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园,创造城市新生活

文创园,创造城市新生活

傍晚,位于东四环和东五环之间的西店记忆文创小镇,又热闹起来。

人群中,有专程“打卡”网红餐厅的情侣,有来绘本馆看书的孩子,有附近遛弯儿散步的居民,甚至还有专程来“打卡”的来京旅行者。

这里像公园、像街区、像商圈……唯独不像人们印象中它本来的定位——文创产业园。

不仅仅是西店记忆文创小镇。798艺术区、郎园Vintage……越来越多的文创园,迈过了“吃瓦片”“封闭经营”的1.0、2.0阶段,进入3.0阶段:在服务企业,构建“高精尖”产业结构的同时,打开大门,主动融入城市,为北京市民提供丰富的文化供给、消费业态和优美环境,成为市民家门口的“城市公园”。

打开大门 拥抱城市

运营文创园,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关起门来,当“二房东”“吃瓦片”。但这一招儿,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很难行得通。

“周边有那么多现代化的写字楼,单纯做租赁,文创园肯定会被湮没。”国家文创实验区管委会主任丰春秋说。“吃瓦片”只是文创园的1.0阶段,北京很多文创园区起步之初,就已迅速进入2.0阶段,即有意识地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为企业提供政策、财税等方面的服务。目前,文创园又进入3.0阶段:打破传统园区的封闭运营模式,主动打开大门,拥抱城市。

西店记忆文创小镇,目前已有百余家知名企业入驻,但整个园区,没有围墙,连大门都没有,茂盛的狼尾草就是园区的软隔离,连名字都不再叫“园区”,而是叫“小镇”……一切都传递着一个信息:“欢迎大家随时进来逛逛。”

无独有偶,十年前,诞生于CBD核心地段的郎园Vintage文创园,自投运之初,就积极举办惠民活动,还陆续运营了电影、文学、音乐、昆曲、戏剧、青少年教育、公益等十余个模块,拥有不少铁杆粉丝。

“养鱼先养水。”首创郎园总经理赵春燕说,园区主动融入城市的公共文化建设,持续生产出优质文化内容,才能营造出文创的“鱼塘”,企业也才会如游鱼一般不请自来。

几年间,郎园Vintage文创园孕育了得到、果壳网、穷游网等一大批文化内容及文化服务类企业,园区年产值超百亿元,人均产值246万元,是行业平均水平的4倍。虽然被华丽的写字楼包围着,但郎园Vintage不论是租金还是满租率,都始终位于CBD地区的前列。

文创园融入城市,既顺应了市场经济的规律,也为入驻企业有效赋能。园区打开大门,文化创意的生产要素和消费要素能够直接对接,达到产业结构的供需对称。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范周表示,文创园是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产物,它聚合经济和文化的双重力量,在城市更新和升级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正因如此,文创园在规划自身发展时不能坐井观天,而要站在城市发展的角度去思考应该承载怎样的城市功能,比如创造文化消费的新内容、塑造城市的IP,甚至是打造环境优美的“后花园”、工业遗存的“博物馆”等。

塑造个性 文化地标

国庆假期,刘晨一多半时间都在郎园Vintage。

前三天是棱镜mini戏剧节,40多场风格迥异的剧目一一上演,还有9位戏剧大咖开设“大师课”。戏剧节结束,动漫影展和二次元市集立马儿接档,最后两天还有林象影展。

假期中,来郎园Vintage的市民将近1万人。

这是郎园Vintage的常态。园区里除了城市书屋等公益文化服务设施,还有15%的自持文化空间,如虞社演艺空间等。一年到头举办400多场文化活动,除了规模较大的戏剧节、图书市集之外,还有二三十人的小活动,例如电影分享会、健身操、脱口秀、瑜伽课、形体训练营、长街火锅趴……疫情也没有阻止文艺青年的热情,4期“昆曲battle大赛”在线上举行。

有的活动免费参加,就算有门票,价格也不高,棱镜mini戏剧节,三天40多场剧目,通票只要240元,一放票就“秒光”。“搞文化活动本身不会赚很多钱,最多能达到微利运营,可是却能为园区创造与众不同的IP和个性,同时也为市民提供非常丰富的文化供给,这都是无法单纯以金钱收益来衡量的。”赵春燕说。

郎园因此收获了众多“铁粉儿”,刘晨就是其中之一。“CBD缺什么?写字楼、咖啡馆、高档餐厅不缺,可文化空间在这里就算奢侈品了。”刘晨说,他单位离郎园不远,有次午休闲逛至此,立即被圈粉。忙里偷闲,去郎园听几场昆曲、挑几本好书,是他繁忙日常中难得的“诗和远方”。

“外地同学来北京,你会带他们去哪里玩儿?”

