轮规模较大的衰退期,但是我们也必须高度警惕资本主义陷入系统性危机的同时,伴随着的是它一段时间内的日益频繁、日益增大增强的对世界的破坏力。最后,立足实践,辩证把握时代的本质和时代的主题,坚持两者的统一。时代的本质和时代的根本性质密切相关,而时代的主题则反映时代不同阶段的特征。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世界也同样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实际工作中,要求我们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长远目标和阶段性目的的统一,而这最终又是以时代的本质为根本依据和归宿的。

苏东剧变,但社会主义并未终结,且力量不断蕴积,在低潮中持续复兴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西方世界一度一片欢呼,以福山等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学者们抛出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认为人类历史将终结于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认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从此将一统天下、无往而不胜。

然而福山的认识只是建立在苏联这一种社会主义模式失败的经验上,说到底这只是世界范围内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探索、尝试的局部、一时的经验。因而,所谓的历史终结论对“人类最终将往何处去”这一终极问题的回答缺少用历史与发展、整体与系统的眼光来审视,必然失于短视。苏东剧变的原因是复杂的,有外部的诱导、诱骗和围剿,而内部根本上则是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篡改、背离甚至背叛的结果。实际当时的大多数苏联人民并不赞同苏联分裂。1991年3月17日,苏联对是否保留苏联而举行的全民公投的结果是:全苏参加投票的148574606人中,同意保留苏联的有113512812人,占76.4%。苏东剧变不过30年,历史的一瞬,尚处于低谷低潮中的世界社会主义就很好地回击、教育了他们。2009年,福山在日本接受采访时讲道:“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随着中国的崛起,所谓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2012年1月,福山又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历史的未来——自由民主制能否在中产阶级的衰落中幸存下来?》一文,更是颠覆了他原先的“历史的终结”的观点。

苏东剧变后,世界上仅剩5个社会主义国家,仅从社会主义国家的数量上来看,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仍然处于低潮。但是数量仅是一个角度。我们应该看到,苏东剧变,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两种社会制度并存和对立的基本格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实质是“剥削的全球化”,这已经和正在激起世界范围内人民的焦虑、反思与反抗,世界范围内富人与穷人、富国与穷国,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鸿沟,并且这种鸿沟在现有体制和格局下只会越来越大。

各国人民包括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正对世界的未来有更多的新的思考,这将会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积累越来越强大的、坚实的基础。正如法国著名哲学家巴迪欧教授所言:近30年来,“共产主义”一词要么被完全遗忘,要么实际上等同于罪恶的事业,然而,有许多迹象表明,这一时期即将结束……虽然像马克思和他的朋友在1848年发表著名的《共产党宣言》那样孤立,但越来越多的人在贫穷的工人大众当中正发展新型的政治进步组织,并努力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支持在现实中重新出现的不同形式的共产主义理念。国际左翼思想界的代表人物大卫•哈维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谈到,我们必须承认,19世纪以来共产主义潮流形成了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我不认为这些潮流完全失败了,我认为正是苏联、中国这样的非资本主义国家存在,威胁了资本主义,使资本主义妥协。我认为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在某种程度上都要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比如更好的教育、保健,欧洲、美国都是这样。冷战结束后,现在的状况是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了。这也是促使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支持共产主义的原因,我们应该总结历史上共产主义国家的经验,将好的地方继续保持下去。

世界范围内短时期内虽然难以改变“资强社弱”的局面,但是社会主义的因素分子在世界经济政治社会结构中,在世界人民的心中不断蕴积,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在低潮中持续激荡与复兴。

新冠肺炎疫情,让世界看清了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根本不同和最终前途的迥异

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治就像一面镜子。不同治理模式下基于本能和理性而呈现出的不同的防治理念、手段和最终的效果,集中反映了两种制度的根本不同,唤醒和教育了世界人民。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世界人民的生命健康与财产安全,应对这一危机,既考验着人类整体应对危机的智慧,也是一次全球的道德检视,更是一次对人类历史、现实与未来前途命运的深刻反思和重新展望。这是对世界的一次真正的“大考”。面对疫情,到底是资本至上、利润至上,还是坚持生命至上、以人民为中心?是频频甩锅、肆意抹黑他人,甚至煞费苦心地策划好剧本的丛林法则、冷战思维、霸权思维,还是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而勇担国际道义,对彰显人类社会休戚相关、命运与共根本属性和时代特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努力践行与生动实践?很多人没有想到,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在面临本应共同携手应对的重大危机生死考量的时刻,我们还能看到一幕幕本不应看到、不想看到的悲剧、闹剧,甚至惊悚剧。某些国家和有关人士抛出的“全民免疫”的说法和现实的做法;某些国家和有关人士对除自己国家之外的他国和地区的蛮横、傲慢和幸灾乐祸,以及对他国防疫物资的无端截留;某些国家和有关人士,在病毒来源不明的情况下,出于种种目的无端指责、抹黑他国和地区以及这一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甚至把自己防疫不力的责任“甩锅”给别人;等等。

这深刻反映了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在代表全民利益时的虚伪性,即阶级性是其根本属性,而所谓的社会性、公共服务的职能则是虚假的,只是暂时必需的手段。在二者发生尖锐矛盾的情况下,统治阶级就会无情地撕下虚伪的面纱,要么赤裸裸地出卖民族利益,要么以民族和社会利益为名,让人民作出牺牲。马克思对普法战争期间国防政府投降卖国和勾结普方镇压巴黎工人的阴谋活动的揭露深刻表明,剥削阶级的国家不惜出卖民族利益、人民利益去维护其阶级利益,“阶级的统治再也不能拿民族的军服来掩盖了”。而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总是一再发生。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出现的“拯救银行”“拯救华尔街”,用现实告诉我们,资本主义的政治权力在任何时候都是资本主义的代理。在危机和灾难面前,某些国家没有很好地起到统筹协调组织的作用,反倒成了迅速、有效地遏制疫情蔓延的障碍,将天灾变成了人祸,其看似别扭的行为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

“大考”拷问的是灵魂,直指问题的核心,触及的是人类将往何处去这一带有根本性的而又越来越亟须回答的问题。所幸,“大考”教育并唤醒了世界人民,进一步认清了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的本质,对社会主义、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一次普及性的教育和宣传。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意义和价值,不会因为有些人有意或无意地无视甚至诋毁攻击而缺席,恰恰相反,会愈发彰显其真理的光芒。我们要高擎真理的火把,因为隧道不可能无尽,其尽头必是光明。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颠扑不破的真理的启迪。

2018年5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深刻指出:“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最具影响力的精神财富,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犹如壮丽的日出,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庄严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蓬勃生命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一抹亮丽的红!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2] 姜辉、潘金娥主编. 国际共运黄皮书: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报告(2018~2019) [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

[3] 李慎明. 批判新自由主义观点全球扫描——世界在反思之二[M].北京:社科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4] 李慎明. 当代资本主义评析——世界在反思之三 [M].北京:社科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5]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作者简介:单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