范周时常这样问自己的学生。年轻的孩子们回答的五花八门,但最热门的选择竟不是景区和公园,而是充满个性和文艺气息的文创园。

喜欢当代艺术的人来北京,时间再紧也得去一趟798艺术区;要体验创意设计,751D·PARK肯定不会让人失望;若是想听听昆曲看看剧,郎园Vintage必须有一席之地……

一座座个性十足的文创园,正在成为城市的文化新地标。

城市更新 留存记忆

朝阳区曾是工业重镇,本市的纺织、电子、机械、化工、汽车五大工业基地都落户于此。几十年前俯瞰京城,车间、仓库、烟囱、高炉,星星点点分布在城区东部,支撑起了北京的经济发展。

而今再度打开地图,会发现很多工业遗存变成了文创园。

晴朗的日子,西店记忆文创小镇里游人如织,不少情侣特意赶来拍婚纱照。“这里太美了,是复古和时尚的交融碰撞。”在一家点评网站上,一位网友为小镇点赞。

三年前,小镇还是北京玻璃厂的库房,建筑斑驳,杂草比人高,6条铁路线把库房分隔得七零八落,每隔半小时,还会有一列火车轰隆隆驶过……与附近车水马龙的广渠路和东五环相比,这里仿佛是被遗忘的角落,附近的居民很少到这来,更没有投资商愿意接手。

西店记忆文创小镇却决定试一试,因为他们发现了工业遗存的特别之处。

“利用工业遗存建设文创园,本质上是在做城市更新。既要保留城市底蕴,又要完善功能,引入新产业,满足周边居民的需求,难度非常大。”项目运营负责人曾艳红说。他们在着手规划设计时发现,铁轨原本是该地区的劣势,但其浓厚的历史感可以打造成地区的特色。就拿西店小镇的首个网红作品来说,它名为“火车驶过的咖啡馆”,保留了完整的红砖墙面,配以黑洞石、青砖强化其厚重感。加建部分采用了透明玻璃幕墙,屋顶是银色的拱形金属材料,室内车厢的样子呼之欲出。一窗之隔,火车每次驶过都成为一道风景。

小镇之外,路网被高度仅2.2米的铁路桥斩断了,多年来,大车始终无法通行。这次改造时也花了不少成本降低路基,打通路网,提升和再造区域功能。

这场城市更新极尽精细,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把铁轨、路桥、库房等工业元素和文创小镇的设计有机融合。建筑修旧如旧,产业、环境和功能却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西店记忆文创小镇一面世就令人惊艳,不仅企业纷纷争相入驻,其文化底蕴和设计美学,也为周边居民提供了一处欣赏生活之美的好去处。

时光悠悠,因文创园而重焕生机的工业遗存,诉说着城市的往事,也见证着城市的未来。

一天,上午8时,几十位退休老人从京城的四面八方赶到798艺术区,他们是七一八联合厂的老职工。老友相逢,颇有“惊呼热中肠”的人生况味,令闻者动容。

一年一次,这样的聚会雷打不动。

798艺术区正是由七一八联合厂改造而来,锈迹斑斑的机器、钢管铁道、高高的烟囱,至今与先锋艺术共生。“有的老人故去了,他们的孩子也会接棒参加聚会。”798艺术区的负责人说,这好像是一个纪念青春时代的仪式,“这就是保留工业遗存的意义。”

“城市寸土寸金,老厂房位置好、交通便利,是数量极为可观的可开发资源。”丰春秋说,过去几年,朝阳区在未新增一分用地指标的情况下,通过“腾笼换鸟”建起了96家文创园,其中70余家是由老厂房改造而来,留存着城市的记忆,也推动着城市的更新。

产城融合 生活新景

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位于东五环远通桥西北角。走进园区,总有进了公园的错觉。

深深浅浅的绿,覆盖园区总面积四成以上,从春至秋,蓬蓬勃勃。建筑之间,仅是叫得上名儿的花木就有几十种,树林间有卵石小径、座椅、秋千、艺术雕塑,还有两片标准篮球场。

文创园做绿化,也像公园一般精细。今年,这里营造了玫瑰园、柿子岛两处新景观,栽植了紫云英和木槿花墙,还开辟出一处小小的农耕园。一垄垄菜地里,辣椒、番茄、油麦菜长得带劲儿……身居城市,也可遐想田园。

产业园执行总裁王涓说,这些设施均免费对外开放,织补了周边社区缺失的公共空间。不少居民把这里当作“后花园”,清晨来打篮球,傍晚来散步遛弯儿。

京城东部最大的专业油画馆——东亿美术馆也坐落于此。2600平方米的美术馆中举办的“得境取象”画展,展出包括厐均、闫振铎等知名画家的97幅作品,吸引了许多油画爱好者前来参观。2017年底开放的美术馆,迄今共举行了50场艺术展,累计到场参观近10万人。不仅仅是美术馆,这里还是一个艺术的课堂,面向周边社区开办水墨、素描、水彩等系列公益讲座,最多一场讲座,有900多名居民到场。

在三间房地区,懋隆文创园成了周边孩子们的非遗课堂。园区二楼的艺术品展厅里,除了展出珊瑚花篮、翡翠白菜、宝石灯、泰山牙雕等艺术品,还有数十件手法稚嫩的作品,这都是孩子们亲手制作而成的。

“孩子们来到懋隆体验‘花丝镶嵌’制作工艺,以软铅丝代替金丝,碎瓷片代替宝石,材料虽普通,工艺却高度相似,这种体验,可以让孩子们真切感受到古老手工艺的精湛技法和独特魅力。”文创园副总经理王颖说。

“懋隆课堂”的影响还在扩大。作为北京工艺品业内的老字号,目前,懋隆旗下有上百位工艺美术大师和非遗传承人。懋隆和入驻企业共同研发了“燕京八绝”系列课程,不论是雍容的花丝镶嵌、典雅的景泰蓝制作或是华丽的京绣,都转化为简洁易懂的手工课,工艺大师手把手教学。不仅仅朝阳区,就连海淀、顺义等区的学校也慕名而来,邀懋隆开课。

……

产城融合,一座座各具特色的文创园,不再只是孵化文创产品的产业园,还变成了城市的博物馆、会客厅、后花园、图书馆……更加新鲜,更有味道的城市生活,正在这里发生着。

对话

记者:文创园该如何融入城市?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范周:文创园融入城市,是顺应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

园区聚合了文化和经济的双重力量,对于城市品牌推广、区域社会全面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所以它不应该是孤立的,应该和社区、街区、校区联动发展。它应该是城市的会客厅、图书馆、后花园、博物馆等等,是一个文化综合体,以弥补城市需求的缺口。

通过举办各种活动,文创园成为市民综合体验的重要场域。一方面,影响着消费者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另一方面,有效展示城市形象,塑造个性化特色。

文创园融入城市,也需要政府的规范引导和政策支持。应该将园区作为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进行整体打造。比如在建设方面,将创意元素融入街区、社区;在运营方面,要符合生态宜居城市的总体定位。例如今年,朝阳区就出台了《文化事业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区的认定办法》,把社会效益作为最重要的标尺。政府部门将在资金、人才、推介、招商等政策中,向示范园倾斜。

他山之石

M50创意园

位于莫干山50号的老厂房,浓缩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30年代以来上海城市和工业文明的发展史。1999年11月,业主上海春明粗纺厂停产,保留下这片40余亩,建筑面积4.1万平方米的工业建筑群,这也是目前苏州河畔保留最为完整的民族工业遗存。曾被评为上海必去的十大文化地标之一,于2005年挂牌成为上海市首批创意产业聚集区。

近年来,M50创意园先后引进了20个国家和地区的140余户艺术家工作室、画廊、高等艺术教育以及各类文化创意机构。

M50创意园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近两年,园区一直在强调“打开”,即变得更开放、更友好,让更多的市民能走进来体验艺术,对整个城市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在调整商业结构上,扩大年轻人喜欢的复合型空间让他们可以闲坐,享受一杯咖啡,同时又可以看一个展览。园区根据不同的客户量身定制了三条线路,有专业艺术欣赏的线路,有普通市民体验艺术的线路,还有以消费为主的线路。

相关链接

2020年度北京市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

嘉诚胡同创意工场

“新华1949”文化金融与创新产业园

中国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

751D·PARK北京时尚设计广场

798艺术区

郎园Vintage文化创意产业园

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

清华科技园

中关村软件园

星光影视园

(排名不分先后)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